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63章 谁说大明以后不出海了?

第1563章 谁说大明以后不出海了?

朱高炽不是庸人!

他是一个极为隐忍的皇储,在朱棣的身边,在两个弟弟的觊觎下隐忍着,并且表现的无可挑剔。

这样的人,方醒不知道那些文官怎么会认为是他们的代言人。

“他们太自信了,总觉得千年以降,他们就是主人。”

那些话王贺当然不敢给朱瞻基说,方醒却没有这个忌讳。

“陛下忍了一段时日,通过仁政让民心稳固,从上到下无不拥护,然后……”

想起朱棣当年登基的强硬手段,方醒不禁笑了。

“陛下很厉害,胸有丘壑。”

明初的皇帝大抵对儒家的态度是用,但却要警惕。从朱元璋开始,杀文官就是一种震慑这个群体的手段,一直延续到了朱棣这里。

“陛下大抵不会如先帝那般采用杀戮这等手段,可他却会诛心!春风化雨……”

朱瞻基点头道:“我看不透父皇,不过从这段时日来看,他对文官们是抱着警惕的想法,不过……换了我的话,大抵也会警惕,不得不警惕。”

“每个王朝的末期无不是风雨飘摇,而在这其中,文官、太监、武人,他们起到了什么作用?”

朱瞻基单手搁在桌子上,右手按在扶手上,眼睛微眯,嘴唇紧抿,然后缓缓的说道:“我此时倒是明白了父皇的意思,他想让我出来,避开京城那个漩涡,让矛盾少些,只是……父皇却小瞧了我,也小瞧了那些人!”

这是一位逐渐成熟的皇储,他从两位帝王不同的手法中看出了这个大明的危机,危机四伏!

“若是妥协,那至少能安稳度过百年,只是我却不想坐吃等死,对,皇爷爷不会,父皇不会,我……更不会!”

“大明不是玩物,永远都不会是!”

朱瞻基的眉间全是振奋,让方醒想起了以前外界对朱瞻基的评价。

——英气勃发!

……

魏国公府重新获得了陛下的信任,这个消息一时间掩盖了大市场的那一出闹剧。

伴随着这个消息,各国使者请见朱瞻基。

梁中倨傲的出来交代道:“殿下今日身体不适,又恐让诸位白跑一趟,就请了兴和伯出来,诸位有话可与他说。”

呃……

瞬间梁中就看到了那一张张神色愕然的脸,他不禁心中大畅。

该!让你们去试试那位的强硬!

大明以往对待这些愿意奉大明为宗主国的藩国很是客气和厚道,但除去少数藩国知道感恩之外,大多都是艳羡,进而占便宜的想法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后来朱棣派了船队出海,这才震慑住了那一帮大小国家。

而方醒和朱瞻基一出海,居然就灭掉了爪哇,更是让诸国震怖!

当时大明的宝船所到之处,沿岸国家无不顶礼膜拜,敬若神明。

可曹老二的一番话却让这些使者以为大明以后不再出海,于是中央大国的威严顿时荡然无存。

你既然不出海了,那谁乐意搭理你啊!

最多就是缺钱花、缺好东西的时候来一趟,花言巧语的骗些钱回去。

使者们不知道那位兴和伯要说些什么,但是想到以后再也不用面对大明的船队后,大多数的心情都轻松了起来。

代表施进卿来觐见皇帝的施二姐感到了些许希望,她知道,若是大明自绝于海洋,旧港宣慰司的身边就是群狼环伺,坚持不了多久。

走进了前厅,施二姐看着空荡荡的那个位置,心中有些不安。

“肃静!”

王贺难得有这等表现的机会,那张脸板着,就像是雕塑般的僵硬。

是宦官!

使者们马上作恭谨状,可却不住的在四处乱瞟。

“礼节!”

王贺有些愤怒了,兴许是来自于先帝拍在他肩膀上留下的勇气,他喝道:“再乱看就叉出去!”

“一个宦官……”

一个使者嘟囔着,然后觉得自己敢于反抗强权的举动值得欣慰,就顾盼自雄的看看左右,却发现大家都噤若寒蝉,面色紧张。

他缓缓转过头,就看到侧门那里进来一个男子,正冷冷的看着他。

“兴和伯……”

使者强笑着,可方醒的面色越来越冷,此时门外来了两个家丁,方醒喝道:“谁给你的胆子蔑视大明?!”

不用通译,这些使者都懂大明话。

这使者的眼珠子乱转,看看左右的人,就说道:“兴和伯,我只是在开玩笑,对,开玩笑。”

方醒走过去坐下,就在那使者以为自己过了这关时,方醒说道:“叉出去,大明给的赏赐全数收回!”

使者面色大变,噗通跪地道:“兴和伯……呜呜呜!”

辛老七大步过来,用一块破布堵住了他的嘴,单手就把他拖了出去。

方醒冷冷的道:“本伯提醒你们一句,这里是大明!”

无人敢和方醒对视,这时爪哇覆灭的记忆无比深刻,而且据说这位兴和伯当街打断了数十名学生的手脚,还把礼部尚书踢回家养病都没被处罚。若是真的惹恼了他,杀个把使者算什么!

哦!对了,当年的瓦剌使团可是全军覆没!

就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方醒突然微笑道:“施二姐此行觉得如何?”

施二姐正在想着怎么在后面单独去请见方醒,闻言欢喜的抬头,说道:“伯爷,大明之大,之强,民妇见识了一番,不胜欢喜。只是……”

方醒浑身放松的坐在椅子上,指指施二姐,然后有人进来,在使者们的左边放了把椅子。

“多谢伯爷。”

施二姐心中欢喜,只敢坐了半边,然后按照施进卿教的礼仪,端庄的坐着。

“旧港可有什么要大明帮助的吗?”

方醒把一干使者丢在一边,亲切的问着施二姐。

可是大明以后都不出海了啊!

施二姐想起以后的困境,就绝望的道:“伯爷,旧港……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民妇只能尽力……”

这话剑指苏门答腊和满剌加,两国使者不安的看着方醒,就怕这位一狠心把他们留在大明。

“为什么?”

方醒诱供似的问道。

施二姐也不忌讳,说道:“伯爷,若是大明的船队不出海,以后旧港就成了那些人的眼中食,长不了啊!”

说着施二姐就有些哽咽起来,绝望的情绪让她忘记了施进卿的教导。

方醒缓缓看了看这些使者,淡淡的道:“谁说大明以后不出海了?”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