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25章 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第1525章 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陛下,从父皇去了之后,瞻基就郁郁寡欢,臣妾有些担心呢,担心那孩子死心眼,到时候会颓废。”

朱高炽累了一天,难得来皇后这里用饭,才坐下来,听到这话他就楞了一下,然后微笑道:“那孩子从小就在父皇的身边长大,一时感伤罢了,朕正当年,慢慢来吧。”

皇后的眸色微暗,笑道:“是呢,连兴和伯都跟着惫懒了。”

宫女端着铜盆过来,朱高煦洗了手,随口说道:“安定为上。”

……

“目前陛下刚登基,一切都以革新为主,而大致的框架却不会急于变动,会慢慢的……”

解缙有些忧虑的道:“你要记住,陛下还是太子时,外间都说他是靠着太孙才能保住太子之位,这是什么?”

“屈辱!”

方醒给解缙倒了杯果汁,笑道:“陛下在做太子时极为隐忍,可从登基之后来看,他胸中也有一番锦绣,而太子就成了一根刺,看到就觉得心口痛,会想起以前的艰难岁月。”

朱瞻基就是一根刺,让朱高炽难受的刺。

解缙叹息道:“关键是太子是支持武勋的,而陛下却想暂时把武勋压下去。北征打的太出色了呀!”

太出色了,自然给了文官们压力,也给了朱高炽压力。

平衡不好维持,朱高炽并没有朱棣的威信和能力,所以打压必然成为第一选择。

“你们闹那一下虽然帮了陛下一把,可抱团的武勋不是好武勋。”

解缙把果汁喝了,起身道:“太子最好出去一阵,这样对大家都好。”

方醒点点头道:“是这样,不过一切要看陛下的意思,那些文官们大抵是巴不得吧。”

方醒没有说的是,朱瞻基若是远离京城,那么他的影响力将会急剧下降。

……

而影响力下降的最快的就是朱高燧,这人现在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了。

“今日遇到了赵王的车驾,在城门处很规矩的排队出去,还比不上那些勋戚高官的子弟。不过听说汉王和赵王马上就要去封地了……”

林群安唏嘘着,他想起以前朱高燧的嚣张,对比之下,顿时觉得物是人非。

“说吧,什么事?”

方醒知道林群安轻易不能出聚宝山卫,而且此行还没有王贺陪同,多半是私自来的。

林群安突然冷笑了一下,然后说道:“近期调来营中的肉食多了肉干,王贺进宫被人给讥讽了,说是此后在军中做监军没前途,言语间很是轻蔑,把王贺给气坏了。”

“伯爷,这是不是要让咱们卸甲了?”

林群安带着不安的问道。

“卸不了。”

现在大明军方有些失重了。

击败哈烈之后,正如朱棣临去前所说的那样,大明举目四眺,却发现独孤求败。

若是朱棣在,他的手法大抵会是精兵简政,精简大明军队的人数,然后慢慢铺开火器。

可朱高炽却没有动作,而且态度冷淡。

“都安心些,麻胜之事过后,那些文官也看到了军方的怒火,真是惹急了,闹出事来,谁都收不了场,明白吗?”

方醒意味深长的一番话让林群安悚然而惊,他脱口道:“伯爷,那些文官难道还真想把咱们压下去?”

“不是压下去,而是要死死的压住!”

方醒不介意自己的话传出去,他冷笑道:“不过无需担心,武勋们反抗了一次,吃到了甜头,下次谁再敢弄这些削弱军队的事情出来,他们不会坐视。”

“回去告诉大家,安心操练就是。”

“伯爷,可没仗打了呀!下面的兄弟们都没了精神头。”

方醒这才知道自己忽略了一个大问题:没有目标的军队就失去了灵魂!

“你且回去,我这边和他们商量商量。”

方醒也有些心神不定,等林群安走了之后,他就沉思了片刻,然后让人给张辅和朱勇,以及孟瑛、薛禄下了帖子,说是在第一鲜请客。

……

作为主人,方醒早早到了第一鲜,叶青听了要请的人之后,就说道:“老爷,这里人多耳杂啊!”

方醒坐在最大的包间里,满不在乎的道:“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东西,若是被人听到了也无妨。”

尽管如此,叶青还是把隔壁的两个包间给封了,吩咐伙计这里今日不开门。

最先赶到的居然不是张辅,而是朱勇。

两人之间原先发生过冲突,不过北征之后倒也一笑泯恩仇。

“兴和伯邀了我等何事?”

朱勇看着有些疲惫,还带着颓废。

方醒叫人上茶,然后说道:“等人全到了再说。”

朱勇点点头,颓然坐在椅子上,然后闭目养神。

这就是失去了目标的武勋,现在只是颓废,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富家翁。

没多久,人就陆续来了。

方醒令人上了全素席,说道:“先帝去了,咱们虽然不如皇家守孝那么久,可终究不宜铺张。”

薛禄赞道:“是这个理,兴和伯这一点和老夫倒是想到一处去了。”

孟瑛依旧沉稳,他说道:“兴和伯今日请了我们,所为何事?”

方醒点点头,小刀过来给大家倒酒。

酒满,方醒举杯道:“为了先帝。”

五人默然,稍等片刻后,方醒说道:“有人说大明已经不需要军队了,至少不需要那么多,方某听了勃然大怒,却无可奈何。”

张辅马上知道了方醒请客的意思,他振眉道:“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孟瑛也说道:“若无用武之地,我辈可辞官归家。”

薛禄却摇头道:“长此以往,军心就没了,不败而败。”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朱勇已经喝了好几杯酒,他把酒杯重重的一顿,说道:“可外敌在哪?叛乱在哪?若是都没有,我辈此后有何用?”

方醒目光转动,淡淡的道:“没有外敌,那是因为大明的脚步走的还不够远,目标还不够大!”

孟瑛说道:“兴和伯,孟某以前听说你对海外颇有看法,今日给咱们说说?”

方醒也不谦虚,他自信的道:“这些年方某对海外的研究不少,不说别的,一个肉迷国就足够大明警觉了,当然,若是咱们自废武功,那另当别论。”

“你说的是宝船吗?”

薛禄问道,对于宝船下西洋,军方的态度是不支持,但也不反对。

而这个态度来源于船队的属性——船队隶属于皇帝,和军方没有多少联系,甚至指挥船队的都是个太监。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