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28章 抓捕

第1528章 抓捕

方醒从不认为自己是神算子,所以被朱高炽拒绝后,他也没有多少失落。

“陛下要平衡,但是武人太耀眼了,所以要压压,就那么简单,是你自己想多了。”

解缙久离官场,思路反而更加的明晰了。

“没有武人,谁来保卫大明?谁来保卫陛下?谁来保卫皇室?”

解缙慢条斯理的说道:“麻胜之事不过是杨荣他们的一次试探罢了,成则武人弱势,不成没关系,至少他们知道了陛下的意思,下次再找法子动手就是了。”

“他们不会罢手的。”

解缙摆出谆谆教导的派头说道:“别轻看了当今陛下,蛰伏多年,他能想到的都想到了,你没想到的他也想到了,所以,安静些,镇之以静。”

黄钟也劝道:“伯爷,此事不着急,北征虽然大胜,可军中也是伤了元气,正好修整一阵。”

方醒吐出一口气,点头道:“是啊!到现在还没理清那些需要抚恤的事情,是该歇歇了。”

解缙抚须微笑道:“书院老夫也让他们少出去说话,不给别人可乘之机。等陛下度过了这段时日之后,他应当会有所作为。”

黄钟赞同道:“陛下登基之后,政令频发,颇有些革新除弊的风范,可见不只是想着守成。”

方醒回到后院,看到土豆和平安鬼鬼祟祟的在往后面走,就哂然一笑。

本想不跟踪,可为人父的那种好奇心一旦冒出来,就不可抑制的开始泛滥了。

方醒一路鬼鬼祟祟的跟了过去,看着两个孩子提着个油纸包推开了后花园的门,他抑郁了。

我能从哪偷看呢?

没多久,方醒就找来木梯,然后悄无声息的爬到了墙头上。

花园里,两孩子走到了一个小土包前面,然后土豆把油纸包打开,放在土包前面,说道:“铃铛,你喜欢吃骨头,这是花娘刚炖的,还热乎,你赶紧吃吧。”

平安俯身把还冒着热气的骨头往前送了送,木讷的道:“铃铛,大虫和小虫都好。”

两个孩子慢慢的蹲在地上,对于他们来说,铃铛就是家中的一员。而铃铛的离去让他们知道了什么是离别。

方醒悄然下了木梯,去找到了张淑慧和小白,说了这事。

“孩子们以前太过无忧无虑,铃铛……铃铛的离去让他们成熟了些。”

当方醒归家后,得知铃铛去的时间时,不禁也是黯然神伤,

铃铛去后并未被丢弃,张淑慧让人把它葬在花园里,一家人都笃信铃铛会一直在,会一直守护着方家庄。

小白说道:“平安平时不怎么爱哭的,铃铛去了之后,我发现他至少三次躲在被子里哭。”

张淑慧的眼中多了感伤,说道:“土豆哭的更多,那几天吃饭,吃着吃着的就哭了。”

方醒看到气氛不对,就说道:“生老病死,这是规律,铃铛去了,可还有大虫和小虫,一代代的传下去,这就是生命。”

“哇……”

这时里间传来了无忧的哭声,方醒嗖的一下就冲了进去,快的让张淑慧和小白根本都没反应过来。

“无忧,小宝贝醒了?哈哈哈哈!”

……

生与死总是在交织着,每天北平城都有人死去,但每天同样有新生。

曹老二觉得自己已经快死了。

作为礼部的一个小吏,曹老二的日子过的不好也不坏,勉勉强强维持着。

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他这辈子大抵就这么过了,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升职,平平淡淡的过完此生。

可自从前天开始,曹老二就跑了。

是的,他从礼部消失了,从北平城消失了。

此刻他就在城外三十余里的一座废弃的寺庙里藏身。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人迹罕至,灰尘都积了厚厚的一层。

曹老二是从后面爬进来的,没敢在前面留下足迹。

瘦削的脸上全是惊惶,闷热的寺庙内,曹老二仿佛是置身于冬季的旷野,浑身在发抖。

前门已经被他封死了,后面却留了条缝隙,他一直在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我要逃出去,去北边,不管是哈烈还是肉迷国,哪都行。”

曹老二在这里已经呆了一整天了,他从包袱里摸了块卤肉出来,大口的吃着。

吃了一半后,他把卤肉收了起来,然后靠在佛像的背后打盹。

不知道过了多久,曹老二觉得浑身发寒,他睁开眼睛,猛地侧扑下去,然后从佛像的侧面看了一下大门。

“没人啊!好险!”

刚做了个噩梦的他浑身的冷汗,起身自言自语道:“这里不能呆了,赶紧走。”

……

“确定他就在里面?”

王琰看着前方两百多步距离的那座废弃寺庙问道。

“是的大人。”

一个穿着便衣的斥候说道:“咱们走访了不少人,都说看到过一个瘦弱男子来过这边,后来弟兄们找到了足迹。”

“据说这边闹过鬼,后来就没人来过了,曹老二在那边的水潭喝过水,留下了脚印。”

王琰说道:“东厂的人到哪了?”

“大人,东厂的人落后咱们三里多,还在那些农家里问话,估摸着很快就能摸过来。”

王琰点点头,吩咐道:“那就动手,注意,别让他自尽。”

站在他身后的几个男子悄然摸了过去。

……

曹老二打开后门,往左右看了看,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出来。

前方就是一块荒地,树木散落在其间。

曹老二有些后悔自己选在这里藏身了,他紧贴着墙根往左边走,走到头后,就探出脑袋......

一只大手蓦地勾住了他的脖子,然后顺势一拉,就把他拉了过来。

“救命……”

两个大汉用破布堵住了他的嘴,其中一人拿住一张纸,对照了一下,说道:“就是他!”

“走!”

……

半个时辰后,魏青带着十多人冲进了寺庙中。

灰尘满天中,魏青努力查看着情况。

“大人,好像没人。”

一个番子干咳着说道。

魏青大步走过去,指着佛像的后面说道:“有人,还有鸡骨头,曹老二来过。”

另一个番子走过来,捡起地上的鸡骨头仔细检查了一番,说道:“大人,这骨头是今天吃的。”

魏青拉开后门,扫了一眼外面。

“大人,这里有打斗的痕迹!”

魏青走到侧面,一个番子蹲在那里,指着地上说道:“大人您看,这几个脚印很新鲜,应当是刚踩出来的。”

“有人先于咱们下手了,是谁?”

推荐阅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