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97章 惨烈攻防

第1497章 惨烈攻防

战场小憩,大多数人都坐在地上,或是喝水,或是想着心事。

朱棣就在队列之间的通道之中踱步,步履从容。

“瞻基来信了,说了端端好些事,说会认人了,却是最认她娘,让瞻基有些郁郁,哈哈哈哈!”

前方就是几十万敌军,朱棣依然闲庭信步,从容的说着家事。

“婉婉说是想朕了,说是给朕准备了好些吃食,就等着回去享用……”

朱棣的语气轻柔了些,如果方醒在前方的话,他就能看到朱棣的眼角都带着笑意。

“国事无忧,朕只需击败哈烈人,自然可以从容的摆弄朝政,瞻基的事你怎么看?”

方醒楞了一下,脱口而出道:“先忍,这也是磨砺。”

朱棣的脚步一滞,说道:“是了,他太顺了,从小到大没受过多少委屈,也没人敢让他委屈,却差了磋磨。”

“朕年轻时一直在北平,一直在征战,其后……便是忍,直至忍无可忍,朕便提兵扫灭了那些让朕低头的东西……”

方醒心中一震,说道:“陛下,有您在呢。”

朱棣的经验丰富,自然能想办法去磋磨朱瞻基。

“朕……”

朱棣突然转身往回走,脚步渐渐加快。

方醒有些不解,不过眼下却是不能分心,只得回到自己的位置,盯着哈烈人的动向。

……

“如何?”

哈列王知道这次是试探性进攻,所以并未发怒。

阿古达木沉声道:“王,明军的阵列并非不可破,臣准备下一轮先用轻骑打开缺口,然后重骑跟上突击,一举击溃明军。”

国主坐在那张镶嵌着宝石的椅子上,起身道:“放手去做吧,本王想今晚在兴和堡住下来。”

随即国主就骑马去各部巡查,也是安抚。

阿古达木趁机召集了那些万夫长们商议战事。

歪思已经被赶到了远处,而且和自己的人马隔离。

他没有形象的坐在草地上,呆呆的看着远方。

“大汗,亦力把里已经没有了。”

一个贵族看到他可怜,就过来劝慰了一下。

歪思看了这个曾经的手下一眼,目光冷漠的道:“你们也没有了。”

不识好歹啊!

这贵族指指阿古达木那边,歪思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就看到那些亦力把里的贵族们正在阿古达木和将领们的外围十步开外,谄媚的笑着。

歪思笑了笑:“你们找新主人的动作倒是不慢。”

“大汗,羊群不能失去头羊,否则就会四处飘荡,最终会成为狼或是牧人的口中食,所以……这并不丢人。只是你却……”

“是啊!你们都可以去投靠哈烈人,可本汗却不能,哈烈人不杀本汗就不能安心的吞并亦力把里……”

歪思起身,粗俗的拍拍臀部,可那些草汁的痕迹却拍不去。他笑了笑,说道:“去吧,你们都去,本汗就看着哈烈怎么击败明人。”

那贵族退后几步,摇头叹息着,然后转身去了自己的同伴处。

他们必须要在哈烈击败大明之前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们可以成为哈烈大军中的一员。

而歪思将成为他们效忠哈烈的祭品!

歪思冷冷的看着那边,看到那些哈烈万夫长们突然情绪激动起来,挥舞着拳头叫喊着。

随后阿古达木指着明军大喝了一声,那些万夫长们就昂首挺胸的出发了。

“开战了,打吧,使劲打……”

歪思冷眼看着那些万夫长回去呼喝着,然后上马,长刀指着明军那边。

“哈烈!哈烈!哈烈!”

……

万马奔腾,哈烈人如墙而进,展示了自己的骑术和操练水平。

“伯爷,哈烈人差不多倾巢出动了!”

“火炮准备!”

方醒并不担心,因为明军大部还在身后积蓄力量,随时准备给哈烈人一击。

“投石机准备!”

长枪手的后面摆放着投石机,随着命令,那些操作的军士把火油弹放在金属制成的兜子里,然后点了火把待命。

“长枪手做好准备!”

方醒很冷静,他知道这次容不得半点差错。

而左右翼的骑兵们也在准备,他们不但要掩护火枪阵列的侧翼,还要担负着反突击的重任。

“点火!”

“轰!”

位于中间的一门火炮点火试射,他们将测试出火炮的最大打击距离。

这是在争取在敌军到达火枪射程内之前多打一轮的举措。

铁弹在哈烈人前方一百多步外落地,然后反弹,并未造成杀伤。

可有这一炮试射就够了,当哈烈人冲过那枚铁弹落地的地方时,各炮组就传来点火的命令。

硝烟随着铁弹被吹出炮膛,呛人的味道却无人在意,炮手们都在拼命的清洗炮膛,装药包,装弹。

这一轮火炮齐射近半失的,但打中目标的那一半铁弹却成功的让哈烈人付出了代价。

马蹄的震动声越发的震撼人心了,火枪手们已经开始举枪。

“点火!”

再一轮火炮齐射,方醒在望远镜中看到一发铁弹击中了一个哈烈人的脑袋,视线内红白飞溅,铁弹继续横扫下去,这人却失去了头颅,栽倒下马。

“准备……”

那些千户官们在边上拼命的嘶吼着。

那些哈烈人冲过来了,目光所及处,皆是敌骑。

“准备……”

随着敌骑越来越近,那些千户官们越发的疯狂了。

一个千户官甚至都冲出了阵列,他长刀前劈,喊道:“齐射!”

“嘭嘭嘭嘭!”

“点火!”

感谢申耀的协调,在他的协调之下,火炮群终于在敌军突进百步时打出了第三轮。

而且为了保证火力的不浪费,炮群还采取了次第点火的办法。

于是方醒就看到了一波波的霰弹从左到右扑向哈烈人,场面惨不忍睹。

火枪齐射井井有条,密集的铅弹组成一张大网,有效的把哈烈人挡在八十步开外。

而火炮的不时开火,更是能进一步削弱敌军。

双方就此陷入僵持之中,鲜血渐渐的在地上形成了血泊,那些被踩踏的草地贪婪的吸允着养分。

“陛下,哈烈人这是想用尸骸来填满这块地方吗?”

杨荣和杨士奇都在朱棣的身后,他们也被这惨烈给镇住了。

朱棣摇摇头,“哈烈人不会那么蠢,所以……”

半个时辰后……

敌军在拼命的突击着,当火炮因为发射过于频繁而导致高温时,明军就只能凭借着火枪来拦截敌军。

而哈烈人就趁着这个机会逼近了三十步这个生死线。

没有箭矢,在见识过明军板甲的防护力之后,哈烈人就放弃了弓箭,改为标枪和重兵器。

锋利的标枪插穿了板甲,重刀、铁棍砸倒了一片明军。

前两排阵列已经乱了,方醒嘶吼道:“用手雷!用手雷!”

手雷在哈烈人中间爆炸,攻击一滞,随后火枪阵列就恢复了正常的轮换。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