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46章 怜子,伸冤(为盟主‘疯阅青九’贺,加更!)

第1546章 怜子,伸冤(为盟主‘疯阅青九’贺,加更!)

月初求保底月票!

……

张玉清早早的就回家了,理由是城中有悍匪,他得回家去看看。

好丈夫张玉清回到家中,却没有去看妻儿,而是在书房中和人见面。

昨晚的男子已经在了,他在喝酒。看到张玉清进来,他抬头笑道:“张大人,已经发现那人了。”

男子是在强笑,可失魂落魄的张玉清也没注意,他坐下后,粗鲁的抢过酒壶,然后一口干了。

酒液顺着下巴滴下,张玉清颓然的把酒壶顿在桌子上,说道:“一步错,步步错,那人若是被杀,殿下震怒,陛下震怒,军方也会震怒,咱们如何脱身?”

男子的眼中有些兴奋之色,“张大人,是武人杀了那人,和咱们无关,明白吗?咱们有的是办法来撇清自己,你不是连悍匪都已经找好了吗?到时候一并杀了就是,尸骸就丢在那个院子里面,而且……孟阳就是里应外合的奸贼,他才是罪魁祸首啊!”

张玉清用力的搓搓脸,眨着眼睛道:“是,孟阳就是这些事情的罪魁祸首,而那人不幸被孟阳带着悍匪们抓到,哎!国朝失一重臣,让人痛心呐!”

“哈哈哈哈!”

男子突然捶打着桌面狂笑着,笑的猖狂,笑的不屑。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父亲!”

这时外面传来了张斐的声音,张玉清急忙问道:“斐儿何事?”

“父亲,孩儿想出去和同窗切磋文章。”

张玉清微笑道:“去吧去吧,带些银钱去,午饭就请了同窗们一起吃,别太省了。”

“是,父亲,孩儿告退。”

门外的声音中多了些喜悦,随即脚步声远去。

“张大人,贵公子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男子有些艳羡的道,张玉清矜持的道:“不过是中人之姿罢了,只是却勤勉,而且正气十足,见到不平事就会管一管,甚至还会回来找本官帮忙。”

男子由衷的道:“是个读书种子,张大人以后可以等着享福了。”

张玉清难掩自得之情的道:“等此事了了之后,本官准备送他去北平国子监,毕竟那里是京城啊!多结识些同窗也是好事。”

“此事简单,张大人若是力有未逮,我家老爷肯定能帮忙。”

“那就多谢了。”

张玉清笑呵呵的拱手,男子也回礼,一时间气氛融洽。

“父亲……”

这时远处传来了张斐的尖叫声,张玉清霍然起身,怒道:“发生了何事?”

男子起身道:“在下不方面现身,张大人自便。”

“父亲……”

听到这喊声,张玉清再也等不得了,推开门就冲了出去。

内院的门口,十多名衙役在瑟瑟发抖,却拦着不给进。

而在他们的对面,王琰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让路,否则就死!”

王琰的身后是三百余名黑刺军士,他们的手中有刀,背上有弓箭,全副武装。

为首的衙役颤声道:“你们是谁?为何擅闯……”

“伯爷!”

这时那些黑刺军士闪开了一条道,方醒走到了前方,沉声道:“本人方醒,奉命捉拿人犯,十息之内不让开,全部按照同谋处置!”

“兴和伯……”

其中一个衙役的面色大变,喊道:“伯爷,小的全是被那张玉清胁迫,小的……”

这时张斐正好出来,见状不禁回头喊道:“父亲……”

方醒指着他道:“拿下,马上进去,全部控制住。”

顿时那些黑刺的军士就冲了过去。

那些衙役没敢反抗,都跪在边上瑟瑟发抖。

方醒来了,肯定是大事啊!

而张斐转身就跑,凄厉的喊着张玉清,随即被拿下。

“父亲……”

就在这叫声中,方醒走进了院子里,身后跟着家丁们,看着转角处跑出来的张玉清微微一笑,说道:“张大人提早下衙,这是偷懒吗?”

张玉清踉踉跄跄的止住了脚步,用见鬼般的眼神看着方醒,再看看被两名军士压在地上捆绑的张斐,泪水瞬间滑落。

“父亲……”

张斐被按在地上哭喊着,恐惧让他涕泪横流。

黑刺的人已经涌进了后宅,一片惊叫声中,方醒走到了张玉清的身前,问道:“张大人,那古可立据本伯所知,和你并无亲故,你为何为了他而冒险?”

张玉清隔空伸手想去帮助自己的儿子,最后却只能泪眼朦胧的看着方醒说道:“兴和伯,下官……”

方醒微笑道:“可是金陵吏部左侍郎古可庆?”

张玉清佝偻着背,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为人消灾,葬送了自己一家,你的名利心得有多炽热啊!”

张玉清哽咽道:“下官……古可庆负责考功,下官想……”

“你想升官。”方醒讥诮的道:“于是就用那些人命来讨好古可庆,自作孽,不可活!”

“老爷……”

张玉清的妻子被带出来,看着狼狈不堪,往日的贵妇人形象荡然无存。

那些丫鬟和仆役都被带了出来,集中在一处,哭声震天。

看着这一幕,张玉清腿一软,身体摇晃着,惨笑道:“伯爷,下官知罪了,恳请让下官的家眷少些苦楚,下官来世衔草结环相报。”

方醒摇头道:“你知道的,此事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本伯。案子太大了呀!”

张玉清面色惨白的道:“是,下官罪不可赦,愿意说出这一切,只是恳请伯爷开恩,让拙荆能避免……沦入教坊司,至于犬子,下官知道肯定是流放,这样也好,只希望他靠着读书的本事……能活下去,其余的……下官愿意千刀万剐……”

方醒叹息一声,却不是为了张玉清的一片柔肠,而是为了那些被打死的男子。

“他们为先帝抱屈而打死了人,各归各的责任,可你不该为了讨好古可庆而折磨死了他们,张玉清,你晚上能睡得着吗?你的家人你怜惜,他们谁来怜惜?”

“下官……”

方醒摇摇头,然后一路出了内院,到了府衙前。

黑刺的军士正策马在街道上巡查,所有的衙门全部被封住了,所有的官吏全部被要求在自己的衙门里等待……

但方醒并未下令净街,那些百姓都靠在两边缓缓挪动,不时瞅一眼方醒。

“那是兴和伯,他老人家赶到了太平府,那肯定是古可立的案子发了。”

“只是可怜了范挺兄弟和那些人,哎!”

“咦!来了!”

“谁?”

“你看那边,披麻戴孝的来了!”

“爹!爹!”

方醒闻声看去,就看到十多个男女正披麻走来。为首的男孩一边走一边哭喊。

及近,这群人被家丁们拦住,一个女子拉着那男孩跪下哭道:“伯爷,民妇要伸冤呐……”

“请伯爷为我等做主,来世衔草结环相报。”

“爹……”

方醒想起了张玉清一家先前的反应和话,再看看眼前的这群人,有些神思恍惚……

一样的反应,却……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