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7章 这就是工匠的力量

第47章 这就是工匠的力量

“你叫什么名字?”

看到尚德全和李琦都是一脸的阴沉,方醒心中一个激灵,马上就想到了应对之策。

受伤的工匠惶恐的道:“老爷,小人叫做朱芳。”

“朱芳?好名字!和咱们的陛下一个姓。”

方醒对朱瞻基问道:“能帮他脱籍吗?”

朱瞻基从小就经历过很多场面,知道方醒这是隐恻之心发作了,他当然也愿意消除方醒的怒气。

“小事而已。”

方醒闻言就咧嘴笑道:“老七。”

辛老七在后面跟着,刚才都已经被方醒的言论给吓坏了,闻声马上就冲出来。

“少爷。”

方醒的目光轻蔑的扫过李琦和尚德全,说道:“你带他回去,以后他就是方家庄的人了。”

尚德全的脸色不变,只是心中却在想着方醒的来历。

一个工匠,对于工部来说只是只蝼蚁,可方醒的来历却很重要,这是个大消息。

而李琦显然已经恨上了方醒,不过碍于朱瞻基在场,所以在忍着而已。

朱瞻基看到事情告一段落,就挥手遣散了众人,然后和方醒去了静室。

所谓的静室,其实不过是李琦的办公室而已。

方醒看着室内豪奢的装饰,不加掩饰的说道:“泰顺,就靠着这等人,你还想把这里变成北征的兵器基地吗?”

朱瞻基也是暗自叹息,不管在窗纸上映出的人影说道:“顺天府离京城遥远,如之奈何!”

方醒也看到了人影,他走过去,直接推开了窗户,看着在外面呆若木鸡的小吏,冷笑道:“你听有什么用?还是让你的主子来吧。”

小吏一惊,顿时就屁滚尿流的跑了出去,结果在门槛那里跌了一跤,牙齿都磕掉了几颗。

方醒也不关窗户,然后就听到朱瞻基笑道:“德华兄,此刻你还认为粮食是我大明的第一要务吗?”

“当然。”

方醒淡淡的道:“这一课我还没给你们上过。”

“什么课?”

“天文!”

这里不大方便,所以方醒只是简单的说道:“从宋末开始,这老天爷就已经病了,进入到了小冰河时期,天气会变得寒冷无常,在很多地方,农户会颗粒无收,宁可吃掉种粮,也不愿意下种。”

“为什么?”

朱瞻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当年他跟朱棣去乡下,曾经看到过农户对种粮的珍惜程度,那简直就是视若珍宝啊!

可方醒居然说农户们会吃掉种粮,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方醒叹道:“因为种粮种下去,可能收获的东西还赚不回来,傻子才会种呢!”

接下来,方醒也不愿意多说,只是有些没精打采的说道:“今天就到这吧。”

回到方家庄,方醒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了这位叫做朱芳的工匠。

朱芳到现在都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所以在看到方醒后,他只是不停的说到自己的妻儿。

方醒点头说道:“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一家子都是方家庄的人了。”

“杰伦叔,给朱芳一家安排好住处,就在主宅。”

方杰伦一愣,觉得方醒有些小题大做了。要知道,主宅里住着的人,除了方醒一家之外,也就只有方杰伦、家丁和丫鬟,以及刚搬进来的马苏母子。

这时候住进主宅,就说明你这人已经被主家看重了。

这个朱芳有什么本事,少爷居然会这么看重他。

等下午朱芳的妻子和儿子到了方家庄之后,就被惊住了。

主宅很大,在最近还扩建过,多了几个小院,而朱芳家就分到了一个小院。

小院不打紧,关键是里面的用具一应俱全。

朱芳的七岁儿子朱元芳拎起一个不锈钢的盆,把它顶到头顶上,回头嬉笑道:“娘,你看我。”

朱廖氏看着眼前这些陌生的用具,哪还会理睬这个调皮的儿子,她看着墙壁上的那面镜子,不禁用手把头发顺了顺,心中却是一阵担心。

正所谓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朱廖氏担心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卷入到了什么神秘的事件中。

安顿好朱芳一家,方醒也不乐意去作坊了,每天只是在家里授课,有时间就钓钓鱼。

过了几天,朱瞻基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德华兄,你为何对那些工匠如此的另眼相看呢?”

我还以为你能忍多久呢?

方醒腹诽着,然后说道:“士农工商,士这个阶层是最无耻,也是最令统治者喜欢的阶层。”

朱瞻基想了一下,点头同意方醒的看法。暗中补充了一句:是相当一部分仕子都无耻,而不是全部。

“而农就不用说了,哪怕是再过几百年,他们依然是国家的中流砥柱,缺不得。”

方醒想起几百年后的动荡,就有些情不自禁。

“而商,这个阶层在某些时候比士更无耻,他们追逐利润,只要有足够的利润,那么他们愿意奉异族人为父,哪怕是为此颠覆自己的国家也在所不惜。”

这个看法是目前的主流,不过方醒说商人能颠覆国家,朱瞻基觉得有些太高看他们了。

“至于工,这个阶层是统治者所漠视的,却是推动社会发展的主流力量,任何阶层都比不上的力量。”

“德华兄,你这也太过危言耸听了吧?”

朱瞻基觉得方醒是有些癔症了,居然把工匠的地位抬得比士子还高。

“不,我这还是说低了。”

方醒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巧的发条式的玩具车,上紧发条后,把车往桌子上一放,顿时书桌上就是一片兵荒马乱。

不顾朱瞻基的目瞪口呆,方醒把玩具车拆开,然后指着齿轮说道:“这就是工匠的力量。”

接着不容朱瞻基提问,方醒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望远镜递给他,说道:“你往外面看看。”

朱瞻基有些纳闷的按照方醒的吩咐把望远镜放在眼前,然后看向了外面。

呆了,朱瞻基呆住了,而且握住望远镜的手还在发抖。

从书房,朱瞻基通过拱门看到了大门外的辛老七,这货正在和马苏吹牛,口沫横飞的,朱瞻基甚至都看到了这厮脸上的一颗痘痘,顶端还有些发白。

“德华兄,这是何物?”

方醒靠在椅背上,目光深邃,“这就是工匠的力量。”

“当大军远行于茫茫草原之时,你的斥候只需要有这个东西,就能先敌发现,这个功效的作用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