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99章 那一刻,殇

第1499章 那一刻,殇

前方的轻骑被铅弹打的寸步难行,可他们还是顽强的扔出了瓦罐,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杀伤力小的可怜,可却成功的在明军阵前营造出了一片硝烟。

“敌军还在加速,他们疯了吗?”

那些残存的轻骑甚至在用长刀劈砍着马的臀部,顿时那些战马疯狂的提速了。

“火炮不要点火!”

方醒知道这是自杀式的突击,目的只是想打开通道,顺便消耗明军的火力。

“三排齐射!”

面对敌军的疯狂,明军采取了三排齐射,顿时火力密度让人发指。

两次三排齐射之后,哈烈轻骑几乎消亡殆尽。

正当明军松了一口气时,那浓密的硝烟中突然冲出了重骑。

无数重骑从硝烟中冲出来,就像是魔鬼。他们手中的长枪放在身侧,把战马的速度催到了极致。

“点火!”

一直在等待着的火炮来了一次霰弹齐射。

铁甲能挡住明军的霰弹吗?

这个疑问马上得到了回答。

不能!

血雾飞舞中,那些哈烈重骑纷纷栽倒,而后面的却义无反顾踩着同袍的尸骸继续发动冲锋。

……

“此战哈烈必胜!”

国主看到重骑上去了,信心十足的说道。

“明人最畏惧的就是拉近彼此的距离,而重骑应当能挡住他们的火铳,所以……他们必败!”

……

一百步,明军依旧没有开火。

五十步,下一刻就该是重骑肆虐的时候了!

“哔哔哔!”

密集的火力再次发威,齐射之后,没人去看战果,纷纷转为轮换。

前方的哈烈重骑带着不敢相信的眼神轰然倒地!

这可是铁甲啊!

“比铁皮厚些罢了!”

方醒冷笑着!

“哈烈!”

在火枪的密集齐射下,哈烈重骑艰难的在前行着。

“伯爷,左边!”

方醒侧身,看到左侧朱雀卫那里被十余名哈烈重骑突破,然后……

最惨烈的时刻到了,那些哈烈人手中的长枪能一下贯穿两名火枪手,就像是穿肉串一样。

然后他们拔刀,利用甲衣的保护开始了屠杀。

“齐射!”

宋建然马上组织了预备队狙杀这些重骑。

可被这一下突破给打乱了节奏的朱雀卫,却再也无法守住自己的防线。

无数重骑开始向朱雀卫这边突击,火枪的齐射密度越来越小。

“大人,突破了!突破了!”

阿古达木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带着一种完成了使命的神圣感说道:“令全军突击,头号目标就是明皇!”

“活捉明皇!”

“活捉明皇!本王要让他跪在身前,看看他可有值得骄傲的地方!”

国主已经忍不住带着侍卫向前而去,他想展示自己武勇的一面。

呐喊声就像是雷霆,前方的重骑已经和朱雀卫短兵相接了,无数明军被重骑撞飞。

敌人在肆虐。

……

朱棣看到了这一切,却一直没有发话,当哈烈人发动最后的总攻时,他命令道:“令投石机打出瓦罐,密集打出去!”

于是战场的上空出现了一片黑点。黑点在最高点时迅速下坠。

“这是什么?”

阿古达木惊呼道。

“轰轰轰轰轰!”

如果说火炮的轰鸣是春雷,那么这些瓦罐的爆炸就像是……山崩地裂!

无数铁屑伴随着冲击波横扫过去,无数哈烈重骑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被炸飞,被铁屑打穿铁甲……

新配方的火药登场了!!!

方醒已经坚持不住了,刚才他带着家丁们赶到了朱雀卫那里去支援,拼死才把敌军驱赶出去。

瓦罐一炸,方醒终于放松了些,然后他就听到了辛老七的喊叫。

“老爷……”

一把长枪破空而来,目标正是方醒。

……

方家庄。

天气不错,放学后的土豆带着平安在逗弄两条狗,而铃铛就卧在屋檐下,眼睛偶尔睁开一下。

“铃铛老了,胡子都白了。”

张淑慧抱着无忧,有些伤感的看着铃铛。

小白也叹道:“铃铛最近天天都去门外看一眼,估摸着就是想看看少爷为何还不回来。”

无忧看着铃铛,突然喊道:“铛……”

铃铛睁开眼睛看了无忧一眼,那眼神看着漠然。

无忧嘟嘴发出嘟嘟嘟的声音,往日铃铛多半会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可此刻铃铛的耳朵却一下就竖立起来,它猛地起身,然后跃下台阶。

落地时铃铛踉跄了一下,院子里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它这边。

“铃铛,回去睡觉。”

铃铛老了,方家自然要给它养老。

每天厨房都精心给它做了软烂的食物,它的窝也经常更换垫子……

往日铃铛听到喊声就会回头,可今天它却理都不理,还没站稳就向着外面冲去。

看着铃铛在奔跑中踉踉跄跄的模样,土豆急忙就追了上去。

平安带着大虫和小虫也去了。

张淑慧犹豫了一下,抱着无忧起身,和小白也跟了出去。

……

铃铛一路跑到了主宅的大门外,一路上看到的人都惊讶不已。

于是等张淑慧等人出来时,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

“铃铛在干什么?”

铃铛在看着远方。

“呜呜呜!”

它突然呜咽起来,然后猛地向着庄外跑去。

“铃铛……”

张淑慧只觉得心跳加速,她慌乱的喊道。

“铃铛!”

土豆追了出去,大虫小虫更快,已经冲到了铃铛的身边,伴随着它一起奔跑着。

跑啊跑!

当跑出百多步时,铃铛停住了。它喘息着,再次抬头看着远方。

土豆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站在铃铛的身前,蹲下来摸着它的头顶说道:“铃铛,我们回家。”

铃铛依然在看着远方,身体突然开始了摇晃,眼神渐渐暗淡。

土豆慌了,冲着正在小跑过来的张淑慧等人喊道:“娘,铃铛生病了!”

张淑慧抛弃了矜持,她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蹲下,看着铃铛的眼睛说道:“铃铛,我们回家。”

在看到张淑慧后,铃铛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神彩,然后再次看了看远方……身体猛地歪倒。

“铃铛!”

土豆的眼泪夺眶而出,他俯身把铃铛抱起来,拼命的喊道:“铃铛,咱们回家!回家!”

张淑慧低头,有水滴滴落在地上。

小白捂着嘴在哭,她哭的很伤心。

平安呆呆的站在那里,等再次清醒时,却发现满脸的泪水。

大虫和小虫围着铃铛转圈,呜咽着……

方杰伦面色黯然,闻讯赶出来的解缙父子低声叹息着,然后看着自家的那条狗,铃铛的儿子。

庄户们唏嘘着,说着铃铛的事迹……

太阳越发的西斜了,照在方家庄里,照在抱着铃铛嚎啕大哭的土豆身上……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