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58章 慈心,佛心(为盟主‘快乐11111’贺,加更!)

第1558章 慈心,佛心(为盟主‘快乐11111’贺,加更!)

和金陵相比,北平已经开始进入了初冬,天气有些冷了。

无忧说话已经渐渐清晰,而且能说出的词语越来越多。

“夫人,无忧都把少爷给忘了。”

两个无聊的女人现在就指着无忧活,整日的话题也大多是无忧。

张淑慧在教无忧说话,闻言就笑道:“小孩子的忘性大,等夫君回来了又会慢慢的恢复了。”

小白看着在吃拳头的无忧说道:“夫人,马政已经废了,以后都不用养马了。”

“是啊!”

张淑慧想起了以前的马政,不禁摇头道:“北边没了敌人,而且还能在草原上养马……”

“娘!”

无忧察觉到了张淑慧的心不在焉,就仰头喊了一声。

……

大明的马政已经彻底废掉了,关于马政当年给百姓的负担已经烟消云散。

于是民间欢呼着仁君在位,自觉千年以降,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了。

可皇宫中的那位皇帝却觉得还远远不够。

“福/建那边在胡闹什么?”

朱高炽挥舞着手中的奏章,怒不可遏的说道:“官台山的鸟峰垌上的流民那么多,若不是按察使闫大建察觉其中的情弊,是不是要杀人灭口!”

杨荣皱眉道:“陛下,地方上的情弊是哪时都有,只是这个流民……难道是逃户?”

朱高炽冷冷的道:“官逼民逃,幸好没反,只是在山林里躲藏,平日为盗。”

杨士奇说道:“陛下,此等酷吏必须要在当地处置,以儆效尤。”

朱高炽眯着眼,一脸憨厚的道:“当然要处置,此等人上悖君王,下盘剥小民,从严处置!若是谁敢庇护,马上报上来,让他到海外去,去挖矿!”

金幼孜的眸子一缩,马上出班道:“陛下,海外多风险……”

朱高炽微笑道:“外藩来朝贡,总是要回礼的嘛!慢慢来,不着急。”

金幼孜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回班。

随后杨荣禀告了某地发生水灾的事,杨溥当即说道:“陛下,此时应当马上借粮给灾民,以渡过难关。”

群臣纷纷赞同,然后又建议马上派人下去赈灾。

朱高炽放下奏章,叹息道:“水火无情啊!让快马去报信,放粮,不用还,直接放给灾民。”

群臣一愣,然后心悦诚服的行礼道:“陛下仁慈!”

朱高炽的神色黯淡,说道:“你等做事要多想,从百姓的身上多想。你们想想,那些百姓遭了灾,身无长物,借粮借粮,拿什么还?等重建之后他们依然是两手空空,这是要逼人去逃亡还是自尽?”

群臣惭愧,朱高炽语重心长的说道:“民为根基,这一点你等多看看史书就知道,要让百姓能吃饱,不要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当年的那些军户朕还记忆犹新,哎!”

以前的那些垦殖军户当真是和乞丐差不多,后来朱棣大怒,下令整顿,这才好了些。

黄淮板着脸出来说道:“陛下所言甚是,臣当年也见过不少衣不遮体的百姓,近些年想来好了些,不过还不能放松,各地当扶助弱小,鼓励那些士绅豪商们捐助。总得要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才行啊!”

金幼孜赞同道:“陛下,这些最好纳入地方的考功里,严格执行,不能赋税增长了,可治下的百姓却在嗷嗷待哺,那等官员,形同酷吏!”

群臣都纷纷赞同,朱高炽欣慰的道:“大明如今也算是米粮满仓,外患少有,当惠及百姓才是,诸卿下去多琢磨,就以此为目标,咱们君臣一起斟酌。”

散了之后,朱高炽回到后面,孙祥已经在等着了。

“陛下,福/建之事争议颇大,大部分人认为应当作为盗贼处置,闫大建本也如此,只是后来不知怎地就改口说都是良民,只是因为被小吏逼迫,没了生路,这才上山,当宽恕。”

朱高炽闭上眼睛,两个宫女上来给他捶腿。

孙祥继续说道:“那些人确实是被逼上山的,目前正被围在山上,当地正在诱捕。”

朱高炽蓦地睁开眼睛,说道:“诱什么捕!这是想以抓捕盗贼的名头在朕这里请功呢!果真是血染的官阶,无耻!”

孙祥垂眸道:“是,还有,各地卫所当初犯事被罚为军士的将官们,有的立功不少,各地卫所并未叙功。”

朱高炽嗯了一声道:“要叙功,将功折罪,否则以后谁还会出力?有功就赏,这才是大明的路数!”

孙祥心中微叹,想起了另一句话:有过必罚!

可此时的朱高炽继位之后不能大动作,他必须要先团结大多数官员,所以必要的妥协也只能忍着。

“陛下,各地的逃军依然有之……”

朱高炽皱眉道:“以一月为期,自首者既往不咎。”

梁中在边上记录着朱高炽的决断,不时抬头看看孙祥。

在宫中人的眼中,这位孙佛极为和善,没整过谁,所以风评极好。

可梁中知道,能坐在东厂掌印太监的位置上,孙祥若是真想当孙佛,怕是早就被朱棣和朱高炽给弄下来了。

朱高炽揉揉眉心,说道:“父皇的征伐扫荡了周边,但大明的国力却进步不大,所以近几年要以修生养息为要,其后再缓缓动作,不可心急。”

这话不像是说给梁中和孙祥听的,两人愕然。

朱高炽叹息道:“朕累了,给瞻基去封信,把这些告诉他。”

“父皇!”

疲惫的朱高炽听到这个声音后,不禁面露苦色,说道:“罢了罢了,朕今晚吃素。”

门外,婉婉探出个脑袋,笑嘻嘻的道:“父皇,晚上有好汤呢!”

“哦!那好,那好!”

朱高炽面带微笑,然后飞快的说道:“令张辅掌中军都督府,薛禄掌左军都督府,柳升掌右军都督府,陈懋掌前军都督府,王通掌后军都督府,马上发出。”

梁中的身体微颤,赶紧记录,然后叫人去唤了黄俨来。

“进来吧。”

朱高炽看来是早有计划,只是这一下突然做出安排,可见深思熟虑。

婉婉走进来,看到朱高炽疲惫的模样,就说道:“父皇,您应当要多走走。”

朱高炽慈爱的看着他,说道:“好,婉婉陪为父走走去。”

……

稍后,旨意在京城各处发送,有人欢喜有人忧。

张辅很平静,因为五军都督府就是个互相平衡的机构,而且调兵权也不在手中,只是维持着武勋在军中的影响力。

等待!

武勋们在等待着下一次的征伐!

“陛下这是要重新把武勋抬起来吗?”

因为朱高炽任命的武勋都是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所以让人心惊。

“金忠很高兴,据说去找了张辅喝酒,也不知道他高兴个什么!”

“他当然会高兴,他是老兵部,年纪在那去了,这就是他最后的地方,他肯定想有所作为。”

“陛下的手段让人捉摸不透,果真是……”

“……”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