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54章 真空(为盟主‘今夕何夕乐其中’贺,加更!)

第1554章 真空(为盟主‘今夕何夕乐其中’贺,加更!)

“兴和伯,你想干什么?”

等学生们走后,权谨怒不可遏的说道:“你这是在捣乱,不安好心,南方本已安定,你偏要去这里戳戳,那里打打,你想干什么?”

朱瞻基已经走了,他要去和几位尚书商议豪商交税之事,只是目前不许透风出去,否则会引发不测。

庭院前,风吹着有些微冷,方醒看着院子里的一丛不知名的花树,淡淡的道:“科学不能传播吗?”

权谨愕然,哆哆嗦嗦的模样让方醒担心老先生突然倒下。

“兴和伯,你那是邪说!”

“这世上就没有邪说,只在于有没有用,是正途还是邪路。而科学已经出现了好几年,相关书籍不少人都买了,包括不少儒生,可谁敢说它是邪说?谁?!”

方醒的目光陡然锐利,他说道:“您的德行方某是钦佩的,可德行不能治国,治国要靠的是民富国强的手段,而这……谁能给出答案?权大人自可去探寻,方某不才,却也想为大明留下些什么,不求千古留名,只是却……让时间给出答案吧。”

方醒走了,权谨在风中沉思着。

一片枯黄的落叶打着旋飞来,在他的衣襟上停留一瞬,就往下继续飘落……

他往前一步,正好踩在落叶上。脚走过,那落叶已经和泥土混在一起,只有边角微翘,在风中轻轻颤动。

庭院里多了个踱步的声音,不时有喃喃自语传来。

“为何要兴科学?儒学千年,为何要冒个科学出来?”

“……可怎么觉得不对呢?嗯,老夫且去找几本书来看看。”

于是权谨就去找到了贾全,请他去给自己弄几本科学的书籍来。

贾全惊的目瞪口呆,就去请示了朱瞻基。

朱瞻基一怔之后,就说道:“这是好事,权大人德行高深,想必能找到驳斥兴和伯的地方。”

等贾全一走,朱瞻基的面色微冷,对下面的官员说道:“商税是必然要慢慢铺开的,从豪商开始,这一点不可动摇,但与此同时,要确保南方稳定,你等可慢慢去想,只一点,谁若是把这事泄露出去,兴和堡那边正准备筑城,那就全家一起去吧。”

魏智笑道:“殿下放心,臣等知道轻重,若是有那等人,不等殿下您出手,臣等必然要收拾他。”

众人都纷纷表态,没人敢去触霉头。

朱瞻基微微一笑,给人予如沐春风的感觉,说道:“你等国之重臣,自然知道轻重,那就回去吧。”

从雷霆转为春风,不过是一瞬而已。

出了大宅院,彭元叔说道:“殿下的威严越发的慑人了,果然是龙子龙孙啊!”

魏智欣慰的道:“大明后继有人,我辈当竭力辅佐,创盛世!”

钱均骅摇头道:“殿下却是急切了些,北平会做出什么应对还不得而知,急了呀!”

右都御史鲍华此刻暂时掌管金陵都查院,正是满心事业的时候,闻言他说道:“怕什么?先帝尚在时就说了要收豪商的税,只是一直没有铺开罢了,谁敢不交?”

曲胜若有所思的道:“此事不好弄,殿下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觉着咱们无法办成这事,所以只是让咱们协助罢了,本官估摸着大抵是兴和伯要出手了吧!”

几人面面相觑,魏智担忧的道:“兴和伯出手太凌厉,就怕把南方给搅乱了。”

鲍华意气风发的道:“魏大人何必担心这个,那些豪商谁没有些把柄啊!到时候捏着,看他们可敢动弹!”

礼部尚书赵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本官还有事要办,各位大人,先走了。”

……

而权谨拿到了几本科学书籍后,马上就从头钻研。

数学第一册不复杂,以权谨的能力自然能慢慢的看下去。

“果然精妙,化繁为简了。”

数,也是六艺之一,权谨多少有些涉猎,可在看到数学之后,他觉得科学是简化了那些复杂的描述,直接用大食数字排出简单的算式,让人一目了然。

可看到第二册后,权谨就麻爪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放下数学第二册,拿起了物理。

然后……

……

“殿下,权大人一直在屋里没出来,灯都没点。”

朱瞻基看看天色,说道:“去看看吧。”

等贾全到了权谨那里,看到里面黑麻麻的,就喊道:“权大人!”

没人应,贾全有些慌了,“权大人?”

“谁?”

里面传来了权谨的声音,声音干涩,吓了贾全一跳。

门开了,权谨眨着眼睛看看外面,然后就迈步往左边去了。

“权大人,您去哪呢?”

“本官去找兴和伯。”

…..

方醒正在吃饭,一个人伏案大嚼,酣畅淋漓。

看到权谨进来,方醒放下筷子,起身道:“权大人吃了吗?”

权谨目光复杂的看着方醒,眼前这个比他小了许多的男子,算得上是整个大明最特立独行的勋戚。

可此刻他却就像是在招呼隔壁家的邻居般的随意。

“本官想问问,那真空是什么意思?”

方醒这才注意到老先生的手中拿着本书,他莞尔道:“就是抽空了空气罢了。”

“空气?”

“对,就是在咱们的身边,无时不刻都存在着的空气,比如说人窒息而死,就是因为被切断了空气的供给。”

权谨想了想,说道:“阴阳二气……有精方有气,气行畅通,则人安康,倒也是一脉之说。”

方醒有些无奈的道:“权大人,空气里有……罢了,方某就说说这真空吧。真空就是一个容器或是空间里。比如说这个屋子里,空气全都没了,这就是真空。”

权谨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人不就死了吗?”

方醒仰头看看屋顶,强笑道:“真空……权大人,刚才您提到了精气,想必对医术有所涉猎,拔罐子您该知道吧?”

权谨点点头,有些茫然。

方醒叫人拿来一个小酒杯,在烛火上烤了一下,然后往手臂上盖。只是他手艺不精,连续好几次之后才成功。

“权大人,这个就类似于真空,火焰的燃烧需要空气里的某种成分,烧光了之后,就接近真空了。”

权谨有些懵,问道:“你的意思是……火焰烧光了阴阳二气?”

“不是阴阳二气,而是……哎!”

方醒说道:“真空之后……压力变化,就能牢牢的吸附在手臂上。”

“老夫不懂,不懂啊!”

权谨喃喃自语着,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

方醒心中不忍,就说道:“权大人,就是空气,咱们的周围都是空气,您愿意理解为阴阳二气也行,只是没那么玄妙,空气没了就是真空。”

至于压力什么的,方醒不想细说,他也不认为权谨有兴趣去了解这些。

他不过是被某些新观念给冲击了一下,一时间无法适应而已。

权谨的脚步停了一下,点点头,说道:“老夫回去慢慢看。”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