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03章 你将会插入谁的胸膛?

第1503章 你将会插入谁的胸膛?

写完朱棣去了的那一章之后,爵士只觉得浑身都软了,精气神耗费太大,暂时无法从情绪中走出来,且容我慢慢的缓过来吧,情节上有啥瑕疵的,请诸君见谅。

……

“军心会动,咱们必须马上回师。”

朱棣已经躺在了兴和堡中的床上,方醒就站在边上,眼睛红肿。

杨荣看着方醒轻叹着。

先前他和杨士奇就劝张辅马上回师,可方醒却跳出来第一个反对,并拔出刀来,逼着张辅下令全军追击,一定要把哈烈人打残。

而诸将也擦去眼泪,赞同这个方案。

于是所有人都在含泪追击,只剩下方醒带着家丁们,还有朱棣的侍卫们,把他们的皇帝带到了兴和堡。

方醒呆滞的转身,说道:“陛下是马上皇帝,他知道什么更重要。而在我看来,再没有用彻底击溃哈烈人更能安慰陛下的办法了。相信他老人家英灵尚在,正在看着大明虎贲们……追亡逐北。”

杨荣苦笑道:“可……天气渐渐的热了呀!”

“我已叫人去制冰了。”

……

杨荣叹息着出去,看到一群人抬着木桶而来。

“全是冰。”

杨士奇摇摇头,说道:“已经快马去了宣府和北平传消息,陛下……哎!”

杨荣皱眉看着这群人进了大院,说道:“方醒已经令人去铸铜棺了,也不知道他从哪搜罗来那么多的铜。”

“哎!陛下……本官说搜罗了军中的锡来铸棺,你当时没看到他的眼神,要杀人啊!”

杨士奇有些茫然的看着地面说道:“陛下对他恩宠有加,他此战甘愿冒险挡在陛下身前,这是……君臣相得啊!”

……

国主很狼狈,他从出生开始,从未这般的惶然无措过。

一万骑兵只剩下了五千多,剩下的都已经在这一路的逃亡中被明军追杀殆尽。

“王,明人没跟来。”

侍卫长心有余悸的禀告道。

国主看看那些沮丧的将士,强笑道:“明军就像是疯了一般,还高呼着明皇……本王估摸着明皇弄不好出事了,可喜可贺啊!”

一行人不敢停留,一直奔逃到晚上才歇息。

“王,我们的马必须要歇息,否则明日撑不住。”

领军的万夫长面带忧色,从大败开始,他们就一直在逃跑,不惜马力的逃跑。

国主恢复了些精神,说道:“明军应该是回去了,等到了亦力把里,自然有马匹补充。”

万夫长点点头,回去安抚麾下。

恐惧离开,国主觉得饿了,就吩咐人去弄晚饭。

“就这个?”

看到眼前的干饼子,国主的怒火就上来了。他一脚踢翻做饭的厨子,骂道:“连你也敢糊弄本王吗?”

厨子不敢起来,委屈的道:“王,走的时候就拿了干饼子。”

从出发时的信心满满,到被朱棣阵前鄙夷无视,再到被朱棣亲自破阵击败……

一切的一切都奔涌上来,国主的眼睛发红,拔出短剑……

名贵的短剑就这样插入到一个在国主眼中卑贱的厨子的胸膛。

国主拔出短剑,气喘吁吁的后退几步,然后看看左右,皆是麻木,顿时心中大悔。

他板着脸,正准备封官许愿,外围突然有人尖叫道:“敌袭……”

国主悚然而惊,转身看去。

远方…..不!国主缓缓转了一圈,看到四面都有火光,他喃喃的道:“明军为何要这般疯狂?非要置本王于死地?”

侍卫长跑过来,慌乱的道:“王,咱们得马上突围!”

国主看到四周都是慌乱的军士,一部分人甚至都没上马,显然是在等待着投降。

“是亦力把里人!”

马蹄声渐渐密集,有人狂喜的喊道。

“亦力把里人?”

国主苦笑着,“若是明军还好些,亦力把里人,本王记得歪思当时是跑了吧?没想到他居然能收拢残部在此拦截,这就是命运啊!”

侍卫长催促道:“王,快走!”

国主摇摇头,看着那些亦力把里骑兵蜂拥而至,然后劈砍着那些已经跑不动的哈烈人。

“跪地投降!”

呼喊声中,已经绝望的哈烈人纷纷下马跪地,而没有下跪的国主和他的侍卫长就显得格外的醒目。

“大汗!”

火光猎猎中,重新恢复了尊严的歪思策马而来。

“你还有何话说?”

歪思居高临下的问道,只感觉浑身舒畅。

国主淡淡的道:“明皇无愧雄主之称,本王败的心服口服,不过歪思,除非你能远遁,否则下一次就该轮到亦力把里了。”

歪思打量着狼狈的哈烈王,嗤笑道:“本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皇……去了!就在击败你们的时候,他就去了。”

国主颓然,歪思讥笑道:“当时你若是不跑,肯定能反败为胜,可惜了。你还有何要说的?本汗即将远遁,想听听你的遗言。”

“哈哈哈哈!”

国主退后几步,突然大笑起来。他笑的前仰后合的,眼泪都出来了,然后喘息着道:“明皇六十余岁了,还敢亲自冲阵,冲的还是重骑组成的阵列,不死何为?哈哈哈哈!老疯子!你终于还是去了呀!”

歪思冷冷的看着疯狂大笑的国主,摇头道:“本汗看疯的人是你!”

“明皇击败了你们,至此明人的北边再无大敌,哪怕是明皇战殁,依然值得!他是……一位勇士!”

国主一怔,歪思想起自己本可在亦力把里逍遥度日,却被这个家伙卷进了大战中,为此不得不带着部族远遁,就怒道:“哈烈完了!哈烈在你的手中完蛋了!想想你们的老王是何等的英武,可惜却被你这个无能之辈窃据宝座,不亡就没有天理!”

国主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淡淡的道:“哈烈最多是内乱,却不会亡,歪思,本王再如何落魄,却也不是你这条野狗可揶揄的。”

歪思大怒,正准备喝令人拿下他。国主却拔出短剑,看着那锋刃,喃喃的道:“你效忠于谁?你将会插入谁的胸膛?”

“拿下他!”

歪思策马掉头,对身边的人说道:“拿了他去和明军交易,我们要粮草,然后马上远遁!”

“噗通!”

歪思心中一震,回身看到国主倒在地上,而他的胸膛上正插着那柄短剑,他从不离身的短剑。

侍卫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突然拔刀出来,周围的亦力把里人赶紧护住歪思。

歪思摇摇头道:“不必了,他这是要一起……”

长刀一拉,地上就多了一具尸体。

没有了国主在手,歪思郁闷的道:“拿了这些俘虏去和明军做交易,要粮食。”

有人问道:“大汗,明军要是还想打咱们呢?”

歪思沉吟道:“明皇去了,明军只要得到哈列王的尸骸,保证会马上退兵,回去整治明皇的葬礼。去吧,不会有问题。”

马上有人打马去寻找明军,歪思唏嘘道:“一个战殁,像是个勇士,而一个却狼狈而逃,抛弃了自己的麾下,本汗会是什么结局?”

苍穹之上星光闪烁,挥洒在国主的尸骸上,孤寂而苍凉……

推荐阅读: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