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44章 暗度陈仓

第1544章 暗度陈仓

太平府地处长江边上,水路畅通,和金陵的沟通很是方便。

知府张玉清四十余岁,算是宦海老臣,只是却上升无力。眼瞅着新皇登基,各色人等降职的降职,升官的升官,他却是依旧如故。

“兴和伯的行踪在哪里?”

大清早,张玉清就问了这事。可他的幕僚薛东却摇头无奈的道:“大人,还在东庐山上游玩。”

张玉清笑道:“有美相伴,兴和伯自然乐不思蜀,哈哈哈哈!”

薛东点点头,然后两人就开始商议今日要做的事。

......

一天的辛劳之后,张玉清疲惫的回到家中,妻儿早已在饭桌前等候多时了。

“夫君辛苦了。”

王氏笑吟吟的带着丫鬟过来,然后帮张玉清更衣洗漱。

“父亲。”

十六岁的张斐看着很青涩,但却在太平府的读书人中资质最高,也是张玉清的骄傲。

“今日去了哪?”

张玉清坐在饭桌边问道。

张斐微笑道:“今日孩儿和几位好友一起去河边游玩了一番,然后还切磋了文章。”

张玉清满意的说道:“不错,不过现在水冷,要注意,别落水了。”

“是,父亲。不过今日来了几艘船,好像是要去采泥的”

太平府有白土,这也是当年在此设立官窑的原因。

“吃饭吧。”

张玉清点点头,一家人开始默不作声的吃饭。

吃完饭后,张玉清去了书房。

太平府的晚上很寂寥,除非是酒宴,否则只能以看书来打发时间。

看了许久的书,张玉清突然合上,封面上赫然是科举文章汇总,可他却叹息道:“科学之道确实是玄妙,可惜却不时运不济,墨家都成了匠户,要想出头,谈何容易!”

这时外面有人低声道:“老爷,来了个人。”

张玉清的眉间一跳,说道:“请他进来。”

随即外面进来了个灰衣男子,带来的风让烛火飘摇着,照的张玉清那张脸阴暗不明。

男子进来随意的拱拱手,然后说道:“张大人,城中可严查过了?”

张玉清讶然道:“那人还在东庐山,为何要严查?”

男子挑眉看着他道:“那人行踪难定,你别忘了,当年他可是声东击西,直接灭掉了朵颜三卫!”

张玉清摇头道:“当年那是陛下的手段,他哪有这个能耐!”

“莫要小瞧了对手!”

男子回身看了一眼房门已经关上了,才低声道:“那些跟踪的人都被打断了腿,殿下大怒,一举拿下了五家人,若是那人只是出游,那他肯定会大发雷霆,随即返回金陵,彻查此事,而不是还能带着小妾到处跑!”

张玉清沉吟道:“这是你家老爷的话?”

“是。”男子垂首,烛光照不到他的脸,看着阴沉沉的。

“我家老爷说了,当时你下手太狠,缺了谋略。”

张玉清的脸色陡然潮红,低吼道:“若不是为了古可立,本官怎会如此惶惶不安?还找了关系隐下了此事,你家老爷倒是坐得住,自己的兄弟死了,还顾忌什么下手太狠!”

男子低声道:“我家老爷说了,当初若是他来处置,必然是打一顿就放人,然后等以后慢慢的收拾那些人,而不是一股脑儿的都打死在牢里。所以你就是稳不住,这才没有升官。”

张玉清的面色很难看,他握拳想捶打桌子,最后强忍住了,鼻息咻咻的说道:“古可立当时可是说了先帝死的好!知道吗?死的好!若是本官不弄死那些人,这话要是传出去,不单是你家老爷要倒霉,本官也会倒霉!”

男子的嘴角挂了一抹讥诮,说道:“可你不该漏掉了那个家伙,导致事态失控。”

张玉清的胸膛急速的起伏几次,颓然道:“罢了,事情既然都做下了,争论谁对谁错毫无用处,说吧,你家老爷对此事的判断如何?”

男子皱眉道:“我家老爷说了,那人狡如狐,看似出游,可却摸不准。特别是殿下尚在金陵,他居然撇下了殿下,要知道……陛下派他跟着殿下来金陵,多半是要借用他那宽宏大量的名声来震慑南方,所以……”

张玉清以手扶额,叹息道:“本官知道了,明日就派人去查一查。”

男子难掩失望之色道:“张大人,打铁趁热,难道今日太平府就不能多些盗贼吗?”

张玉清冷笑道:“可大晚上的你让那些衙役怎么找?不懂装懂,去吧,明日本官自然会安排。”

等男子走了之后,张玉清突然捂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烛光把人影映照在墙壁上,那人影渐渐的抬起头来,渐渐的侧身,那影子竟然有些狰狞之意。

“既然做都做了,那就做到底!虽千万人……吾往矣!”

影子晃动,看似在狞笑着……

……

凌晨,太平府的城门打开,可大家却发现今日守门的人多了些,而且还非常警惕,看到结队的人就会细细查问。

而在城中,那些军士和衙役们走进了客栈,每一个房间都在查看。

“大人,这是发了什么案子?”

有带路的伙计好奇的问道。

军士们自然是不会回答的,带队的衙役说道:“有十多名悍匪据说进了府城,张大人担心他们会作案,所以大清早就把咱们给赶出来搜寻。”

伙计闻言赞道:“还是张大人爱民如子啊!”

搜寻了一圈没找到嫌疑,那衙役就吩咐道:“近日若是有五人以上结伴入住,必须要马上到府衙去通报,违者你们知道后果的。”

“是是是!”

走出客栈,小吏郁闷的道:“走,再去找找。”

……

而就在离这家客栈不远的一个大宅子里,方醒正和莫愁在吃早饭。

从昨夜这家的女主人来见礼时的满面堆笑,再到方醒一直等到子时后才回来就寝,莫愁察觉到了一丝不安。

方醒放下筷子,说道:“我在太平府要顺带办些事,大约一两日吧,你且在这里歇息,完事了咱们再慢慢的回去。”

莫愁展颜道:“老爷放心,妾身和李夫人约好了今日一起看看绣品呢!”

……

方醒到了前院,辛老七禀告道:“老爷,今早太平府大肆搜索,特别是客栈。”

“张玉清察觉到不对劲了?倒是不错。不过此处乃是太平府检校的家,灯下黑啊!对了,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老爷,那人当时在场,而且还握有范挺的亲笔血书。”

“好!”方醒满意的道:“大事定矣!只要拿到血书,再拿到那些目击者的证词,这个案子就算是破了,后面就要看殿下想借机发挥到什么程度。”

没过多久,一个高大男子被带到了方醒面前。

“小的毛三,见过伯爷。”

辛老七递给方醒一张纸,方醒接过,看到那上面的血字都已经变黑了,就轻叹道:“是条汉子,可惜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