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48章 案发(感谢“淫帝他金叔”成为本书第82位盟主)

第1548章 案发(感谢“淫帝他金叔”成为本书第82位盟主)

金陵六部中,大抵只有礼部最为尴尬和无聊,无事可做。

而户部最为实在,他们要负责征收赋税,堪称是美差。

至于吏部,他们要负责考功,算是握稳了权利。

古可庆就是负责考功的吏部左侍郎,虽然和北平吏部没法比,可也算得上是位高权重。

可幼弟的突然身亡让古可庆悲痛不已,然后就请了假回去处置,随后回来继续履行职务,被吏部上下交口称赞。

太平府收监了一些人的事根本就没引起金陵这边的关注,古可庆依旧沉稳的在吏部做事,直至朱瞻基和方醒到了金陵。

魏智对古可庆也很是满意,所以在朱瞻基到了金陵后,就把吏部的事大多扔给了古可庆,他自己却在寻找着自己接任之后的漏洞。

这天魏智去朱瞻基那里混了个脸熟,然后回到吏部,古可庆就来禀告这几天的事务。

听完后魏智很是满意,说道:“辛苦了,回头本官在殿下面前会为你美言几句。”

古可庆拱手道:“多谢大人,不过……那兴和伯出游还未回来,这也不知道是来干啥的。”

魏智今天的心情不错,就说道:“谁知道呢!不过殿下和他的关系非同寻常,所以也不会去约束他,就当是休沐吧。”

古可庆笑道:“那倒是不错,只是殿下到了金陵之后,也没见有什么改动,怕是……大人,怕是来……”

魏智讳莫如深的道:“此事不是咱们做臣子能揣度的,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自然无事。”

古可庆笑道:“是,大人说的是……”

随后的几天吏部波澜不惊,直至都查院那边出了大事,魏智这才叫人去找古可庆来。

可去了半天没见人,就在魏智的怒火开始郁积的时候,那小吏回来了。

“大人,古大人今日没来。”

嗯?

魏智皱眉道:“都查院那边出事了,殿下召见侍郎以上的官员,估摸着是要教训一番,古可庆并没有向本官请假,为何没来?”

就算是有急事,可按照规矩,古可庆也得派遣人来向魏智告假。

魏智起身道:“罢了,殿下若是怪罪,就算他自己倒霉。”

……

等到了朱瞻基那里,魏智看到了同僚,也看到了……方醒。

“殿下,吏部左侍郎古可庆今日未到,臣惶恐。”

朱瞻基淡淡的道:“该来的自然会来。”

等人到的差不多后,朱瞻基沉声道:“太平府的案子发了。”

什么案子?

众人懵逼,其实不怪他们,因为每年各地抓捕的人数不少,谁都不会去关心这些事。

方醒站在朱瞻基的左侧,说道:“太平府的古可立被人打死,其后太平府知府张玉清抓捕了行凶之人,然后……他们全数被折磨致死……”

古可立?

瞬间所有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瞥向了魏智。

魏智想起今天古可庆没来,心中一跳,说道:“殿下,今日古可庆并未向臣告假。”

众人顿时心中一个咯噔,觉得大概是要有大事要发生,不禁都看向了方醒。

这厮每次来金陵都没好事,这次出游,回来后太平府的案子就发作了,可见出游是假,查案子是真。

刑部尚书王舒越面色大变,急忙辩解道:“殿下,太平府那边当时说是已经抓到了打死古可立的凶手,可臣以为人还在太平府啊!”

刑部居然没有及时跟进,这个就是失职!甚至是渎职!

方醒说道:“张玉清被抓后马上就把事情的原委道了出来,事情发生后,他就找了古可庆,督查院的兰伟业是古可庆的同年,为他们从中庇护。而张玉清和兰伟业的目的,不过是看好古可庆的仕途,于是三人狼狈为奸,草菅人命!”

哦!

顿时众人的心都松了下去,大家不由自主的呼气,听着竟然就像是发出了叹息声,于是都被吓了一跳。

如果只是为了泄私愤而弄死了那几个人的话,而且还有着他们先打死了古可立的情由,也就是官员为幼弟之死泄愤而已,牵连不大。

只是想起一下就去了三个官员,大家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于是更觉得方醒就是南方官场的苦手。

朱瞻基冷冷的道:“可那古可立被打死的缘由你等可知道吗?”

众人摇头,朱瞻基冷笑道:“他酒后说了,先帝死的好!”

呃!

群臣心惊!

卧槽尼玛的古可立,你喝了点猫尿就开始胡言乱语,这下可摊上大事了吧!

“殿下,臣管束不力,有罪。”

魏智瞬间做出了决断,去了冠请罪。

刑部尚书王舒越更是懊恼,只得跟着请罪。

朱瞻基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本宫还没有迁怒谁的习惯,你等失察之罪自然由父皇来处置,本宫只希望看到金陵官场的风气一清,否则…..涤浊扬清,这也是本宫此行的目的!都散了吧。”

群臣心中揣揣,缓缓出去,等出了大宅时,就看到了古可庆。

被绑在木棍上,被两名军士挑着过来的古可庆。

“自作孽啊!”

群臣就像是在躲避瘟神般的站的远远的,然后看着古可庆被抬进了大院里。

……

“多谢了。”

等群臣走后,方醒向朱瞻基道谢。

朱瞻基笑道:“不过是顺手而为罢了。”

本来朱瞻基是可以借机发作,然后拿下魏智和王舒越,可他却引而不发。

这就是在拿把柄,让两人投鼠忌器的把柄。

“德华兄,父皇很难。”

朱瞻基幽幽的道:“他想和皇爷爷一般的伸展手脚,可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大动干戈倒是能压下去,可后果是什么?父皇没有皇爷爷的威信,文官们必然是阳奉阴违,而武人却会趁机而起,到了那时,局势就麻烦了。”

方醒劝慰道:“就算是换了一批人,可依旧是换汤不换药,所以还得要给他们找个对手。”

朱瞻基点头道:“所以我才压下了此事,到时候就能多些把握。”

南方文风鼎盛,而方醒来到这里,必然是要传播一番科学。可阻力会很大,能压住魏智和王舒越,至少会少些麻烦。

“君王和臣子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扳手腕,你强大,他们就会蛰伏,你弱小,他们就会得寸进尺,陛下借力打力用的倒是不错。”

朱高炽借着上次的文武之争压下了文官们的试探,算是胜了一局。

可那些文官们却是一个团体,若是朱高炽不能分化他们的话,那以后还是如身在荆棘中,寸步难行。

方醒想起了后来的党争,这里面究竟有没有帝王心术呢?

分而治之,斗而不破!

这个难度太大了呀!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