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75章 要与太阳肩并肩(提前码完,爵士想喝点酒放松一下神经。)

第475章 要与太阳肩并肩(提前码完,爵士想喝点酒放松一下神经。)

“今日我等赢定了!”

刘明带着那天的伙伴们一起站在聚宝门外,看到方醒骑马当先过来,他得意的道:“上天?这兴和伯我看也是个莽夫,被我挑逗了几句居然就上当了,哈哈哈哈!”

低笑之后,刘明就大步迎上去,准备在大家的面前展示自己的儒雅一面。

方醒下马,然后交代了五城兵马司的人腾出地方来,就看到刘明过来了。

刘明躬身,朗声道:“伯爷,那日学生冒昧,回到客栈就后悔了,只是伯府学生进不去,所以一直忐忑不安。”

这人身材高大,虽然不算俊朗,可却自有一番气度在里面,倒是赢得了围观百姓的夸赞。

“伯爷,学生甘愿认输,今日就此作罢,可好?”

此话一出,顿时刘明的形象就高大了许多。

“这人不错啊!有君子之风!”

“上天哪有这般容易的,不然张天师怎么不上天,可见这书生胸襟宽阔!”

“相比之下,兴和伯却是莽撞了啊!看来武勋果然是冲动。”

“……”

方醒刚看到朱瞻基从城门里出来,听到这些议论,他猛地盯着刘明,喝道:“别在方某的面前耍这等小心眼,你还不配!”

这话好似把刘明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可围观的人中有聪明的就分析道:“这书生坏得很,若是兴和伯心中忐忑,觉得自己会输,怎会拦着他不让进门,而且他当着咱们的面说这些话,就是把兴和伯逼入绝境,退都退不得啊!”

聪明人当然不止一个,很快又有人醒悟了,“这人真毒,借着兴和伯来抬高自己,一箭双雕啊!”

这等小把戏当然瞒不过那些究竟宦海的文官,城墙上,杨荣不屑的道:“兴和伯果然没说错,都是些耍嘴皮子厉害的家伙!”

胡广站在城墙边上,淡淡的道:“这是兵法,虚虚实实,,攻心为上嘛!”

朱高炽听到了这话,只是拍打着城砖,眼中无喜无悲。

朱瞻基亲自来主持,自然没人敢不给面子,所以下面很快就清空了。

辛老七带着家丁们奋力的把那个布堆搬下来,然后配合着朱芳组装。

“这是什么?”

看到那个大布囊在飞快的成型,围观人都不禁心生疑惑。

胡广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然后稍微离朱高炽远了些。

炉子安装完毕,炭火烧好,边上还堆着一堆木炭,这是备用燃料。

而最关键的就是那个大型喷枪,朱芳亲自打造出来的。

方醒走过去,看到炭火已经燃的很旺了,就说道:“开始吧。”

于是大家就看到小刀在拼命的踩着那个风箱,炭火的火苗都蹿得老高,正好冲进了被挪过来的布囊口子里。

布囊慢慢的膨胀起来,速度不快,却不会停止。

马苏等人都站在边上,帮着挪动布囊。

解缙气喘吁吁的帮了几下,就捶打着腰道:“老了,老了,德华,要不还是直接喷吧。”

方醒摇摇头:“不急,这个只是应急的,若是炭火不够,才用得上。”

李茂芳此时才被人扶着上了城墙,他走路时撇开双腿的模样让看到的人都转过头去,极力在忍笑。

许久不见,李茂芳的皮肤看着白了不少,只是神色有些凶厉,谁敢看过来,他就直接瞪回去。

纪纲也看到了李茂芳,他有些烦,心中祈祷这个家伙别到自己这边来。

可李茂芳觉得大家都在嘲笑他,于是连那些狐朋狗友都不去找,直接找上了纪纲。

“纪大人。”

李茂芳的嘴唇有些红,看着就像是女子涂抹了胭脂的那种色彩,让纪纲的肚子里翻涌了一下。

“纪大人,这可是你布的局?”

李茂芳一张嘴,阴森森的让人觉得天气陡然转冷。

“没有的事,若是本官,那肯定不会这般大张旗鼓。”

纪纲呆的地方周围都是空荡荡的,所以两人说话倒也不必避讳谁。

“那会是谁?”

不过不管是谁,李茂芳都觉得是件好事,最好让方醒被削爵。

“姓方的,今日之后,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自从郑亨被削爵,躺在家中等死后,武安伯府的地位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武安伯夫人在几个丫鬟婆子的包围下,站在离朱高炽老远的城墙边上,正恨恨的看着方醒。

转过身,武安伯夫人问道:“你可是去国子监和工部问过了?”

她身后的正是伯府的二管家,也是她的亲信。

“夫人,国子监和工部的人都说了,自古就没有能上天的人,这兴和伯必败。”

“好!那我今日就等着看好戏了!”

而在下面,此时的布囊已经开始鼓起来了,而且囊身有些往上浮起来的趋势。

“要起来啦!父亲,您快看呀!”

婉婉还不知道赌局的事,以为是方醒弄出了什么新奇玩意儿。

朱高炽点点头,心中多了几分希望。

“绳子赶紧绑好!”

朱芳感觉到了力量,赶紧招呼人把那根系在布囊上的短绳给绑在一块刚运来的大石头上。

木炭已经换过一次了,渐渐的所有人都看到那个布囊膨胀起来,逐渐的开始倾斜着浮起。

“天呐!难道兴和伯就是要用这个布囊把人送上去吗?”

“可这个布囊怎么就能飘起来的呢?”

“难道是神仙手段?”

等布囊完全被扶正后,刘明的脸色终于是变了。

“别慌,这东西就算是能浮起来,可它不是还没飞吗!怕什么!”

这边刚有人安慰刘明,可眼力好的已经开始喊起来了。

“那绳子绷紧了!”

绳子绷紧代表着什么?

“这不是和那个天灯一样的道理吗?”

天灯就是孔明灯,不过马上就有人反驳道:“天灯最多能带一封信,可今天是要带人啊!”

胡广的双拳握紧,居高临下的盯住了方醒。

“老爷,还是小的去吧。”

辛老七挡在气囊的前面,看那样子是不肯妥协。

“你记得住那些操控的方法吗?”

“记……不住,要是不行,小的就跳下来。”

辛老七还是不肯让步的,方醒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家老爷我是文曲星下凡,这第一次上天的机会,责无旁贷!”

辛老七诺诺不语,赶来的朱瞻基也有些疑虑,可方醒却推开了辛老七,跨进了竹篮中,一脸兴奋的哼唱着。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世界等着我去改变,想做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在这里我都能实现……砍绳子!”方醒激动的喊道。

我想看看,我想上去看看,看看在大明的天空中,是否也能任我翱翔!

辛老七犹豫不决,小刀却猛的一刀斩断了那条短绳,顿时布囊就摇摇晃晃的开始……

“哦!天呐!它真的开始起来了!”

一根事先计算好长度的绳子一头连着热气球,一头被绑在大石头上。

大明的第一次飞天之旅,开始了……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