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24章 当头一棍朱瞻墡

第1524章 当头一棍朱瞻墡

朱瞻墡从未这般被关注过,在被封为襄王之后,朝中那些大臣们频频夸赞他敏而好学,性情稳重。

初时朱瞻墡颇为沾沾自喜,然后更加卖力的学习,待人更加的和善。

可今天皇后那边遣人来说了一句话,把他的沾沾自喜全打散了。

——你还小,先在京中住着,且等以后再去就藩!

一番话让朱瞻墡冷汗直冒。

“大哥呢?”

朱瞻墡把书丢了,然后问了朱瞻基的位置,就去请示出宫。

朱高炽午后睡了一会儿,有人禀告襄王想去方家庄寻太子。

“让他去。”

朱高炽的睡意瞬间消散,等人出去后他就问道:“发生了何事?”

梁中禀告道:“先前娘娘派人告诉了襄王殿下,说是他还小,先在京城住着,等以后再就藩。”

朱高炽闭上眼睛,有宫女拿了一块冰镇的毛巾给他擦脸。

擦完脸,朱高炽吩咐道:“太子最近有些懒散,朕……看看吧,南方总得要有人坐镇,郑和不够。”

梁中心中一颤,赶紧垂首。

宝船被停了,郑和被任命为金陵镇守太监,这也是开了宦官干政的先河。

南方最近很安静,在朱高炽登基之后,那些文人们暗自欢庆了一番之后,安静了。

那么还需要朱瞻基去干嘛?

……

朱瞻墡一路到了方家庄,被引着去了书房。

至于方醒为啥不迎接?

朱瞻墡没敢想,只是暗自钦佩着自家大哥的勤奋。

一路转过去,前方就是书房,带路的小刀说道:“殿下请自便。”

说完他一溜烟就跑了,春妹还在等着他呢。

朱瞻墡顶着太阳过去,在书房外恭谨的道:“大哥,兴和伯,瞻墡求见。”至于门外的辛老七,他根本看都没看一眼。

“进来吧。”

朱瞻墡进去,鼻翼抽动着,目光一转,就看到了一盆……卤肉。

呃!

作为一个好孩子,朱瞻墡没吃过牛肉,所以闻到这味儿就好奇的问道:“大哥,这是什么肉?”

朱瞻基尴尬的看向方醒,作为太子,他应当要做好表率,可……

方醒放下酒杯,坦然的道:“这是素肉,来,你也来尝尝。”

这个理由很强大,朱瞻墡坐下后,方醒叫人送来了碗筷,至于酒……

“你们还不能喝酒,就尝尝这个肉。”

朱瞻墡吃了一块素肉,顿时就喜道:“这不是肉,不过不容易分辨出来,有豆腐吧。”

“你倒是会吃。”

朱瞻基夹了一块素肉进嘴里,问道:“谁让你出来的?”

朱瞻墡垂眸道:“大哥,朝中那些人在挑拨离间呢!”

朱瞻基似笑非笑的道:“你如何知道的?”

方醒埋头吃菜,耳朵却支起来,想听听这位襄王的解释。

这段时间对朱瞻墡的称赞有些不怀好意,这个谁都知道,可当事人能不能看透。不能看透,或是心中埋下了野心,那么另当别论。

“那些人夸我,却冷落了大哥,这就是想让我生出野心来,今日母后提点了一句,我已经醒悟了。”

朱瞻墡的态度很诚恳,说的话也很诚恳。

朱瞻基漫不经心的道:“无事,你只管听着他们夸就是了。”

朱瞻墡的面色有些发白,他向方醒投以哀求的眼神。

方醒淡淡的道:“本心不乱,就不必担心这个,你大哥这边自然会分辨出那些人的险恶用心。”

无数的例子证明,皇家的孩子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朱瞻墡来剖白内心,朱瞻基的回答很是恰当:你无心,则无需担心!

三人慢慢的吃着素肉,稍后朱瞻基就去茅房。

“兴和伯,救我。”

朱瞻墡放下筷子向方醒求救,一脸的惶然。

方醒尴尬的道:“此事其实并无大碍,就像是我刚才说的那样,踏踏实实的过你的日子,到了时间去就藩完事,别对你大哥没信心,他能看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朱瞻墡惊慌的道:“兴和伯,那些人天天夸,变着法的夸……”

“你稳不住了?”

方醒反问道。

“还行。”

朱瞻墡苦笑道:“那些人在教授功课时把我夸成了大明第一聪明人,可我知道自己不是。”

方醒凝视着他,沉吟道:“你是个聪明人,比你二哥聪明多了,不过看来你的聪明并未用在那些地方,这是个不错的开端,保持下去,多学东西。”

看到朱瞻墡还是有些后怕,方醒莞尔道:“你大哥的心中装着的是未来,他没有猜忌别人的时间,明白了吗?若是他整日猜忌这个,猜忌那个,这个太子也做不稳当。”

朱瞻墡茫然,方醒失笑道:“太子就是储君,气度得有,格局得有,小肚鸡肠的太子,不,是小肚鸡肠的太孙,那早就被先帝一脚给踢开了。”

“人品担保!”

方醒举杯喝了一口,然后不再搭理他。

朱瞻墡喃喃的道:“是了,心中无鬼,自然无事,多谢兴和伯指教。”

看到他起身拱手,方醒头痛的道:“你是襄王,别给我行礼好不好,要是被人知道了,陛下就算是不计较,可那些御史也会喷死我。”

“兴和伯,多谢了。”

朱瞻墡讪讪的坐下,随即朱瞻基就回来了。

三人闲聊了一阵之后就散了。

回到宫中后,朱瞻墡去了皇后那里。

皇后看到他进来,心中微叹,问道:“可醒悟了?”

朱瞻墡尴尬的道:“母后,儿臣知道了。”

皇后挥挥手,那些伺候的人退了出去。

“你和瞻墉从小就过的安稳,没经历过那些明枪暗箭……”

皇后叹息道:“你大哥从小被你皇爷爷带在身边,看似风光无限,可经历的磋磨却不少。瞻墉是小时被人怂恿,犯下大错,所以只求自保。而你呢,却是摆出了贤王的派头,这是想给人以把柄吗?”

朱瞻墡苦涩的道:“母后,儿臣只是想……”

“你什么都不要想。”

皇后的眼中闪过利芒,说道:“你记住了,那些夸赞你的人多半没安好心,这是要让咱们家先乱起来,然后他们好从中牟利。”

朱瞻墡讶然道:“母后,我知道您说的是那些文官,可平日里您不是对他们夸赞有加吗?”

皇后皱眉看着他,失望的道:“大明要靠着他们撑起来,管起来,能不夸赞吗?”

朱瞻墡这才有些醒悟,“母后,那就是投鼠忌器了,咱们家居然也只能如此吗?”

皇后没好气的道:“你以为呢?若不是这个,你皇爷爷当年怎会答应兴和伯刊印那些科学。”

“记住了,别冒头,安生过你的日子,剩下的我这里自然会为你们打算。”

朱瞻墡应了,然后告退,浑浑噩噩的回了自己的地方。

原来我家也有要忌惮的人吗?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