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62章 京城消息(为盟主‘?飞花’贺,加更!)

第1562章 京城消息(为盟主‘?飞花’贺,加更!)

“见过殿下。”

徐显宗和朱瞻基是一辈人,只是关系渐行渐远,再往后就只能挂个皇亲的名头招摇了。

方醒看到徐显宗的面色有些紧张,就知道他在担心魏国公府的以后。

若是没有实职,其实所谓的国公府也不过是个空架子而已,所以徐家对金陵的戍守比较关注,就等着给个任命,好歹也能有些话语权。

俩亲戚开始叙旧,说些没营养的话,方醒无聊,就去了莫愁那边。

“老爷,妾身听国事不会忌讳吧?要不就先避避?”

莫愁有些担忧,方醒就轻笑道:“他们在试探,不是什么国事,你就当是俩亲戚在掰扯怎么要好处。”

于是莫愁就放下心来,不时给方醒介绍岸边的景致。

朱瞻基和徐显宗的聊天非常的没有营养,当然,这只是外人看来。

“……臣父悔不当初,说是浑浑噩噩不知所以然,只恨不能亲至……”

徐显宗絮絮叨叨的一直在说着徐庆的悔意,朱瞻基也频频点头,最后说道:“父皇说过,勋戚要上进,不可贪图享受……”

随后朱瞻基说了几句套话,徐显宗就知趣的告退了。

临走前他和方醒打个招呼,笑吟吟的模样让人以为两人认识了多年。

等船靠岸后,徐显宗看到岸上有一骑在焦急的招手,就说道:“莫不是有事?快让人去禀告殿下。”

随即他上岸,管事低声道:“大少爷,那兴和伯是个狠人,咱们家可不能深交。”

“狠人不狠人与咱们无关,据说北平的那位叔父和兴和伯可是亲近异常,所以不可寻常视之。”

徐显宗看到管事一脸的不以为然,就说道:“别以为定国公是傻子,他在北平,知道的比咱们多,所以对兴和伯咱们无需刻意避开,有时候不妨交好一二。”

……

“殿下,礼部主事肖伟请见。”

肖伟很顺利的见到了朱瞻基,当看到方醒后,他的眼睛就亮了。

“殿下,那些使者欺人太甚,说是要在金陵花光那些赏赐的宝钞。”

朱瞻基皱眉道:“给他们花!”

作为皇储,朱瞻基深知许多时候是要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但是下一次……

肖伟听见朱瞻基居然没反对,就说道:“殿下,这一路上那些使者都在说大明以后不出海了,朝贡就成了占便宜的事,想来就来,不想来就算。还有那些弱小的藩国担忧被吞并……”

“吞并?”

朱瞻基慢悠悠的道:“那是好事,你无需去管,不过这些人也太过肆无忌惮了些,等请见时本宫就不见了,让兴和伯代劳。”

肖伟闻言大喜,心满意足的告退了。

等回到驿馆后,通译看到他的模样就问道:“大人,可是有好事?”

肖伟欢喜的道:“明日带着他们去请见殿下,只不过殿下没空,大概会是兴和伯出面。”

通译一听就乐了,说道:“大人,兴和伯的名声在海外可是不小啊!爪哇就倒霉了,明日肯定热闹。”

……

三人尽兴而归,方醒和莫愁还没进自己的小院,就听了男人的声音。

“……不是咱家吹嘘,当年陛……先帝可是拍过咱家的肩膀,兴和伯那更是和咱家是刎颈之交,所以啊!要勤勉,殿下让你做事要认真,好好的伺候着,等以后说不准就飞黄腾达了……”

方醒听到这话不禁摇头微笑,然后给莫愁说道:“这是军中的监军,不错的一个人。”

莫愁轻轻点头,然后跟着方醒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了王贺,这厮看着瘦了些,正和一个小太监吹嘘着自己的光辉岁月。

“见过伯爷。”

小太监已经快被王贺给轰炸垮了,瞟到了方醒进来,他如蒙大赦的拱手行礼。

“兴和伯,哈哈哈哈!”

王贺正吹嘘的过瘾的时候,遗憾的放过了小太监,说道:“听闻兴和伯在金陵乐不思蜀,咱家可是奉旨来捉拿你回京问罪!”

莫愁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方醒瞪了王贺一眼,安慰道:“这人喜欢玩笑,你别理他,去歇息吧。”

莫愁看了王贺一眼,王贺尴尬的道:“是是是,咱家就喜欢和兴和伯开玩笑。”

等莫愁进屋后,方醒没好气的道:“说吧,陛下让你来这里干啥?聚宝山卫没了你这个监军,本伯估摸着要造反啊!”

王贺的脸瞬间煞白,恭谨拱手道:“兴和伯,咱家错了,下次万万不敢再玩笑了。”

没了你王贺,聚宝山卫就要造反,呵呵!

这是谁的聚宝山卫?

王贺随后笑嘻嘻的道:“陛下准了你们造船,只是说了,只许一艘,自己掏钱。”

方醒心中一暖,知道这是朱高炽给的安抚。

君王下旨不许宝船下西洋,你方醒和郑和就想对着干,哪怕只想造一艘船也好,都是抗旨。

“就为了这事?”

“是啊!咱家也不想的,从北平到金陵,这一路咱家可是受了大罪了,兴和伯,今晚弄个全羊咋样?上次在草原上吃过一次,美味啊!”

王贺舔舔嘴唇,跟着方醒去了书房。

“京城如何?”

在书房刚一坐下,方醒就问道。

王贺不见外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的啜饮着,说道:“聚宝山卫无碍,没人敢去触碰,其它诸卫正在整顿,五军都督府正在督促,陛下的意思是不能懈怠,不能文恬武嬉。”

方醒眯眼仔细的听着,他知道这是朱高炽站稳脚跟之后的举措,从把张辅等人弄到五军都督府任职开始,朱高炽就在下棋。

一盘大棋!

而恢复魏国公府的正常待遇——此处要注意,当时可是断了爵禄,就差一步削爵了。

恢复魏国公府的待遇,这又是在勋戚那边加了一个砝码!

而且还是国戚加武勋的砝码!

“陛下最近很是勤政,那几个学士都跟着熬,结果杨士奇和黄淮都病倒了,京城传言,陛下要重新掌控军队了。”

王贺突然做出鬼鬼祟祟的模样,低声道:“有人发牢骚了,说陛下先前敲打武人是在做样子,其实和先帝一个模子,都是硬邦邦的。”

方醒目光幽幽的看着虚空,说道:“帝王不掌控军队,那还是帝王吗?陛下登基后敲打武勋,然后再给好处,这就是要收武勋的心啊,那些文官们当真把陛下想成了傻子,至为可笑!”

朱高炽可是朱棣的儿子,被磋磨了多年的儿子,怎么会傻乎乎的自绝于武人!

那些文官肯定要失望了吧?

他们会怎么办?

撒娇?还是……下绊子!

王贺絮絮叨叨的说道:“那些文官也不想想,若是把武人压下去了,这大明谁说了算?那还不是他们吗!痴心妄想!”

方醒的心中多了些振奋,他觉得大明的未来依然可期!

“陛下的手段太厉害了,不显山露水,慢慢的就走到了这一步。”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