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95章 炮灰

第1495章 炮灰

感谢:“再河之舟”、“苏35战斗机”、“西门落日”三位书友的万赏!

……

午后的太阳晒的人懒洋洋的,饭后的双方将士们却渐渐的燃起了战意。

邓峰就在朱棣的身后,他看着面色如常的朱棣暗自担忧,就找了张辅。

“陛下不能冲阵!”

张辅摇摇头,不愿意提及这个话题。

邓峰怒道:“陛下都六十多岁了,你们为何不去?”

张辅皱眉道:“我们当然会去。”

前方已经开始整队了,那些火枪兵们在相互鼓励着,今天他们将会战斗到底。

各炮组在清理着炮膛,今天他们将是压制敌军的主力。上面的命令就是:打!打到炸膛!

骑兵们开始在两翼就位,他们将掩护火枪阵列的侧翼,并随时准备用突击的战法来缓解火枪兵们的压力。

左右侧的远处,双方的游骑开始了接触。

哈烈军中的牛角号声突然响起,然后一队队的骑兵缓缓出前。

“陛下,是亦力把里人!”

张辅放下望远镜说道:“看来哈烈人是想用他们来消耗咱们。”

朱棣冷冷的看着前方,说道:“歪思若是当时果断逃走,哈烈人也没有心思去围剿他。可他首鼠两端,这就是自作孽!”

“陛下,敌军开始了!”

朱棣看去,看到那些亦力把里人开始提速了。

“装链弹!”

两个被铁链联系在一起的铁弹被装入炮膛,测距员不断的在汇报着距离。

“一千五百步……”

“一千步……”

“八百步……”

“七百步……”

“点火!”

“轰轰轰轰轰!”

两百余门火炮齐射,两百多发链弹被打了出去。

链弹在半空中不断旋转着,两个大小不一的铁弹瞬间冲进了敌军阵营之中。

一发链弹从一名亦力把里骑兵的肩膀上掠过,鲜血飞溅之余,森森白骨也露在了外面。

链弹的攻击范围大,一发冲进去后,两个铁弹横扫一切。

而这些都不够惨,被铁链缠住的亦力把里人瞬间就知道了什么是痛苦。

铁链在脖子上一拉,铁弹旋转,漫天血雾中,人头竟然被冲起老高。

整个冲击阵型的正面顿时一片狼藉,那些战斗力弱小的亦力把里人怕了,速度骤然一减。

朱棣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迹象,命令道:“两翼骑兵突击,席卷他们。”

旗帜摇动,两翼骑兵应旗回应。

前方压阵的是柳升,他看到亦力把里人被这一轮链弹给打散了,就回头看去,说道:“该出击了呀!只要能席卷亦力把里人,此战就是大明先声夺人了!”

他正说着间,左右两翼的骑兵出动了。

“杀敌!”

几万骑兵倾巢出动,那威势一下就压住了亦力把里人。

才将被链弹打了个魂飞胆战的他们瞬间就崩溃了。

他们打不过瓦剌人,而瓦剌人打不过明军……

这个算术所有人都会算,而且哈烈人驱使着他们来打头阵,歪思那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强笑模样还在脑海中,此时不跑的就是傻子。

于是他们就跑了。

这一跑不打紧,却冲撞了紧跟其后的哈烈人,顿时一阵混乱。

“传令,溃逃者杀!不管是谁,都杀!”

阿古达木冷冰冰的下了道命令,旋即就有人冲了出去。

此时哈烈一方已经投入了包含着三万亦力把里人在内的五万大军,一旦混乱,很容易席卷本阵。

这不是阿古达木谨慎,而是因为几十万大军全部压上去的话,不用明军打,自己就会乱作一团。

前方乱做一团,哈烈人开始砍杀亦力把里人,逼着他们回身继续冲击。

歪思就在离国主不远的地方,他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中绞痛。

没有了军队,他这个亦力把里汗算是什么?亦力把里算是什么?

他的心头在滴血,可却不能有怨言,还得随叫随到。

“歪思,这就是你的勇士吗?”

国主悠悠的问了一句,不屑之意十足。

歪思强笑道:“小汗的麾下本就是弱兵啊……”

这话里的味道很有趣,国主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的人打乱了本王的部署,歪思,你罪该万死!”

歪思面色大变,策马退后、拔刀一气呵成,喝道:“你别装神弄鬼,前几日你被明皇当众羞辱,真当别人不知道吗?你在明皇的面前就是个……”

一支箭矢飞来,钉在了歪思的身前草地上。

“小汗胡言乱语,有罪。”

歪思这才发现自己积郁了许久的怒火已经消散了,全被恐惧代替。他缓缓下马,然后蹲在地上,堂堂的亦力把里汗,居然在呜咽。

国主轻蔑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断了脊梁骨的男人再也无法直立。”

那三万亦力把里人能回来一万就算是不错了,国主已经把歪思看做了一个废物。

前方的亦力把里骑兵被明军和哈烈人两面夹击,一时间无所适从,竟然从侧面开始逃窜。

“撤回来!”

朱棣近乎于冷酷的下达了这个命令。

有人嘀咕道:“亦力把里人要逃了,哈烈只有两万人,咱们占优势啊!”

“敌军来援!”

“总攻,陛下,敌军发动总攻!”

朱棣冷笑道:“哈烈有大将,他这是想用那两万人死死的缠住咱们,然后挥师席卷,那样就是混战。而混战于大明最为不利。”

张辅敬佩的道:“陛下英明,据俘虏说,敌军的大将阿古达木,乃是哈列王的心腹,为人严正。”

“严正?那就是善于指挥大军作战的将才,不错,朕等着他。”

骑兵迅速回归两翼,前方却没有开炮,任由那些亦力把里人从侧面奔逃。

朱棣赞许道:“兴和伯不错,知道利弊。”

回过头,朱棣说道:“为将者要审时度势,此时亦力把里人被哈烈人出卖,心中必然是惊惶不安。等逃脱后,肯定会生出怨气,阿古达木在后面必然不敢再用他们,而且……这些败军会让哈列王提防。有了这些好处,何必去打他们!”

战争从来都不只是厮杀!

这就是朱棣教给诸将的内涵。

诸将少数马上明白,一些在若有所思。

明军放了一马,亦力把里人不禁喜出望外,顿时打马飞奔,那冲势之凌厉,让那些督战的哈烈人都只能避其锋芒。

“点火!”

远处哈烈大队骑兵正疾驰而来,眼前的亦力把里人逃走了大半,露出了后面那两万哈烈人。

方醒当然不会错过时机,当即下令开炮。

铁弹瞬间就在那些哈烈人的中间打出了效果。

一枚铁弹冲进去,一路噼里啪啦的打穿了七人,这才落地反弹。然后被反弹后的铁弹打断马腿的战马悲鸣,带着马背上的骑士猛地向前摔倒。

另一枚铁弹偏离了弹道,从高处猛地冲下去,当即把一名哈烈骑兵撞成肉泥,然后战马也被打断了腰脊,猛地趴在地上。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