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66章 天方人的原罪(为书城盟主‘爱,就是痛’贺,加更!)

第1566章 天方人的原罪(为书城盟主‘爱,就是痛’贺,加更!)

“李掌柜。”

一家布庄里来了个陌生人,但却非常准确的找到了掌柜李渡。

李渡在柜台后面起身,愕然道:“贵客何意?”

来人一身布衣,不顾店里有两个顾客还在,说道:“李掌柜的生意不错,若是有暇,可到船厂去看看。”

“宝船不是停了吗?”

李渡诧异道,宝船已经在岸边停了许久,这事金陵城的人都知道。

来人微微点头,旋即出了布庄,留下个目瞪口呆的李渡。

宝船都停了,船员也遣散了,工匠们早就调到了别处,去干嘛?

想想刚才来人的神色淡定,而且带着……

……

“有官气啊!”

李渡本不想来的,可王成言等人的前车之鉴在那里,他左思右想,最后还是让伙计套了马车,赶来了造船厂。

马车到了船厂的外围就进不去了,有军士拦截。

“进去吧。”

问过李渡的来意之后,军士点点头,放了他进去,却让李渡更加的紧张了。

顺着这条道一直往前走,当看到那些巍峨的宝船后,李渡不禁赞叹道:“庞然大物啊!”

目光转到原先的船台上,李渡惊讶的发现一个船台边上围拢了好些人。

他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在距离一百多步时再次被拦截。

“是来募捐的吗?”

军士皱眉问道。

“募捐?”

李渡心中一惊,正想推脱时,却看到了一个男子正在说着些什么,就随口道:“是,是来募捐的。”

“那就过去吧。”

搜身之后,李渡慢慢的走了过去。

“……海外有许多国度,非常之多,他们需要无数的货物,不管是布匹还是绸缎,包括了瓷器茶叶以及各种大小东西,一句话,那边人傻钱多。”

李渡不禁挤了进去,仔细听着站在中间的方醒说话。

“那边有金银,甚至还铸造成了钱币,就和咱们的铜钱差不多。”

方醒许久未曾忽悠人了,感觉有些生涩。

“那边的衣食住行都很差,整个城市都在散发着恶臭,人畜的粪便到处堆积,经常不沐浴,但有钱人却很好面子……诸位,咱们弄些喷香的东西过去,让那些浑身臭烘烘的家伙掩饰一下如何?”

方醒渐渐的找到了状态,挥手说道:“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咱们的丝绸还有瓷器,最后就是茶叶,不管是草原还是那些海外国度,没有茶叶你就不能多吃肉,否则拉不出屎!肠胃不好,可现在他们没有,你们想想,若是带过去能值多少钱?”

居然没有茶叶?

李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茶叶对于明人来说就和吃饭一般的平常,早已融入生活中去。

没有茶叶的日子,李渡觉得大概许多人都不适应吧。

“伯爷,他们真的没有茶叶?”

“没有。”

方醒笃定的道:“他们用小麦粉发酵烤来吃,还有就是吃肉,咱们的货物运过去就是奢侈品,懂不懂?奢侈品!”

方醒振眉道:“就像是咱们卖的金玉,而且还是巧夺天工的手艺,你们说这等货物如何?”

不远处的郑和看到那些商人面露贪婪之色,皱眉道:“兴和伯不怕这些商人最后变成庞然大物吗?”

王贺得意的道:“郑公公,只要陛下握着军队,庞然大物?顺手就会变成杀给猴子看的那只鸡。”

郑和面对后辈也不摆架子,反而是和颜悦色的说道:“有钱并不怕,怕的是官商勾结,最终影响朝政。”

王贺难得有在郑和这个前辈面前表现的机会,就像是打了鸡血般的说道:“郑公公,若是和商家有勾结的马上罢官,并定罪,您说谁还敢?”

郑和摇头道:“说来简单,可你以为到了那时,还有谁能压住这些势力吗?”

他想起了朝中那些反对下西洋的势力,不禁心中窝火。

船是现成的,货物都准备好了,而且此次出海很大的目的就是探索新地方,至于货物,郑和相信随便找几个国家交换,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那些诋毁下西洋一趟靡费几百万两银子的人,在郑和看来都是一群方醒说的口炮。

若是这般,哪怕夏元吉有再大的本事,大明的财政早就崩溃了,更遑论大明还同时征伐交趾以及草原。

商人一旦实力膨胀,他们必然不会甘心单纯做一位商人,比如说那位吕不韦就是最大的投资客。

所以郑和对方醒的那句判断很是赞同——豪商无国!

在利益的面前没有什么不能抛弃!

可他现在就是鼓励啊!

“……这是一艘全新的船,它能到达更远的地方,而更远的地方,就意味着更多的……财富!”

方醒结束了忽悠,向着郑和这边走来,身后有个小吏在声嘶力竭的喊道:“就是一艘船,愿意捐助的等以后船队出海时,会优先考虑从他那里买货。”

有人心动,有人退缩,有人在观望……

“郑公,这就是一样米养百种人。”

方醒和郑和并肩而立,两人在看着那些商人的各种反应。

“大人,小的愿意捐助!”

第一个人出现,马上有小吏拿着册子和笔过来让他自己填写。

没人敢赖账,所以那人慎重的填写了金额,然后画押。

有了第一个,第二个很快也出现了。

作为布庄的掌柜,李渡觉得生意已经接近了瓶颈期,除非是把分店开到其它地方去,否则想再扩大很艰难。

而若是能挤进船队的供货商名单里去,那就是坐收利润啊!

所以他看看前面那些人的捐助金额,然后取了个中间值,最后画押,这才心满意足的冲着那边的方醒拱手。

“每个人都不多,可我并不缺造船的钱,正如您所说的,我想拉拢些商人,打破南方的抱团。”

“南方抱团的不只是文人,商人亦是如此。”

郑和对南方的了解比方醒更深,他皱眉道:“科学在慢慢的侵蚀着他们的根基,而失去了根基,南方还剩什么?所以……要谨慎。”

“南方就是他们的地盘,这个我知道。”

方醒看到不断有商人去填写,就说道:“可总得要试试吧,再说科学又不是什么歪门邪道,也不能蛊惑人心,为什么不能传播?”

郑和避开了这个话题,说道:“原先船队大多是从官办作坊拿货,现在停了宝船,那些作坊都有些萧瑟,此后避开也好,然后由这些商人来做,这样账目清晰。”

官办作坊的效率可想而知,而且账目更是一笔糊涂账。

但是从商人的手中采购,这样就能逼着船队必须要能盈利,不然出去一趟,回来一算亏大了,估摸着那些人会更加疯狂的攻击下西洋之举。

“钱不难赚,船队其实可以在天方岸边停泊,然后通过天方人和肉迷国他们贸易。”

“天方人是天生的商人,狡黠,要被他们吃掉不少好处。”

郑和在天方那边的海峡试探过,结果却是被一道障碍给堵住了通往新海域的道路,让他非常遗憾,所以才带着船队往木骨都束,也就是以后黑鹰坠落的地方。

方醒笑了笑,眼神冷冷的道:“先给他们占些便宜又有何妨!”

郑和侧身,点头道:“一时的得失不足以长久,肉迷国在后面虎视眈眈。贪婪就是最大的过错,天方人若是执迷不悟,迟早会为此付出代价。”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