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51章 专门来吃饭的

第1551章 专门来吃饭的

梦妍才将洗漱好,练了嗓子,然后拿着小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那张如花娇颜。

秀眉微直,却带来了些飒爽之意。

而最美的就是眼睛,号称秦淮河第一美眸。

可这双美眸此时却带着厌恶的情绪,等听到脚步声之后,她说道:“不是说不要打扰我吗?”

可脚步声依然没停,梦妍微怒,回头正准备呵斥,却看到了一个男子。

“嗯,眼睛不错。”

这人瞥了梦妍一眼,然后就坐下,随口道:“一刻钟之内,王成言若是还没到就开船。”

梦妍正发愣时,舱外有人应道:“是,老爷。”

“可是……方先生?”

方醒打量了一下舱内的布置,随口说道:“那些字画看着还不错,只是那幅仕女却有些媚俗了,倒把这里弄的成了……”

梦妍的面色有些白,福身道:“见过方先生。”

方醒微微颔首,说道:“准备上菜吧。”

梦妍愕然道:“难道就先生一人吗?”

一人上画舫,这个动机有些可疑啊!

方醒倚在柱子上,懒洋洋的道:“兴许还有一人,不过过时不候。”

坐在这里,能看到秦淮河两岸,秋风吹来,让人胸中一畅。

方醒问道:“会吹箫吗?”

梦妍一怔,随后垂眸道:“会。”

“那就随便吹一曲,幽静些的。”

方醒只觉得今天这趟来对了,心情放松了不少。

他屈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看着远处急匆匆而来的一辆马车,眼中有些冷意,说道:“准备开船。”

那个老苍头已经看到了马车,可辛老七却喊道:“准备开船。”

老苍头觉得楼上那位方先生请客不诚心,可却想起了派人来订下画舫的那人,只得喊道:“开船开船!”

“水色极佳!”

方醒在上面赞了一句,就看到马车停住,然后下来一个男子。他看到船身开始移动,就往上面瞟了一眼,正好和方醒对上。

就这么楞了一瞬,船上已经准备收船板了,王成言不知怎地就有些慌,赶紧抢了上去。

等上了船,王成言怒火冲天的问了老苍头,然后上了楼。

刚爬了一半楼梯,一缕低沉的箫音传来,王成言一怔,缓缓而上。

梦妍端坐在圆凳上,双手执箫,神色专注。

王成言看到一个男子背对自己,斜依在柱子上,左手轻轻的叩击着桌面,姿态轻松。

梦妍并未理睬王成言,一曲吹完,她说道:“梦妍技艺不精,倒是污了方先生之耳。”

“还行,稍后你就唱几曲。”

王成言有些心惊了,梦妍是秦淮河新晋的名妓,据说还没人能留宿,能上她画舫的人不是文名出众,就是巨贾。

至于官员,在这段时间还没人敢公开来秦淮河消遣。

王成言自己倒是有这个财力,可他却不乐意,觉得有那钱还不如去纳几房小妾,可以日日逍遥。

干咳一声后,王成言说道:“老夫王成言,可是方先生?”

那男子没回身,只是淡淡的道:“正是方某,王掌柜请坐。”

好大的架子!

王成言刚被箫声洗去的怒火又上来了,正准备呵斥,下面却传来了打斗声,片刻而止。

“老爷!救命!”

一声短促的呼救之后,下面安静了。

王成言怒道:“这里可是金陵,方先生意欲何为?”

“老爷,都控制住了。”

辛老七大步上来,随手推开王成言禀告道。

“好,你们在下面吃饭。”

辛老七下楼,王成言被那气势所慑,不禁走过去,在侧面坐下,然后打量着方醒。

长相普通,却自有一番从容的姿态。

这人有贵气!

长久在商海打混,让王成言练就了一双好眼睛,大多情况下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大致身份。

所以他马上就收了怒色,微笑道:“方先生英姿勃发,一见让人忘俗,老夫今日有幸一见,幸甚!”

这话进可攻,退可守,堪称是老油条。

这时开始上菜了,冷盘。

方醒有些饿了,他夹了块藕片吃了,赞道:“味道不错。”

王成言在边上有些愕然,等方醒指指菜,这才心中苦笑着慢慢的吃了起来。

方醒吃了几块点心,然后放下筷子,看到边上的梦妍根本没动筷,就说道:“方某吃饭快,你们别客气,不然自己饿肚子。”

梦妍不知道方醒今日是来干啥的,但是看到王成言这般富豪模样的人都带着谨慎,就笑道:“方先生却不知道女儿家午时多半是要少吃些。”

方醒愕然道:“你的身材无需减肥,倒是担心会瘦成竹竿。”

梦妍心中羞恼,却看到方醒已经在吃羊羹了。

羊肉切片,味道略微带些膻,不过却正好。

咬一口,感觉到肉质细嫩。

方醒连吃了十多片羊肉,喝了两碗汤,这才在两人的目瞪口呆中放下筷子,问道:“可有面条?有的话让他们用羊汤煮一碗,放些辣椒。”

这人难道是专门来画舫吃饭的?

梦妍强笑道:“有,方先生稍待。”

欢场女人要有眼力,在看到方醒和王成言没有什么交流之后,梦妍果断起身,亲自去吩咐厨房。

等她走后,方醒擦擦嘴,漫不经心的问道:“王掌柜的生意兴隆,可有过为国分忧的想法吗?”

瞬间王成言的全身肌肉都绷紧了,脸上的表情凝固,然后又放松,笑道:“方先生……在衙门?”

方醒随意的道:“方某没在衙门。”

王成言马上就松了一口气,脸上多了些羞恼,大抵是觉得自己被方醒唬住了,有些丢人。

“那方先生找老夫何事?”

王成言的态度渐渐的有些不耐烦了,他这些年通过生意,也认识了不少官员,谁怕谁啊!

“就问问,王掌柜……对交税有何看法?”

“交税?”

王成言纳闷的道:“老夫的盛昌一直在交税啊!”

“你经营的大多是富贵人才用的起的货物,利厚。”

“那又如何?”

王成言不愿意装傻,他从方醒的话里听出了不祥的味道。

方醒笑了笑,“耕者有其田,穷人能吃饱,大抵这就是目前大家最大的愿望,只是还很难,所以需要大家齐心协力,而均衡赋税就是一个好办法,王掌柜以为如何?”

王成言霍然起身道:“方先生,你究竟是何人?”

这时梦妍亲自端着托盘上来了,托盘上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方醒闻到了羊肉汤加上辣椒的味道,食指大动的道:“这个才过瘾啊!”

梦妍察觉到了气氛不对,把面条放在方醒面前,然后就请告退。

她算是看出来了,今天中午这位方十五就是来这里找事的,先避开为好,至于有啥损失,到时候谅他也不敢不赔。

等她下去后,方醒淡淡的说道:“做生意的要学会顾大局,商税天经地义,不交不好。”

王成言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商税二字一出,他猜测这位方十五必然就是某位……权贵,或是高官的人,特此来试探他的。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