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34章 大殿动手

第1534章 大殿动手

方醒的眼睛发红,带着疯狂之色。

方五最冷静,他拉住准备真去打死那个读书人的辛老七说道:“七哥,已经打断了不少人的手脚了。”

辛老七冷漠的道:“老爷说打死他,放手!”

方五被这眼神给惊了一下,手不禁就松了。

“都住手!”

一阵马蹄声,伴随着这声大喊传来。

那百户官抬头一看,喜道:“是宫中的人。”

梁中气喘吁吁的冲到前方,跳下马来喊道:“辛老七,住手!”

辛老七已经冲了过来,看架势就是想结果了那个正在逃跑的家伙。

看到梁中后,方醒清醒了些,他喝道:“老七回来。”

看到辛老七止步,梁中苦笑道:“兴和伯,你这下手也太狠了吧。”

地上倒着二十多人,不是断手就是断脚,惨嚎声让人头皮发麻。

方醒笑道:“我不惹人,他们却在逼迫,那就摆开阵势来一场,单挑群殴随意。”

梁中无奈的道:“他们聚众时陛下就知道了,所以才派了咱家来收拾他们,兴和伯你等等也好啊!罢了,进宫吧。”

……

“陛下,那些书生因为户部一名小吏的事去堵了马苏,那马苏反唇相讥,就把事情激化了,正好兴和伯赶到,就喝令家丁动手,他自己也……打断了好几人的手脚。”

黄俨出去一趟,回来低眉顺眼的禀告道。

对于黄俨,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勋,大抵都鄙夷其人。

本以为这厮肯定要被收拾了,可没想到居然还能蹦跶,这里面的味道有些不对,却没人去深究。

朱高炽捂着额头问道:“那小吏是怎么回事?”

黄俨的眼睛一亮,正准备添加些私货,夏元吉却出班了。

“陛下,那沈聪本是核算的小吏,被马苏查出多出错漏,责令其重核,没想到那沈聪却破口大骂,听到的不止一人,臣后来就处置了他。”

黄俨瞥了夏元吉一眼,心中暗恨。

“这样啊!”

朱高炽摩挲着镇纸,目光淡淡,声音冷冷的道:“这等人只会耗费民脂民膏,去了就是。”

夏元吉说道:“是,臣已经将他除名,吏部那边应当有备案。”

蹇义自然不知道一个小吏的结局,但他还是相信夏元吉,就点了点头。

朱高炽的目光冷清,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在朱元璋和朱棣时期,读书人可没敢弄什么大阵仗,否则大抵是全部滚去边疆,充实当地人口。

而朱高炽才登基没多久,居然有人就闹了这么一出,一时间群臣都在暗忖着。

朱高炽扫了群臣一眼,眼中多了些冷意,说道:“政事何时……能干涉了?还是些读书人,他们想干什么?”

这时梁中回来了,他禀告道:“陛下,那些人堵住了马苏,然后想群殴,没想到兴和伯正好赶到,于是就令家丁动手,三十余人断了手脚。”

群殴?

朱高炽的目光转到了黄俨那边,黄俨茫然的道:“陛下,老奴有罪,方才报信的人没说这事。”

“是吗?那就好。”

朱高炽的语气很平淡,可那一瞥却让黄俨汗流浃背。

“陛下,兴和伯在外面请罪。”

看到黄俨吃瘪,梁中心情大好,急忙补救了一句。

朱高炽点点头,梁中就出去叫了方醒进来。

方醒的眼神还有些散乱,行礼后,朱高炽问道:“为何要下重手?”

“欺人太甚,臣想杀人!”

方醒觉得有些累,精神上的累。

“放肆!”

吕震出班,长须飘飘,正气凛然的道:“兴和伯,陛下当前,你想杀谁?你能杀谁?”

金忠闻言一惊,侧身看去,就看到方醒猛的抬头,那眼珠子马上就红了,带着狰狞。

“兴和伯……”

“老子能杀你!”

朱高炽正在想着此事的处置方法,一看方醒猛的扑向了吕震,急忙喊道:“拉住他!拉住他!”

可今天却没武勋在场,文官们看到方醒那凶狠的模样,或是咬着手指头,或是面色大变,不说去救援一番,反而连连后退。

吕震只是想出来点把火而已,没想到却惹怒了方醒。看看那眼中的血红,他知道方醒不是在开玩笑,所以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于是一人追,一人跑,可吕震是文官,哪里跑得过方醒,眼瞅着就要被追上。

朱高炽头痛不已的喊道:“拿了他!拿了他!”

殿内的大汉将军连滚带爬的从两边阻截,在方醒飞起一脚踢翻了吕震之后,终于是抱住了他。

“吕震,你这个撒比!老子要杀了你!”

方醒没有挣扎,只是盯着吕震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救命……”

吕震向大家示范了什么叫做逃命:他以最快的动作在地上翻滚了几圈,顺便还观察了方醒后续的攻击方向。

等看到方醒被控制住后,他马上停止了翻滚,然后低声的呻yin着,就像是垂死之人。

朱高炽把御案拍得砰砰直响,怒道:“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看到朱高炽气得脸都红了,金幼孜的眼中精光一闪,就说道:“陛下,兴和伯这是……厮杀多了,听闻厮杀多了会失常……”

金忠出班反驳道:“若是失常,今日兴和伯就不是棍子,而是刀子!金大人,不可胡说啊!”

杨荣的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方醒一眼,说道:“陛下,臣以为兴和伯这是对先帝的哀思郁结。”

金幼孜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垂眸。

杨士奇也唏嘘道:“陛下,兴和伯征战无数,当然不会失常,只是先帝……”

在场的三杨都是朱棣一手简拔起来的,此刻杨士奇提起这茬,连杨溥都垂眸。

方醒没辩解,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居然没趁机打断吕震的腿。

吕震已经被大汉将军给搀扶起来了,正捂着腰叫痛,见到方醒的眼神后,他不禁退后几步,然后喝道:“你还想怎地?”

“够了!”

朱高炽的胖脸颤抖着,指着群臣说道:“看看你们,看看你们,哪有臣子的模样?”

群臣各自想起刚才自己的反应,不禁大惭。

朱高炽眯着眼,冷冷的道:“要稳重!”

这句话敲打的很重,却意味深长,群臣赶紧请罪。

方醒已经恢复了冷静,他垂眸,掩饰住了眼中的讥笑。

群臣以为朱高炽是软蛋吗?

而作为跟朱棣和朱高炽一家子熟稔的方醒,自然知道朱高炽的性子可不是什么老好人。

朱高炽没有考虑,直接说道:“那些学生是如何得知的消息?谁在中间蛊惑?去查!还有,此次参与的,两科不许参加。”

两科不许参加,那就是空耗岁月。

方醒突然问道:“陛下,可那些本就考不上,不想考的呢?”

朱高炽指着方醒,气笑了,喝道:“出去!回家去!给朕老实点!不然让你去缅甸!”

去缅甸干嘛?多半是当驻军的头子,然后整日去扑灭那些叛逆,在丛林里泡着。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