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15章 我辈的好日子来了

第1515章 我辈的好日子来了

“……陛下,汉王殿下无礼!都督府的人粗鲁!”

吕震没敢添油加醋,零零散散的说了发生的事。

朱高炽的目光转到孟瑛那里,眼神中带着不耐。

孟瑛苦涩的道:“汉王殿下如何臣不知,可礼部的小吏都敢对着都督府的人呼喝,如同召唤家中奴婢,陛下……”

朱高炽捂着额头道:“各自回去!”

这是要和稀泥,吕震不忿,却不敢在朱高炽疲惫时再说,就瞥了孟瑛一眼,然后告退。

两人告退后,朱高炽疲惫的看着外面,说道:“事情如何?”

梁中就细细的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样没敢增减。

朱高炽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喃喃的道:“文武难权衡啊……”

……

朱高煦打人之事很快就被淹没在都督府和礼部大打出手的消息中。

“此事你别插手,任由他们去闹!”

张辅难得来了方醒家,看着方醒膝上的无忧眼热不已。

方醒低头看到无忧正好奇的看着张辅,就说道:“叫舅舅。”

无忧的眼睛很大,很纯净,她突然歪着脑袋,然后没坐稳,一下就倒在了方醒的怀里。

“呀……”

小丫头惊了一声,然后觉得方醒的怀里很舒坦,就这么靠着。

方醒笑了笑,说道:“此事看似小事,可礼部开了这个先例,陛下若是处置不好,文武就要对立了。”

张辅的眉间多了分冷意,说道:“此事若是偏向礼部,那咱们就罢手,且让文人去领军!”

方醒心中一震,想起了原先历史上明军素质下滑厉害的原因,想起了土木堡之时,大军无人能掌控的事……

“事情才传出来,武勋们都通过气了。”

张辅终于动气了,讥笑道:“都督府的人也是礼部能随意呼喝的吗?陛下若是执意如此,那我会在家中读书,平时上朝当傻子罢了!”

军方震怒了!

可军方在此事上却保持了沉默,怒火在郁积着。

而吕震却像是个怨妇般的开始了到处倾诉,把都督府的人说成了兵痞,于是事情越发的热闹了。

文官们,读书人们自然都站在了礼部这边,强烈谴责都督府打伤礼部多名官吏的行径。甚至连那些悄悄去喝花酒的读书人都作诗提及此事。

一时间武人似乎有些人人喊打的意思,情况好像不大对了。

……

“外间传言至此了吗?”

朱高炽觉得皇帝不是个好职业,可从被立为燕王世子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必须要做什么。

不管是靖难时掌管燕王封地,还是靖难成功后的太子之位,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什么。

梁中觉得这事儿不大对味,他说道:“陛下,那些读书人议论颇多,官吏们也是义愤填膺,可……”

“可什么?”

朱高炽暂时还没有把东厂和锦衣卫拎出来,所以情报这一块就靠下面互相沟通。

梁中惶恐的道:“陛下,武勋们都没发声。”

朱高炽漫不经心的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他登基之初就拿了李茂芳和徐景昌来开刀,算是成功的震慑住了勋戚,顺便还报了仇。

“英国公在家读书,成国公也在家读书……”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知道了。”

朱高炽对勋戚的感觉很复杂,既有倚重之处,却也有忌惮的地方。

勋戚和文官不同,文官不存在世袭,甚至皇帝看到你不爽,直接就可以赶回家去吃老米饭。

勋戚啊!

与国同休,可却……

朱高炽摇摇头,继续处置政事。

……

“陛下停了宝船谁也没办法,可居然还遣散了那些水手,这是什么意思?户部养不起吗?”

朱高炽的政令一个接着一个,眼瞅着就是全盘否定朱棣的意思,方醒坐不住了,来到了户部。

夏元吉苦笑道:“那点人肯定养得起,可你知道的,此事陛下一力推动,那几个学士大多赞同,我能如何?”

方醒铁青着脸问道:“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出来反对吗?”

夏元吉摇头,“最后就一个金忠骂了几句,说船队花费了那么多钱粮,丢在那里才是靡费。可陛下看他是老臣,就当没听见。”

夏元吉看看门外没人,低声道:“有人赞颂陛下,说是苛政一朝去除,百姓欢欣鼓舞,盛世来了。”

“嘭!”

方醒突然大怒,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杨荣、杨士奇,还有那些人,谁不是先帝一手简拔的?先帝在时温顺如狗,等人一走,玛德!马上就变成狼了,不要脸的玩意儿,文人果然没好东西!”

这话把夏元吉都卷了进去,可他没动怒,只是苦笑着:“你别跟本官较劲,先帝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造宝船时反对的也不少,只是被先帝压了下去,如今……”

“新仇旧恨一起清算吗?”

方醒冷笑道。苛政!这个是暗地里那些文人们对朱棣时期的政策的盖棺定论,以后会有不少文人官员们在自己的书里不断加强这个定论,然后……几百年后,自然就成了真理。

夏元吉坦然的道:“你别害我啊!大明以孝治天下,先帝做的自然没错。”

方醒反唇相讥道:“你们这是上了青楼还要立牌坊,想当铮臣,那就在先帝时做魏征,而不是等他老人家进了长陵之后来放马后炮!”

夏元吉也不恼,无奈的道:“你这性子太急,你也不看看,陛下才登基,马上就把黄淮和杨溥给弄出来了,而且还大赦天下,到处减免旧日所欠赋税,当时还有人说应当把京城搬回金陵……”

方醒瞠目结舌的道:“搬迁京城是儿戏吗?那些人是恨先帝恨到骨子里了吗?”

夏元吉幽幽的道:“要翻案,那就要彻底,从哪倒下的,就从哪爬起来。”

方醒不屑的道:“以前说北平做京城多有不便,一是太靠近草原,太危险。二是北方粮食不能自给,从南方调运耗费大。可如今草原敌人荡然无存,北方的土豆栽种如火如荼,他们拿出了什么理由?”

看着方醒起身离去,夏元吉苦笑不已。

当时有人就说了,北方没有天子气,为了大明江山千秋万载,还是搬回金陵的好。

可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天子气纯属扯淡。

那些人不过是贪图金陵的繁华,不愿意在北平吹冷风而已。

而最重要的就是,北平这个京城是朱棣定下来的……

全盘否定朱棣,这个是‘饱受压迫’的文人文官们的共识。他们仇恨朱棣,当朱棣死在战场上的消息传来时,不知道有多少人暗自在狂欢,弹冠相庆。

而朱高炽打压勋戚的动作更是在火上添油,一股暗流已经在整个大明涌动着。

——我辈的好日子来了啊!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