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39章 莅临金陵(最后两天,求月票)

第1539章 莅临金陵(最后两天,求月票)

国丧之后,金陵的气氛又变得欢快起来。

“没有外敌了,富贵万年!”

酒楼里,豪商们举杯畅饮,酒肉的味道能飘满一条街。

这里是金陵大市场,比北平那个生意还好的大市场。

这里每天商贾云集,带来了各地的出产,然后从此分散到大明各地。

这里的入口和北平的不同,是成外八字造型,据说是取其广迎八方来客,聚财之意。

进了大市场,两边的商铺里客商云集,有人矜持的在砍价,有人怒不可遏的在骂着奸商,有人笑容满面的在拱手,有人一脸沮丧的走出来……

时近中午,秋风松爽,那些商人三五成群的去找地方吃饭。

若论美食,金陵城中自然以第一鲜为首,其后便是神仙居。

可第一鲜非常‘倨傲’的维持着自己的经营地址,不肯进大市场,所以商贾们的第一选择只能是神仙居。

“杨掌柜,今日多谢让利,在下做东,还请杨掌柜赏脸。”

一家布庄外,一个笑意满满的中年男子拱手道。

店里的清瘦男子谦逊几句,最后两人就结伴而去。

“杨掌柜,还是去神仙居?”

“这里也只有神仙居的饭菜能入口,今日就偏劳袁掌柜了。”

清瘦男子微微笑道,两人一路到了神仙居前,看到人流攒动,那袁掌柜就遗憾的道:“怕是没地方了吧?”

杨掌柜笑道:“杨某倒是有个包间,每日都留着。”

袁掌柜比个大拇指赞道:“杨掌柜果然是生意大,居然能在这里有包间。”

杨掌柜矜持的道:“那莫愁掌柜很是通情达理罢了,请。”

两人一进去,有伙计就认出了杨掌柜,上前问道:“杨掌柜,可是用饭?楼上请。”

杨掌柜瞥了一眼那间小屋子,诧异道:“莫愁姑娘怎地不在?”

那伙计笑道:“掌柜的今日有事。”

“哦,怪不得。”

两人上楼进了包间,随即就上菜。

酒过三巡,那袁掌柜问道:“那莫愁如今在大市场里好大的体面,每年能挣到的钱怕是不比别人少吧?”

杨掌柜点头道:“是这样,这莫愁姑娘的背后据说是兴和伯,无人敢惹,所以也无需去交往官吏,省了好些。”

袁掌柜吃了一口菜,赞道:“这手艺多半是第一鲜传过来的吧,这倒是坐实了这个传言。”

“只是这兴和伯据说没升爵啊!难道是被陛下不喜?”

“别乱揣测。”杨掌柜放下筷子说道:“那兴和伯此战立下了偌大的功劳,当今陛下可不是那等有功不赏之人,想来其间另有蹊跷。咱们只管做生意,别的少沾边。”

袁掌柜遗憾的道:“可惜了这个关系啊!那兴和伯有的熬喽!”

杨掌柜想炫耀一番自己的见闻,就低声道:“那兴和伯可是太子的人,如今陛下登基,你说说,他躲都来不及,怎敢出来招摇啊!”

“哎!”袁掌柜叹息道:“记得上次他来了金陵,好霸道,金陵六部,被他掀翻了四部,连清水衙门礼部都没能幸免,还有那个言秉兴,啧啧!晚节不保啊!不过大家都知道,言秉兴的私生子被揪出来,多半和那位宽宏大量有关系。”

杨掌柜喝了几杯酒,矜持和谨慎也丢了些,他斜睨着袁掌柜说道:“可当时殿下也在呢!所以……大明的以后……很难说啊!”

袁掌柜笑了笑,没接这个话茬。

两人就继续吃喝,渐渐的微醺,这时楼下有人喧哗,袁掌柜皱眉道:“这莫愁掌柜不在,神仙居就没了规矩,可见……”

“太子殿下到金陵了!”

杨掌柜咦了一声道:“太子殿下怎地到金陵来了?最近没听说有什么动静啊!”

袁掌柜有些谨慎的道:“说不准呢,也不知道……”

“还有兴和伯,天呐!那个煞神又来了!”

楼下又喊了一嗓子,袁掌柜和杨掌柜面面相觑,然后就开了窗户往外看。

大商场里已经是热闹非凡,许多人都往外走,大抵是想去看看升职为太子的朱瞻基。

袁掌柜起身道:“杨掌柜,咱们要不也去看看?”

“同去,同去!”

……

金陵城外此刻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各部的首脑都齐齐在城外站着。

秋风送爽,可这些人都脸色红润,面带紧张之色。

户部尚书曲胜想起上次的经历,就有些忐忑的对身边的礼部尚书魏智问道:“魏大人,最近南边没啥事吧?”

魏智也有些毛毛汗,闻言嘴唇微动,说道:“没,本官没接到什么大事的禀告。”

而那边的户部尚书彭元叔却是有些不安,因为他不知道下面的人有没有犯事。

正在忐忑间,远方来了十余骑,众人顿时就打起精神来,整理自己的衣冠。

及近,为首的骑士看了人群一眼,喝道:“殿下马上来了,肃静。”

于是兵部派来维持秩序的军士们开始驱赶百姓,让开了中间的通道。

没多久,远处就能看到人影幢幢,接着大队骑兵缓缓而来。

“不是聚宝山卫!人数也不对。”

慢慢的,那些骑兵减速,然后分往两边,朱瞻基当先而来。

“见过殿下!”

触目所及全是躬身,无人敢与自己对视,朱瞻基点头道:“繁文缛节都停了,进城!”

……

还是上次的大院子,朱瞻基推拒了金陵各部联合宴请的建议,只说要歇息一番,这才得了安宁。

可朱瞻基却根本没休息。

“太平府那边如何?”

费石是从后门偷偷的溜进来的,他垂首道:“殿下,太平府那边以为此事天衣无缝,并无变动。”

朱瞻基冷笑道:“本宫和兴和伯到了金陵,那边多半会做贼心虚,锦衣卫的人盯紧了。”

方醒说道:“除非他们能把所有的知情人都杀了,否则此案就假不了!”

费石赞同道:“是,当事人都死光了,下官这边却有些人证,已经在锦衣卫的保护下。”

朱瞻基活动着手腕,寒声道:“确定即可,先不要动,本宫想看看这金陵官场会如何现形。”

费石懂了,然后告退。

“殿下,东厂在金陵的李敬求见。”

随即有人进来禀告,朱瞻基皱眉道:“他必然是来表功的,可此案却是锦衣卫的人发现的,就说本宫已经歇息了,且等几日再说。”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