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31章 方醒冲你扔了个屎盆子

第1531章 方醒冲你扔了个屎盆子

“是兴和伯抓到了曹老二,然后他把人交给了东厂,最后自己进宫请罪。”

吕震一直拖在最后面,在转角处时和一个小太监擦肩而过后,就追了上来,把事情的来由告诉了杨荣和金幼孜。

“那人果真是死缠烂打,不肯放弃下西洋啊!可恨!”

金幼孜的话并未引起杨荣的共鸣,他忧郁的看着西边的斜阳,说道:“宝船下海有益处,可……大明该歇息了!”

夕阳缓缓落下,就像是要去歇息一晚,等明早再次出来。

方家庄就沐浴在这落日余晖中,方醒也同样在享受着落日的辉映。

此时的气温不错,方醒在内院踱步沉思。

小白抱着无忧在门外转悠,嘀咕道:“无忧,少爷在想什么呢?”

无忧抬头,伸手就抓住了小白垂在脸侧的长发,用力一拉。

“哎哟!夫人救命……”

方醒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禁就笑了,然后张淑慧出来解救小白。

“老爷,七哥求见。”

方醒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张淑慧正在哄无忧松手,而小白歪着脑袋,不住的叫救命。两个儿子也在边上起哄,场面热闹。

出了内院,辛老七已经在等候了。

“老爷,曹老二已经死在了狱中。”

……

“曹老二死了,在狱中死了。”

杨荣手中的书掉在地上,朦朦灯光中,管家继续说道:“刑部的那些人查验过了,没有找到死因,消息已经传进了宫中……”

灯光下,杨荣挥挥手,等管家退出去后,他喃喃的道:“树欲静而风不止,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杨荣非常清楚,曹老二的死就像是个屎盆子,已经扣在了文官的头上。

灭口?泄愤?

“方醒,你果然是宽宏大量啊!”

……

朱高炽奇怪的沉默了,并没有什么反应。

而皇后却意外的召见了方醒。

方醒不乐意进皇帝的后宫,就以不合规矩为由拒绝。而皇后好像早就猜到他会这样,只是一句话,就让他不得不苦笑着进了宫。

皇后摆出了大阵——一堆宫女太监‘夹道相迎’。

方醒看着眼前由人组成的‘道路’,心中腹诽着:“你们难道比哈烈人还厉害?”,然后坦然走了进去。

皇后端坐上首,边上站着婉婉。看到方醒进来,皇后冷哼一声道:“即便是你有了三个孩子,可在本宫的眼中,你不过还是那个惫懒的小子罢了。”

婉婉端着脸,听到这话后,忍不住就眉眼弯弯。

小屁孩啊!

你方醒在本宫的眼中就是那个小屁孩,装什么大人!装什么避讳!

方醒看到婉婉捂嘴偷笑,就瞪了她一眼,然后尴尬的道:“娘娘,臣只是……只是……”

皇后看到了他瞪婉婉的那一幕,就凤眼一瞪,喝道:“你就是心虚!”

“臣没心虚啊娘娘!”

皇后冷笑道:“你还没心虚?本宫来问你,那曹老二是谁动的手脚?”

方醒愕然,皇后看到他没反驳,微微点头道:“看来你还算是老实,你啊你!这性子怎么就这么倔呢?非得要和那些文官斗,斗来斗去的……你就一个人,怎么斗?”

皇后的地位超然,不干涉朝政的话,没人敢对她指手画脚。

方醒垂眸道:“娘娘,他们不少人也有自己的抱负,不过和臣的抱负不同,他们想关上大明外面的大门,窝起来做中央之国的美梦,可前宋的例子告诉我们,那是在痴人说梦!”

皇后的面色变得淡淡的,她瞥了婉婉一眼,然后压下了想说的话。

“这个世界很大,大明占据的地方不过是一隅,外面的强国也有,他们正在想着怎么跨越大海,寻找到新的土地。而我们有了先帝的遗泽,郑和的船队已经多次出海,发现了不少新地方,所以……”

“所以大明不该停止对外的探寻,可对吗?”

皇后目光复杂的看着方醒,她特意托英国公夫人去打听了北征最后一战,以及朱棣去后的事,知道……

“你想瞻基成为什么样的……”

方醒抬头,说道:“太子应当果敢,睿智,从容。”

这三个词里饱含的意思很深,皇后却懂了,她说道:“瞻基从小就被先帝教导,你们要好好的辅佐他,不要给陛下添麻烦。”

方醒也懂了,他拱手道:“娘娘放心,臣心中有数。”

“你有数就好啊!”

皇后的嘴角微微翘起,不屑的道:“有些人在打主意,打见不得人的主意!可本宫相信陛下,相信瞻基,相信你们!谁若是敢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做出来,本官要他们的命!”

方醒知道皇后说的是什么。

朱棣去后,朱瞻基的太子之位就成了某些想翻盘的人觊觎的目标,所以他们会去夸赞朱瞻墡。

甚至在朱瞻墉被封为郡王时,他们就劝朱高炽,说是朱瞻墉犯错的时候还小,不懂事,现在好多了,应当可以封王。

可这些小心思在朱高炽和皇后的面前自然是无所遁形,朱高炽没管,可皇后却不会无动于衷。

于是朱瞻墡被皇后点醒了,惶恐的去找朱瞻基解释。

而朱瞻墉……

……

“大哥,我对做太子没兴趣。”

“是吗?”

朱瞻基把长刀放下,俞佳递来了毛巾,他随手擦去了脸上的汗渍,指指前方说道:“我们走走。”

这里是朱瞻基开辟出来的练武场,颇为宽阔。

朱瞻基在前,朱瞻墉在后,两兄弟沉默的在散步。

“我对瞻墡说过,心中无私就无需多想,记住了,大明很大,以后会更大。”

朱瞻基活动着手腕,淡淡的道:“大明不只是你看到的这些,很复杂,而我家就在中间,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咱们,少部分是善意的,大多是心怀叵测……”

朱瞻墉满不在乎的道:“我知道,他们不就是想着怂恿咱们内斗,然后他们就在边上煽风点火,看着谁最顺从,谁最软弱,那就全力帮助谁,这些我都知道。”

朱瞻基点头道:“嗯,是这么回事。他们想控制住我们,想控制住大明,可却没有相应的能力和格局,所以皇爷爷才压下了他们。”

“嗯,皇爷爷厉害。”

朱瞻墉觉得自己的老爹有些不得劲,对文官们太好了。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