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32章 撩拨

第1532章 撩拨

“陛下,兴和伯此举倒是有助于朝政平衡,臣以为坐视即可,想来不管是文官还是兴和伯,都不会再出手,平衡反而就来了。”

张茂的态度依旧是不卑不亢,而且看着丰神俊朗,把他边上有些神思恍惚的文方给比了下去。

天气不错,甚至还有些雾气刚散去,让人心旷神怡。

御案的左边摆放着一碗鱼羹,朱高炽缓缓的喝着。

“婉婉的厨艺见长了。”

朱高炽满意的放下调羹,眉间的惬意渐渐消散。

“谁对朕忠心?”

朱高炽突然面无表情的问了这句话。

张茂还在想着朱高炽问这话的含义,文方就冒泡了。

“陛下,朝中大半自然是忠心耿耿,只不过赏罚皆出于上,陛下,曹老二那事就该重惩!”

赏罚皆出于上,这是竖立君王权威的不二法门。

泛泛而谈,毫无可用之处!

朱高炽垂眸看着镇纸,眸中有冷意闪过。

“陛下,臣以为……忠心还得要靠威权,一味的赏,那只会让臣子们…..得意忘形。”

朱高炽饶有兴趣的问道:“朕自继承大统以来,有赏有罚,你想说什么?”

张茂沉默片刻,面露毅色的说道:“陛下,不够大!”

文方驳斥道:“动了勋戚重臣,那会人人自危,陛下才登基,此刻不宜大动干戈!”

张茂垂首道:“臣妄言了。”

朱高炽冷眼看着两人之间的争论,温言道:“畅所欲言,朕不会怪罪。至于……不够大!”

朱高炽面无表情的道:“朕刚令人去了富阳侯府,从李让开始,全数夺了尊荣,收回铁劵,贬为庶民!”

文方悚然而惊,张茂的平静被打破。

两人这时才知道,上面的这位帝王可是被朱棣磋磨了多年,岂会是任人摆布的角色?!

朱高炽微微一笑,看着有些憨厚,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惊。

“告诉他们,大明需要稳定,朕需要稳定,什么事自然有朕来定夺,无需旁人插手!”

朱高炽摩挲着镇纸,笑眯眯的继续说道:“北征的后续事宜还未处置好,难道是清闲了吗?那就抓紧吧。”

“是,陛下。”

两人躬身告退,却没看到朱高炽憨厚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冷笑。

出了乾清宫,文方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道:“方才我以为是陛……是先帝坐在上面,吓死人了!”

张茂想起朱棣的作风,摇摇头道:“不像,先帝就像是雷霆,不小心就会劈落到头顶,而当今陛下却是水,看似柔顺,却……你想想发洪水的时候就知道了。”

文方讶然道:“你是说陛下在蓄势吗?”

“对。”

张茂觉得那些文官兴许低估了朱高炽,而这个低估说不定会付出代价。

不过……

“陛下对武勋天生就带着警觉和不满……这是……”

“机会?”

“说不准,陛下不可能在对武勋不满之后,还能疏远文官,那他就会变成一个孤家寡人。”

文方的目光闪烁,犹豫道:“可那些文臣对咱们俩也没什么好感。”

张茂目光坚定的道:“那需要去经营,你想想咱们当年在南方时,那名声还不是经营出来的?用些手段就是了。”

文方郁闷的道:“我最近有些心思不定,心里乱,有些失常了。”

张茂诚恳的道:“你我一起出来,自然是同气连枝,言诚兄,别服散了吧!”

文方咬牙道:“引真放心,我尽力一试。只是……有人要去试探一下方醒……”

张茂大惊,瞪眼喝问道:“谁?他疯了不成?”

文方笑道:“那些读书人最容易煽动,只要点一把火,谁都查不到是谁干的,咱们无需去管,看热闹就是了。”

张茂摇头道:“你们都算错了方醒,从北征归来之后,他看似平静,可你想想,连陛下都说他对先帝的感情最深,可他没哭啊!没闹啊!这是什么?这是在压制。而那些蠢货此刻却在点火,会烧到谁?”

……

“娘娘是个厉害人!”

回到家中,方醒把此次宫中见闻告诉了解缙和黄钟。

“谁若是想撼动殿下的地位,娘娘会让他知道什么是后悔。就算是此刻不报,以后也会连本带利的报回来。”

为母则强,皇后的性子怕是只有朱高炽才能压下去些,旁人休想!

解缙抚须道:“那些人在怂恿陛下的其他儿子,这是文人的手笔,先布局,然后慢慢的引发,到最后就是致命一击。”

黄钟笑道:“可他们却小看了娘娘和殿下,娘娘自然是要护着殿下的,而殿下也非吴下阿蒙,只是最近在蛰伏罢了,一旦惹怒了殿下,陛下估摸着要借机动手了。”

在座的三人没有谁轻视朱高炽,因为他们旁观者清,而那些文官们却是当事者迷。

方醒起身道:“陛下一登基就马上动作,那些革新之多,可见他早就成竹在胸,姑且不论对错,可他那么操切,可见对文官们也带着戒备,就想趁着这个时机出手。好了,我也累了,就好好的在家歇息一阵,陪陪无忧才是正理。”

解缙笑道:“你小心把无忧宠成了无法无天,到时候你没地方后悔去。”

方醒挑眉道:“我方醒的女儿,难道就不能跋扈一把吗?”

黄钟笑道:“等无忧长大了以后,自然可以横行霸道。”

一阵大笑之后,方醒回了后院。

……

因为朱棣去的时间不长,宫中对肉食的需求一下就下滑到差不多没底了。

陈潇好不容易得了个假期,想着家中的妻女,一路飞驰着进了北平城。

刚进城,陈潇就看到一群穿着儒衫的读书人在聚集,然后低声商议着什么。

陈潇牵着马,不耐烦的从中间挤了过去。

“那马苏会不会跑?我们……”

正在说话的读书人瞪了插进来的陈潇一眼,冷哼道:“无礼!”

陈潇被晒的黑不溜秋的,如果按照他以前的秉性,此刻肯定会冲过去喝骂,然后饱以老拳。

可他却堆笑道:“对不住了啊!马上走!马上走!”

出了人群,陈潇垂首,然后悄然绕了个圈,又出了城。

一路到了方家庄,在门外时被方二拦了一下,陈潇大急,指着自己的黑脸道:“我是陈潇,和德华兄兄弟般的陈潇,快去禀告,算了,我自己进去。”

方二这时也认出他来了,看他急切的模样,就喊道:“来个人陪陈公子进去!”

小刀出来追上去问了一下,陈潇边跑边说道:“有人要对马苏下手,赶紧叫德华!”

陈潇虽然在外面辛劳,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了,可哪有小刀跑得快,一溜烟就被甩的看不到人影了。

方醒正在逗弄无忧,等小刀叫人进来传了消息,他亲了无忧一口,起身进去,把无忧交给了张淑慧,说道:“我出去一下。”

无忧现在很亲近方醒,被张淑慧抱住后,就喊道:“爹,玩。”

方醒笑了笑,看到小白在边上笑的开心,就说道:“爹回来就陪无忧玩。”

“少爷,早些回来。”

方醒最近睡觉不踏实,晚上会做梦说胡话,所以小白和张淑慧都担心他的情绪会失控。

方醒笑道:“没事,肯定回来。”

到了前院,看到黑黝黝的陈潇,方醒笑道:“你这可是劳苦功高啊!”

陈潇急道:“快些吧德华兄,那些读书人要去堵马苏呢!”

方醒点头道:“没事,我正好骨头生锈了,去活动一番。”

陈潇一边陪他出去,一边劝道:“人好多,上百人,你可别乱来啊!”

方醒笑眯眯的道:“不会的,我最喜欢以理服人了。”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