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33章 爆发

第1533章 爆发

大明的官吏从来都不多,这是朱元璋和朱棣在汲取了前宋用官位和俸禄来养闲人的教训。

而且从朱元璋开始,大明对官员的薪俸就比较抠,按照朱元璋的话来说,养活家人就够了,难道你还想有余钱去嗨皮?

可人的欲望无穷尽,饱暖思那个啥的,所以贪腐从未断绝过,直至被朱元璋和朱棣两位帝王前后杀了不少,这才消停了些。

于是禄米就成了官员养家的唯一来源。

户部对禄米仓的管理很严格,就怕哪天闹出发陈米,或是发霉的米面这等笑话。

马苏今天被夏元吉抽调去禄米仓查验,等抽查结束后,他出了禄米仓,就看到了一群人。

一群读书人!

领头的几个读书人看到马苏出来,就喝道:“马苏,你私下向夏大人进了谗言,害的明哲兄被户部除名,无耻!”

“你不就是倚仗着兴和侯……哦不对,是兴和伯的权势吗?脱了这身衣裳,谁认识你啊!”

“今日咱们要揭穿你这个伪君子的真面目,让大家看看那个科学教出来的是什么人物!”

“对!马苏,今日咱们就是来为明哲兄讨公道的,顺便让大家看看,看看你这个……衣冠禽兽!”

“用词不当!”

马苏走出来,眉间冷然,“那沈聪记录错了多处数字,让改还叫骂,这等小吏,谁敢用?”

一个穿着宝蓝色衣裳的男子喝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马苏,你仗势欺人,还不许人辩驳?不要脸!”

马苏没有退后,他皱眉道:“沈聪之事户部已经有了论断,什么时候朝政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了?!”

那人这时才想起以前的规矩,可随即就有同伴说道:“你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难道还不能让人说?果真是宽宏大量啊!一脉相承!”

这时不少人都围拢过来,看到是读书人闹事,就不敢近前,只是远远的在指指点点。

马苏冷冷的道:“此事本官自然会向上官禀告,并申请把沈聪之事重新审理,若有错,本官自然承担,若是无措,今日之事……本官一定要个说法!”

那些人一听就面面相觑,然后窃窃私语。

马苏看着这一幕,不禁想起了方醒对这些读书人的评价。

——都学了一肚子的之乎者也,却越学越抱团!

这时跟来的两名小吏低声说道:“大人,咱们先退回去,稍晚五城兵马司的人肯定就来了。”

这是让马苏暂避锋芒,先保住自身安全再说。

好汉不吃眼前亏,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个是方醒教过马苏的道理。

所以他准备先进去躲一会儿再说。

可他刚转身,人群中有人喊道:“马苏要跑!”

“厚颜无耻之徒,打他!”

“打他!”

“诸位,当今陛下嫉恶如仇,道德精深,此圣天子在位也!我等今日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当标榜千古!冲啊!”

那些还在犹豫中的读书人一听就热血沸腾了。

是啊!那个严厉的老皇帝去了,当今陛下可是咱们的人。

“打他!”

马苏听到了身后密集的脚步声,他一把抢过看守禄米仓军士的长刀,回身断喝道:“大胆!冲击禄米仓,本官杀你们无罪!”

人群停滞了一下,有人振臂高呼道:“他不敢!他在吓唬人!诸位,取义成仁就在今朝了!上啊!”

马苏看到人群又开始涌动,他苦笑着,准备退进去。

再怎么说他也不会杀人,不会杀这些读书人。

“看!看看!他要跑!上啊!”

一群读书人提着儒衫的下摆,满面涨红的冲了过来。

马苏才将后退,喝道:“把门关上!”

那两军士也有些怕这个阵仗,正准备关门时,一个军士指着左边喊道:“兴和伯来了!”

那个宝蓝色衣裳的男子戟指着军士喝道:“我辈饱读诗书,你以为不知道什么叫做兵不厌诈吗?那人正在家中躲着呢!他怎敢……”

马苏停步回身,然后看向左边,躬身行礼。

“老师。”

唰!

瞬间那些读书人都止住了脚步,齐齐侧身。

侧面,方醒手持木棍站在左边,身后是一溜家丁。

“虎落平阳被犬欺……”

方醒单手杵着木棍,目光扫过这群人,叹息道:“我觉得心中有些郁郁,从北征到现在一直在郁结着,无法排遣,你们说……怎么办?”

那宝蓝色衣裳的读书人指着方醒喝道:“兴和伯,现在圣天子在位,你敢造次吗?”

方醒看到了对面跑来的军士,那些是五城兵马司的人。

方醒垂眸道:“武人不能停步,而当今却无大敌,我郁闷了,怎么办……”

那读书人看到方醒没动手,就得意的道:“兴和伯,你……”

方醒猛的抬头,狞笑道:“可我心意不平,奈何?打!往死里打!”

辛老七第一个冲进了人群,他挥舞着木棍抽打着。

而第二个却是方醒……

“噗!”

方醒一棍抽翻一人,他狞笑着追上了那个宝蓝色衣裳的读书人,一脚踹翻,然后慢条斯理的抽打着,渐渐的,他的眼睛在发红……

家丁们冲进人群到处抽打,那些读书人刚开始还敢呵斥几句,可在看到自己的同伴们躺在地上哀嚎,甚至有人的胳膊诡异的外折,看着惨不忍睹,于是……

“救命啊!杀人了!”

狼奔豸突中,有人看到了那些军士,就狂奔而去,呼救道:“杀人了!兴和伯杀人了!”

五城兵马司的人也有些慌了,为首的百户官喊道:“伯爷,停手!停手!”

方醒已经追过来了,他一棍打折了前方一人的胳膊,在惨嚎声中,追到了这些军士的身前,还是一棍,却抽的是脑袋。

“伯爷!”

那百户官脸都被吓白了,一下飞扑出去,把那读书人扑倒在地上。

要是方醒当着他的面打死人,那他也跑不掉。

“呜……”

木棍从头顶呼啸而过,被扑倒的读书人不顾摔倒的剧痛,哭喊道:“伯爷饶命,小的有罪……”

那些军士围拢过来,一人胆大的从身后抱住了方醒,喊道:“伯爷息怒,息怒!”

方醒此刻的力气很大,奋力一挣,就挣脱了,但木棍却被人一把握住。

紧接着几个军士一拥而上,抱手的抱手,还有抱腿的,让方醒寸步难移。

“老七!打死他!打死他!”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