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23章 酸甜苦辣的磨砺

第1523章 酸甜苦辣的磨砺

朱瞻基的身份变了,变高了。

大明皇太子殿下!

可他却发现自己的周围越发的冷清了。

朱棣在时会经常把他叫进宫去,可以旁听观政,还会亲自教导他为君之道。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百废待兴!

是的,在朱高炽和百官的心中,此刻的大明百废待兴,无数问题需要解决,需要推翻。

所以朱瞻基就发现自己被冷落了,被边缘化了。

不能参与政事的太子不是个货真价实的太子,只是个符号和头衔而已。

书房里静悄悄的,朱瞻基在看着当初朱棣给他留下的功课。

东宫里死气沉沉的,若非有个孩子的存在,几乎让人以为这是冷宫。

朱瞻基认真的做完了功课,然后起身道:“去母后那里看看。”

……

皇后现在的日子很是逍遥,在朱高炽登基之后,她基本上就不指望他会经常来自己这里了,所以很淡然。

平时总会有些不得宠的嫔妃来这里献殷勤,开始皇后还觉得热闹,可时间长了就烦了。

“整日就在这里打机锋,本宫看她们还不如剪掉头发去做姑子才好。”

皇后在给婉婉梳理头发,埋怨一句后,就赞道:“多好的头发啊!”

婉婉坐在绣墩上,有些无奈的道:“母后,简单些就好了。”

皇后瞟了一眼卧在她脚边的小方,嗔道:“又想去哪玩?”

婉婉的眉间多了些黯然,说道:“母后,我想去看看皇爷爷。”

皇后的手一停,叹息道:“你皇爷爷安寝了,别去打扰他。”

婉婉嗯了一声,端坐着,直到朱瞻基请见。

“大哥。”

婉婉用脚压住想扑过去的小方,然后起身行礼。

皇后看到朱瞻基的眉间多了些郁色,就说道:“你最近闷在宫中也不好,有时间就出去走走看看,散散心也好。”

朱瞻基对这个母亲很尊重,甚至是敬佩,他行礼后说道:“母后,儿臣是准备出去一趟,想问问母后可有什么东西要带的。”

皇后呸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堂堂太子,居然成了带货的人了,丢不丢人。”

边上的嬷嬷笑道:“娘娘可是冤枉殿下了,这是殿下的孝心呢!娘娘且生受着吧。”

“哈哈哈哈!”

皇后指着那个嬷嬷笑道:“你这老货倒是会说,明日就派你去朝堂上,然后舌战群官,好歹也让那些人明白些事理。”

“娘娘可别,老奴若是到了朝堂上,肯定站都站不稳,娘娘还是饶了老奴吧。”

那嬷嬷在逗趣,却没看到朱瞻基的面色有些微变。

文臣打压勋戚的事已经曝光了,朝野无人不知,作为皇后来说,她当然知道。

皇后张氏的出身并不起眼,可这个女人却不乏杀伐果断,而且对政事有着自己的看法。

当年的朱棣就赞许她为‘我家的好儿媳’,可见看重。

皇后是什么态度?

朱瞻基摸不透,也不好问。

皇后看到朱瞻基在皱眉,以为他是闷了,就说道:“去吧去吧,早些回来。”

等朱瞻基走了之后,皇后继续给婉婉梳头。

“那些人……是想压住一头呢!也不知道想压住谁!”

……

朱瞻基带着几名侍卫出了皇宫,漫无目的的游逛着,最后到了大市场。

大市场依然人头攒动,马车依然在轨道上轻快的奔驰着。

朱瞻基就在外面看着这一切,然后觉得肚子饿了,就去了大市场外面的那一片小摊处。

这里原先只有一块平地,可由于大市场的人流量太大,那些小摊几乎被挤爆,所以慢慢的就往两边扩张开来。

“杜氏春饼,这字还行。”

已经过了午饭时间,那些小摊上的人不多,朱瞻基就走了过去。

“殿下,这家是兴和伯的家丁小刀的岳父。”

贾全低声给朱瞻基介绍着正在看书的杜海林。

“那个读书人啊!”

朱瞻基走过去,杜海林放下书,起身道:“客……殿下......”

杜海林见过朱瞻基,所以被吓得就想下跪。

“站好了。”

贾全皱眉看看周围,总觉得这里人太杂,不安全。

而沈石头却看着盆里的那些菜流口水。

朱瞻基微微颔首,说道:“来几个春饼,我要素的。”

杜海林的腿有些打颤,看他的动作都变形了,朱瞻基就随口问道:“不读书来摆摊,觉得委屈吗?被以前的朋友认出来会觉得尴尬吗?”

这话算是触到了杜海林的痛处,他苦笑道:“刚开始时别扭,只想把摊子扔这回家,可一想到家中的妻儿,这人啊!就下不去手。最后就这样磨着,慢慢的就磨出来。”

想起遇到的那几个以前的好友,杜海林唏嘘道:“那些人都假装没看见,学生也就当不认识,渐渐的就疏远了,到现在也没了来往,不过也好,终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学生慢慢的也就不介意了。”

“后悔吗?”

朱瞻基拿起勺子搅动着盆里的红油炒三丝,这个可是方家菜,杜海林这里能有,就说明方醒还是出手帮了一把。

杜海林的动作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他一边熟练的包春饼,一边说道:“开始后悔,后来看到自己也能养活家人,渐渐的就觉得……人这辈子就该这样,看自己的能力来,别好高骛远。”

朱瞻基接过春饼咬了一口,各种滋味一起爆发,就像是……

……

“人生就是这样,酸甜苦辣都得有,别想着一帆风顺。”

方醒给了还在打嗝的朱瞻基一杯冷茶,说道:“从先帝在时的有人撑腰,到现在被冷落,这就是磨砺,对你的磨砺。”

可这个磨砺不只是对朱瞻基,还有方醒。

“我并不在意这些,稳住即可,我相信这些负面的东西迟早会消失,对,深信不疑。”

方醒不知道朱高炽死于什么时候,却知道他没当多久的皇帝。

不过朱棣的四次北征却给他的先知蒙上了一层阴影。

成祖五次北征,在后世的争议颇大,有人说是空耗钱粮,战果全是吹嘘出来的。

可方醒却知道,这些人都是在放屁!

没有朱棣的几次北征,瓦剌和鞑靼之间就会有一家成为庞然大物,到那时……

可现在只有四次啊!

朱瞻基却知道此事不简单。

“他们在观察,在观察我是否有重新向他们靠拢的趋势,若是没有……”

朱瞻基的眼中有冷意闪过,“乱臣贼子从不缺乏,不过以前被皇爷爷给一手压了下去,而今……他们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他们想……”

“他们想为所欲为!”

方醒眉间淡然的道:“我说过了,在尝过了权利的甘美之后,没人愿意分享,皇帝如此,那些重臣们亦是如此。”

朱瞻基冷笑道:“我就等着看他们的动作,看看这个天下是谁的!”

方醒笑了笑,说道:“谁能支持大明不断强大,大明就是谁的。”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