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47章 暗杀引发的恐慌(感谢‘海萌主’的打赏,第八十一位盟主)

第1547章 暗杀引发的恐慌(感谢‘海萌主’的打赏,第八十一位盟主)

“瞻基已经到金陵了吗?”

朱高炽指指案几上的一摞奏章,然后问道。

黄俨过来拿了奏章,然后出去。

“陛下,殿下已经到了,不过兴和伯上次给南边官场的印象太差了,听说才到金陵,那些官吏都在商议着怎么应付过去。”

梁中笑道:“殿下不动声色的在住所呆着,金陵官场却自己乱了阵脚。”

朱高炽的眉间舒展了些,说道:“大明很大,大到让人无所适从,而治国之艰难,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千古艰难唯平衡啊!”

梁中想起了前段时间的文武争端,就小心翼翼的道:“陛下,不是奴婢干政,只是……只是那些人也太不把您当回事了。”

朱高炽眯眼看着外面,冷笑道:“朕不是太子了,父皇仙去,许多人觉得头顶上少了座大山,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话梁中不敢再接,只得怀念起了方醒。

方醒若是在,只要朱高炽愿意联手,方醒定然能把那些人弄的灰头土脸。

“一朝脱困,有如野马,马上就在觊觎着那些东西,果然有的人说的那话再对不过了……”

朱高炽的神色变得平和起来,然后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梁中。

梁中被这目光吓坏了,他拘束的站着,就怕被这位至尊叫人一刀给剁了。

太监再厉害,可只要君王能控制军队,那么不过是一张纸条,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

那都不叫事!

所以平衡啊!

朱高炽的目光转过,有些抑郁。

稍后黄俨回来了,一脸死了爹娘的模样说道:“陛下,那个王栋被人杀死了,就在当街的地方,被一刀从腰侧拉了一下,好惨。”

朱高炽楞了一下,梁中就低声道:“陛下,当时不是找不到指使人对麻胜下手的那人吗?后来东厂那边说就是刑部郎中王栋的嫌疑最大,只是却找不到什么证据。”

朱高炽哦了一声,然后皱眉道:“京城乃首善之地,当街杀人……让人去查,查清楚!”

……

麻胜依然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郎中说了,他这个伤即便是好了,以后阴雨天也难受。

可能捡回一条命,他的家人都已经是欣喜若狂了,哪会顾这些。

他躺在床上,面色憔悴,目光呆滞。

往日的征战已经远去,从此后他就是一个平头百姓,幸好以前的功赏不少,一家人的日子才能过下去。

“爹!爹!”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旋即门被人粗鲁的推开。麻胜艰难的侧脸,看到是自己的儿子麻震,就轻声道:“别跑,下次……慢些。”

“爹,那个人死了!”

麻震一脸的欢喜,麻胜眨巴着眼睛问道:“谁死了?”

麻震欢喜的道:“爹,那个王栋死了,被人当街一刀,把五脏六腑都割出来了。”

“谁?”

麻胜眨巴着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

“爹,就是那个害了您的王栋!他死了,死的好惨!”

麻胜猛地把脑袋转过来,呆呆的看着屋顶。

“他死了?”

“是的爹,孩儿刚才去看了。”

武将家的儿子,自然不会畏惧这些。

“哈!哈哈!哈哈哈哈!”

麻胜突然不可抑制的就狂笑起来,麻震想起郎中的交代,就急切的道:“爹,您别乱动……”

麻胜已经忘却了肋部传来的剧痛,笑完了,才喘息着道:“肯定是哪位同袍干的,肯定是,要不就是宽宏大量的兴和伯干的,好啊!好啊!果报不爽!”

“娘,爹的伤又弄坏了,孩儿去请了郎中来!”

……

“谁干的?”

张辅沉吟着,薛华敏笑道:“国公爷,在下以为……姑爷的嫌疑最大啊!”

“德华啊!”

张辅淡淡的道:“此话不可胡说,兴许那王栋有别的仇家。”

薛华敏笑道:“正是如此。”

……

在北平城中,王栋的职位不算高,可他的死却像是龙卷风,瞬间引爆了舆论。

谁干的?

这是挑衅,这是泄愤!

文官们愤怒了,奏章飞也似的冲进了皇宫,飞到了朱高炽的案几上。

“全都收起来。”

朱高炽看都不看,就把这些玩意丢进了故纸堆里。

皇宫中并没有反应,这让文官们有些慌了。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是的,他们慌了!

武人在搞暗杀!这是在破坏规则!

除了几个愣头青在诗会上慷慨激昂的喷着武人之外,其他都暂时安静了。

谁干的?

……

方醒走后,黄钟的日子过得很是逍遥,每日收集些信息,然后汇合方家的情况,隔段时间给方醒去封信就完事。

所以在解缙去书院后,黄钟就只能呆在家里,无聊的看书,或是自己和自己下棋。

“黄先生。”

黄钟抬头,看到是方二,就问道:“成了?”

方二面色严峻的道:“没有,有人比咱们下手更快。”

“是谁的人?”

黄钟愕然,同时也有些警惕。

方二说道:“不知道,咱们刚盯住了王栋,就看到一人和他擦肩而过,随后王栋就倒地不起,咱们跟踪了一下那人,最后跟丢了。”

黄钟皱眉沉思着,最后交代道:“反正目的已经达到,那便罢了,无需再查,否则容易引发不测。”

等方二走后,黄钟想了许久,可因为麻胜案子的敏感性,涉及的人数众多,所以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于是他就写了封信,叫人送往金陵。

……

“父皇。”

婉婉一身素裙走进乾清宫,正在批阅奏折的朱高炽抬头笑道:“晚饭还是和为父吃吗?”

“是呢父皇,不然您肯定会使劲吃。”

朱高炽莞尔,然后赶紧把奏折批完,就叫人摆饭。

饭间父女俩大多聊了些宫中的趣事。

等婉婉一走,朱高炽舔舔嘴唇,只觉得刚才一顿饭吃的自己肚子里一点儿油水都没有,正准备叫人送碗汤来时,有人来了。

“臣叶落雪见过陛下。”

叶落雪行礼后起身,眉间的那颗痣淡淡的,若隐若现。

朱高炽问道:“可稳妥吗?”

叶落雪微微一笑,竟有些妩媚:“陛下,很稳妥。臣一直在盯着王栋,只不过没管罢了。”

朱高炽点点头,“那就去吧。”

叶落雪行礼告退,步伐很小,频率却很快,少顷就消失在大殿外。

朱高炽看着人进来点烛,一直看,面色平静。

蜡烛很对称的点了两排,距离相等,就像是两块磁铁,正好处在排斥或是吸合的微妙距离上。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