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26章 以利诱之

第1526章 以利诱之

“对,就是下西洋!”

方醒蘸了酒水在桌子上画了个简单的南洋地图,指着爪哇说道:“这边的金银矿很多,而且物产丰富,而爪哇上次就被殿下给灭了,目前应该是混战状态,咱们只需去些军队,那里就会变成大明的疆土,自古传承下来的疆土。”

朱勇的眼睛一亮,追问道:“果真有金银矿?”

“如假包换!”

方醒说道:“上次就看到当地的土人拿了金块换东西,问了问,说是爪哇有,苏门答腊那边也有。”

“啧!”

张辅牙痛的道:“苏门答腊有土王啊!先帝还给了金印册封。”

朱勇不满的道:“文弼兄,怎地我听闻那国主对大明不满呢?”

孟瑛点头道:“正是,他们的老王,就是那个渔翁被人杀了,而杀人者却窃据王位,这不是乱臣贼子当道吗?大明应当要主持公道。”

薛禄苦笑道:“薛某没话说,能弄就弄吧。”

“能说动陛下吗?”

薛禄觉得这事儿不大靠谱:“大明现在用的是宝钞,金银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朱勇皱眉道:“可宝钞只是废纸,金银才是用了千年的宝贝!”

方醒不失时机的补充道:“那边可是物产丰富,而且香料大明可缺不得。”

想起香料,张辅苦笑道:“前阵子陛下赏赐了不少胡椒,家里都堆了不少。”

“可百姓用得起吗?”

方醒挑拨了一句,顿时朱勇的眼睛就红了。

“玛德!若是能占了那些地方,香料就是咱们的了,朝中拿大头,咱们拿小头总行吧!”

这就是利益,令方醒深恶痛绝的利益。

可只有利益才能驱动人去效力,若是没有利益,朱勇估摸着也就是跟着说几句,可事后依然会继续颓废下去。

而朱高炽也需要利益,那么……

“夏元吉那里倒是可以说说,毕竟金银越多,宝钞就越稳固。”

方醒刚说完就觉得自己是作茧自缚,果然,其他四人的目光马上就盯住了他。

张辅笑眯眯的道:“德华,你和夏元吉相交甚好,你去说说吧。”

“对,咱们去陛下那里旁敲侧击,你去找夏老抠开门见山,他若是出力,此事的把握大些。”

……

新皇登基,夏元吉的事情不少,再加上北征回来后,那些粮草需要重新核算归库,一时间户部上下都被他骂的见面就跑。

“都不省心!”

夏元吉看着手中的表格在发愁,门外传来了声音。

“我说夏大人,你这是要考状元呢?”

方醒指指挂在墙壁上的那些图表笑道。

夏元吉本是心情不好,见到他还开玩笑,就准备开喷,却看到了方醒手中提着一个油纸包。

“什么东西?”

“烤鸡。”

方醒把油纸包放在桌子上,却压住了一本册子。

夏元吉把油纸包拎起来,看到那册子上面有了油渍,就问道:“别说你是良心发现来送礼的,说吧,找本官何事?”

“户部的金银够不够?”

方醒挑眉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清楚!”

夏元吉警惕的问道,对于方醒他知之甚深,深知他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作风。

方醒坐下后,随后拿起一张表格看了看,却是宝钞发行折旧的统计。

“夏大人,没有金银做底气,这宝钞稳不住吧?”

夏元吉叹道:“是稳不住,人越多,出产越多,宝钞需求就越多,可金银少了,就缺少了镇压的利器。”

所谓镇压,指的是发生大规模挤兑,或是宝钞贬值异常时,要用金银来作为保证金,甚至是提高宝钞的价值。

“那你想不想多弄些金银?”

夏元吉算是年富力强,朱高炽登基后对他也是多有肯定,也就是说,大明管家这个职务他还得干下去。

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粮食大明不缺,户部缺的就是金银。

“说吧,哪里有?”

上次方醒派人找到了交趾的大铜矿,后来又在朝鲜发现了铜矿,人品值得信任。

“爪哇和苏门答腊等地都有,而且数量不少。”

啧!夏元吉看着方醒,摇头道:“本官就知道你来了没好事,你这是想让本官去游说陛下,重开船队,哎!你且去吧。”

方醒没有着急,他笑眯眯的说道:“那边的土人只要管饭就行,夏大人,到时候就地冶炼出来,大船一运,最后走运河送到北平,耗费不高吧?”

夏元吉面无表情的道:“且去且去,本官的事情还多呢。”

方醒起身道:“此事错过了可没有了啊!”

“为何没有?”

“那些船员都被遣散了,再过几年,估摸着都不会驾船了。”

方醒挥挥手,潇洒而去,却给夏元吉出了个大难题。

夏元吉再也没有心思弄那些账簿了,他坐立不安的模样让来禀告事情的下属们都面面相觑。

“尚书大人这是遇到难事了吧?”

“八九不离十,而且兴和伯刚走,多半是他这尊瘟神带来的麻烦。”

没多久,夏元吉就匆匆的离开了户部。

……

朱高炽对重臣们很尊重,夏元吉求见,他把手头的事情丢开,马上就召了进来。

夏元吉是技术官员,朱高炽习惯了他的作风,直接就问了来意。

“陛下,宝船……”

夏元吉知道这事有些难度,可对于金银的渴望让他还是说出了来意。

“宝船一停,那个耗费也不小啊!”

朱高炽的笑容一收,问道:“为何问这个?”

夏元吉知道瞒不过朱高炽,就苦笑道:“兴和伯说那边有金银,很多,臣对宝钞总是有些不放心,若是金银多些,想来更好。”

朱高炽漫不经心的问道:“有多少?”

夏元吉说道:“陛下,您想想交趾和朝鲜的铜矿。”

朱高炽倒吸一口凉气,“那可是大矿啊!”

夏元吉心有戚戚焉的说道:“陛下,兴和伯从不会在国事上虚言,臣以为应当是有。”

朱高炽马上板着脸道:“可他回来后为何不说?还有瞻基。”

居然把战火烧到了朱瞻基的头上,夏元吉心中大悔,急忙补救道:“兴和伯说了,当时只发现了金块,后来大概是从苏门答腊使者的口中问到的。”

大金矿,大银矿!

朱高炽深知金银的作用,所以犯难了。

沉思良久,朱高炽说道:“你且回去,此事容朕思之。”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