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12章 初露锋芒的新帝

第1512章 初露锋芒的新帝

皇帝轮流做,一朝天子一朝臣……

而后宫之中亦是如此。

皇后张氏出身普通,父亲不过是指挥使而已。

而郭氏却是郭英的孙女,开国功勋的后代,这就是贵族和普通人的区别。

可皇后凌厉,有时候连朱高炽都得退避三舍。

“看来这郭氏……是陛下真心宠爱,还是想推她出来和皇后打擂台,好平衡宫中的势力!”

“谁知道呢!”

书房里,方醒打个哈欠,拿起蒲扇摇动几下。

“皇后可不是省油的灯,郭氏若是不收敛,以后多半会倒霉。”

黄钟对皇后的手段很是钦佩,认为郭氏是在自寻死路。

“我只关注太子和公主,其他人随意。”

黄钟回头看看门外,然后低声道:“伯爷,太子地位稳固,公主……按照皇家的规矩,公主还得等几年才会招驸马呢!”

“太子稳固也不稳固。”

方醒皱眉道:“陛下多子,谁不想成为将来的太后?不过在陛下诸子之中,并无出类拔萃之人,小心为上吧!”

人心永不满足,这一点从朱瞻基的两个儿子身上就能看出来。

土木堡之变后,双皇相争,最终英宗复辟成功。

“一屁股烂账啊!”

方醒觉得皇家的事真的麻烦!

……

朱高炽的所有儿子中,大抵是朱瞻墉最为落魄。

“新乡郡王也不错,只是为何不让我就藩?”

封了郡王之后,朱瞻墉依旧不肯在宫中待着,求了特例,每日来知行书院上课。

岳保国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整日炫耀什么?郡王了不起吗?”

“我哪炫耀了?”

换了别个,朱瞻墉非得要辩驳一番不可,可岳保国不行,这位可是院宠,不管是方醒还是朱瞻基都关爱有加的学生。

朱瞻墉郁闷的道:“宫里闷得慌,就藩至少我可以在府里随意折腾。”

“天天吃肉喝酒?”

岳保国有些艳羡,他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而书院的伙食是荤素搭配,让喜欢吃肉的他分外的不满。

朱瞻墉忍笑道:“天天吃你也会厌烦,还是书院的伙食好。”

岳保国不信,“听说宫中顿顿吃肉,夜宵都吃肉。”

“好,哪日我带些出来给你尝尝。”

岳保国一听就乐了,说道:“看在你诚心的份上,那我就给你说说吧。你不能就藩,那是因为牵制,嗯,是牵制。”

朱瞻墉的面色微变,喝问道:“你从哪听来的话?”

岳保国还小,他被吓了一跳,然后说道:“别人说的。”

“谁?”

“不告诉你!”

朱瞻墉看着岳保国一溜烟就跑了,不禁苦笑着。

“这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

树欲静而风不止的不只是朱瞻墉,朱瞻基现在就很苦恼。

“臣见过殿下。”

“权大人多礼了,请坐。”

眼前这位一板一眼行礼的老人,乃是大明朝有名的孝子,朱高炽提拔他做大学士都要先说自家不通政事,会误国的孝子。

权谨坚持行礼完毕,这才坐在了椅子上,板着脸道:“殿下,陛下令臣随侍东宫。”

朱瞻基只觉得脑门在蹦跳着痛,他强笑道:“权大人德行高深,这是本宫的福气。”

权谨说道:“殿下,臣以为当亲君子而远小人,殿下这边若有小人,臣必然是要呵斥的。”

这位刚被朱高炽给了个文华殿大学士的头衔,堪称是辅国重臣了。可他却严词拒绝,说自己没这个本事担任此职。

而朱高炽也很有趣,直接说了:我不是要你来当官,而是要你来做榜样。

于是朱高炽令群臣向权谨学习,然后就把老先生派到了朱瞻基这里。

儿子啊!你看看这位老先生,跟着学学孝顺才是正道啊!

朱瞻基和权谨应付了一阵之后得到了解脱,然后一溜烟就跑了。

……

“要以孝治天下!”

朱高炽扬着手中的奏章说道:“蹇义,你行事谨慎,可却失了担当!你在怕什么?想一团和气?吏部不需要一团和气!”

蹇义出班请罪,朱高炽皱眉道:“吏部要清理各地官员,朕说了,大明不需要那么多冗官,该取消的就取消,少些官吏,百姓过的更安生,朝中也少拨些钱粮……这些可都是民脂民膏!”

蹇义大惭,夏元吉也出班请罪,随后群臣集体请罪,蔚为壮观。

朱高炽脸上的肥肉颤动几下,语重心长的道:“各地官吏要甄选,贪鄙的、不称职的、尸位素餐的,都要清理出来,不必要的官位都取缔了,诸卿,大明依然很难,朕请诸卿携手,咱们君臣一心,可好?”

群臣纷纷应了,朱高炽欣慰的道:“北方大敌皆灭了,如今大明四海升平,正是休养生息的时机,各地要劝耕,要下去巡查,那等坐在衙门里当官的人,都该回家种地去!”

朱高炽上位后,大家都以为这位会温柔如水,可谁曾想朱高炽几记组合拳出来,让百姓欢呼的同时,百官却懵逼了。

而朱高炽看着这帮子人,心中生出豪情的同时,也有些疲惫。

预料中的君臣和谐并未如期而至,反而勋戚在被敲了一闷棍之后老实了。

气氛有些凝滞,夏元吉就出班道:“陛下,郑和的船队已经准备好了,是否按时出海?”

郑和出海是朱棣在时就确定下来的,为此还新建了不少船只和准备了不少货物。

朱高炽毫不犹豫的说道:“宝船出海靡费不少,于国于民好处不多,停了。令郑和在金陵坐镇看守。”

“陛下英明。”

一阵歌颂之中,金忠的欲言又止的长叹了一声。

宝船出海可不只是贸易啊!最大的目的是宣威,维持大明对外海的威慑。

一旦取消之后,大明实际上就自绝于海洋,自绝于那些藩属国,后果会如何?

在金忠的忧虑中,朱高炽微笑道:“往年云南和交趾多有扰民,如今也一并取消了,那些人全数叫回来。”

云/南和交趾被搜刮不少,特别是交趾,当年可是因为搜刮过甚才导致了反叛,朱高炽这算是拨乱反正了。

蹇义问道:“陛下,那些流放的官吏是否也叫回来?”

建文朝和永乐朝的不少官吏都被丢在交趾等地,所以蹇义一问,群臣都静静的听着。

朱高炽点头道:“回来吧,让他们各自回去。”

群臣此刻的心中有欣喜,还有些失望。

返归原籍,这是一个喜讯,但不能官复原职,却是个噩耗。

现在那位对待官员严苛的皇帝已经走了,正是做官的好时候啊!

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故旧在流放地,所以顿时大失所望。

朱高炽眯着眼,心中不知道在想啥,最后说道:“吏部要甄别,那些不可赦的记得报上来。”

群臣心中一震,知道这位皇帝终究不是一味的仁慈。

给你们希望,给你们好处,但是尺度还得要朕来把握!

除去弱智之外,就没有一个皇帝是简单的。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