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14章 文武斗殴

第1514章 文武斗殴

吃饱喝足,方醒准备出宫等张淑慧。

此时宫中正是吃饭时间,方醒一路出宫,和几个侍卫吹吹牛,倒也不觉得无聊。

等到了张淑慧后,方醒赶紧接过无忧,却发现闺女睡着了。

“夫君放心,无忧今日玩的可高兴呢!”

张淑慧上了马车,方醒念念不舍的把无忧送过去,然后齐齐回家。

出了承天门,外面的各衙门都午休了,只有几个官吏在外面转悠消食。

马车粼粼,方醒一路想着朱高炽的锲而不舍,想着逐渐壮大的文官团体,一时间有些出神。

“本王打死你!”

一声暴喝惊醒了方醒,他抬头一看,就看到朱高煦在礼部的门口揪着个官员正在暴打。

边上的两个官员不敢劝,最后一跺脚就冲进了礼部,大抵是去搬救兵。

方醒下马过去,正好朱高煦一拳打在那人的鼻梁上,一声脆响后,鼻血喷溅,随即那惨嚎声就引来了一堆人。

“殿下住手吧!”

朱高煦面色发红,眼睛也发红,看着吓人。他闻声看到是方醒,就一脚踢翻这人,气咻咻的道:“方醒,此人说父皇不该北征,还说什么突然惹了哈烈这个大敌,言语间很是不敬,本王今日没带刀,否则当即斩了此人的狗头!”

倒在地上的这人只顾着惨嚎,脸上全是喷出来的血,看着惨不忍睹。

这时礼部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吕震第一个冲了出来。他先对朱高煦拱手道:“殿下可是饮酒了吗?那便回去歇息吧。”

朱高煦觉得吕震这话不错,正准备收功,可方醒却捅了他一下,然后说道:“殿下喝酒了吗?本伯怎么没闻到酒气呢?”

朱高煦这才醒悟过来,他冲过去,顶着吕震骂道:“你个佞臣,居然给本王下了绊子……”

朱高煦只是轻轻一推,吕震就跌跌撞撞的退了出去,差点来了个屁墩。

他稳住身体后,指着朱高煦想开喷,可方醒却说道:“方才礼部有人非议先皇,吕大人,礼部礼部,却不知人臣礼,算什么礼部?走了!”

方醒揽着朱高煦的肩膀扬长而去,吕震气的浑身发颤,指着外面道:“去!去禀告陛下!”

门外有人在惨叫,门内吕震气急败坏的喊叫着,边上的鸿胪寺、太医院,斜对面的都督府都被惊动了,纷纷出来查看。

等听说是朱高煦出手,而且方醒也在场时,都督府的人喊道:“打得好!”

朱高炽拿武勋作伐,这在都督府中不是没有怨言,只不过孟瑛等人压得住,所以才没有爆发出来。

此刻听到是朱高煦动的手,方醒还拉偏架,都督府的人顿时就燃了。

北征时的惨烈还历历在目,可回来之后,文官们该出来的出来,该升官的大把升官,可武人呢?

想到这里,都督府的人看向礼部的眼神中都带着不怀好意。

此时是午休,帮礼部看门的军士偷懒跑了,两小吏去抬那个受伤的倒霉蛋,刚抬起来就哎哟一声,倒了一个。

“腰腰腰!闪到了!起不来了!”

看到又多一个伤员,五军都督府的人不禁就哄笑起来。

吕震出来看到后大怒,就说道:“来两人帮忙!”

都督府那边闻言本不想理睬,却有人促狭,就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就来了四人。

两人一组,然后抓住手脚抬了起来。

还是咱文官好使啊!

礼部的官吏们见状不禁心中快慰,甚至有人想着改日能否寻诸卫的军士干些苦力活。

“哎哟哟!腰闪了!”

可刚走出几步,这四人齐齐松手,然后捂着腰叫痛。

那两人被摔在地上顿时又惨叫起来,礼部的人见状大怒,当即有人指着那四人说道:“你们是故意的!”

“对,是故意的!果真是粗鄙武夫啊!”

那四人开始只是想弄个恶作剧,听到这话,其中一个火气大的就指着骂道:“老子在北方杀敌的时候你们何在?也敢说老子粗鄙?草泥马!”

礼部官吏的火气也被激发出来了,顿时各种引经据典开始了驳斥和鄙夷,当真是精彩纷呈。

都督府的大老粗们当然说不过,于是火气渐渐升腾,眼中凶光闪烁……

……

“陛下,汉王殿下打了礼部的人,据说还喝了酒……”

朱高炽正在吃饭,边吃还边看奏章,闻言他放下筷子,捂头叹息道:“这是为何?”

朱高煦安分了许久,让朱高炽甚为放心,没想到居然会闹这么一出。

礼部来告状的是一个小吏,他满头大汗的道:“汉王殿下喝了酒,就揪着赵大人打,打的满头包……”

朱高炽无奈的道:“总得有个缘由吧?”

朱高煦的脾气不好,可却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人动手,这一点朱高炽还是清楚的。

小吏期期艾艾的说不出缘由来,朱高炽皱眉道:“此事朕记下了,回头再查。”

他刚登基没多久,一大摊子事情还等着他去做,没工夫去扯皮。

小吏讪讪的告退,可还没走出大殿,外面就冲进来了黄俨。

“陛下!陛下!不得了了……”

黄俨惊骇的咋呼道:“陛下,都督府的人和礼部的人打起来了!”

“哎!”

朱高炽头痛的道:“这又是为何啊?停手了没有?”

黄俨楞了一下,他刚才只是收到消息就急匆匆的来表功,却不知道具体情况。

梁中就出去问了问,回来说道:“陛下,已经停手了。说是都督府的人摔了礼部的人,然后两边吵架,就打起来了。”

朱高炽皱眉道:“把孟瑛和吕震叫来。”

梁中吩咐人去了,站在殿外,他看着宫中的景色,听着隐隐约约的蝉鸣,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冷笑。

“你笑什么?”

身后阴测测的传来了黄俨的声音,梁中的笑容已敛,淡淡的道:“笑该笑之人。”

“别得意太早了。”

黄俨的眼神闪烁,白净的脸上全是阴狠。

梁中回头看着他,冷笑道:“你是老人,伺候了先帝,又接着伺候陛下,劳苦功高啊!佩服!”

这是在讥讽黄俨是墙头草,可黄俨却不以为耻的道:“听说你和外面的人有些勾结,别被咱家发现了,不然你逃不了!”

梁中冷冷的看着他,摇摇头道:“不要脸的东西!你该跟着先帝去的。”

两人在殿外相对而视,周围的几个小太监没敢看,都畏缩在边上,直至孟瑛和吕震到来。

等人全都进去后,两个小太监在嘀咕着。

“黄公公是老人啊!而梁公公却是陛下潜邸时的人,这两人要是斗起来,谁能赢?”

“黄公公是先帝的人,善于钻营,不然哪能在陛下的身边呆着,能去守陵就算是不错了。”

“梁公公那些年可是为陛下鞍前马后的效力,所以说啊……有人来了!”

宫中的人必须要耳朵灵,耳听八方。眼睛活,能看出人事变动的趋势,否则迟早是被边缘化的下场。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