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90章 瞻基如何?聪明的歪思

第1490章 瞻基如何?聪明的歪思

感谢书友:“20171117040058139”、“起点小雨点”、“狼屠屠狼”三位书友的万赏!

......

站在兴和堡的城头上一眼看去,能看到那些轮换的游骑往来。

两股游骑在错身时减速了,然后交谈了几句,回来的游骑中就爆发了欢呼。

“喝酒!喝酒!”

游骑们欢呼着冲进了营寨,把欢乐也带了进去。

朱棣在城头上看着这一幕,满意的道:“你不是说哈烈人的冶炼差劲吗?怎么他们说你让人把哈烈人的火炮给拉回来了?”

“颗粒归仓啊陛下!”

方醒说道:“那可是青铜,虽然拉回宣府去不划算,可先放在兴和堡,等以后这边太平了,就把它给融了,好歹也值些钱啊!”

朱棣拍打着城砖,莞尔道:“你倒是会精打细算,朕看你以后可以去接夏元吉的班。”

方醒笑道:“户部太麻烦,一天事情太多,臣可不愿意。”

这里只有朱棣和方醒,不远处站着王福生。

朱棣皱眉道:“年纪轻轻的就学会了偷懒,你这是想学谁?”

方醒看到朱棣左手扶住了刀柄,下意识的就退后一步,然后才觉得自己神经过敏了,就苦笑道:“臣不喜欢每日案牍劳形,太操心了。”

朱棣皱眉看看自己的佩刀,想到了方醒后退的原因,失笑道:“别人在朕的面前都战战兢兢的,你倒是惫懒,还敢跑。”

方醒尴尬的道:“臣这是下意识的。”

朱棣侧身看着外面,目光幽深的道:“瞻基如何?”

方醒看到左边营寨那边出来了一群羊,一对鞑靼夫妇骑马驱赶着羊群往野狐岭方向去了。

这就是生活,为了让羊群吃些嫩草,他们甘愿冒着被哈烈人杀死的危险去放牧,

“殿下果敢,只是却年轻了些,忍耐不足,看人的眼光缺乏深度,就是看不透人,而且有时会冲动……”

朱棣在边上悄然看着方醒的神色,带着探究。

方醒双手扶在城砖上,皱眉思索着。

“殿下目前的好处是锐意进取,但朝堂之上站着的都是老狐狸,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把一把快刀弄成钝刀,然后君臣慢腾腾的,符合礼仪的去做事。所以,臣以为……殿下经受的磋磨还是太少了些。”

方醒说完猛地警醒,急忙请罪道:“陛下,臣失言了。”

刚才他把朱瞻基代入到朱棣的角色中去,这个算是大不敬。

“你无罪!”

朱棣眉间淡淡,自有一股从容之意:“朕去岁开始身体就有些沉,只求再活十载即可,其后自然能把瞻基教出来。”

方醒诚心诚意的说道:“陛下,您在,大明就有底气,殿下也能从容的长进。”

如果说朱元璋的存在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那么朱棣的存在就是进一步稳定了大明这个国家,并清扫了外敌,给大明留下了休养生息的时间和空间。

一个开创,一个却并未守成,而是继承和拓展。

若是没有朱棣,而是朱允炆的话……瓦剌和鞑靼将会成为大明的大敌,也许没有了土木堡之变,但却会发生比土木堡之变更可怕的后果。

到了那时,兴许大明想学南宋偏安一隅都不能,被秋风扫落叶般的扫入历史的垃圾堆,异族将再次踩在汉人的头上。

想到这个后果,方醒不禁打个冷颤。

“你在担心什么?”

朱棣看到方醒就像是刚做了个噩梦般的模样,就好笑的问道。

方醒笑道:“臣方才想了想,若是大明不北征,就放任瓦剌和鞑靼在塞外自生自灭,以后会是什么结果。”

朱棣的眉间渐渐皱紧,断然道:“瓦剌必然一统草原,其后会成为第二个蒙元。”

这个判断比较危险,比方醒自己的估算还要危险。

“别小看了瓦剌,马哈木父子皆是枭雄!”

朱棣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远方的游骑突然开始加速了,而且骑兵们已经拔出刀来,应该是发现了哈烈人的斥候。

“哈列王应当是迫不及待了。”

朱棣放下望远镜,轻蔑的道:“在朕的面前他居然敢摆出矜持的派头,顽童般的可笑。”

方醒想起当时哈列王在朱棣的面前无所适从的模样,不禁就笑道:“陛下,那人不过是长于内斗,于战阵一道差您……就像是大人和孩子的差距。”

“陛下!”

朱棣回身,看到杨荣正疾步上来。

“陛下,最新消息,哈密卫已经被哈烈人拿下了。”

朱棣沉声问道:“兔力帖木儿呢?”

“据说是跑了。”

杨荣也觉得很无奈,“而且消息还是咱们的人传出来的,兔力帖木儿失踪了。”

“无胆鼠辈!”

朱棣拍打了一下城砖,说道:“哈烈人担心朕在哈密后面布置大军,到时候从后面夹击他们,这已经在朕的预料之中,无需慌张,更无需去管,打探消息就是了。”

杨荣闻言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他们还收集到了些消息,说是哈烈人差不多把亦力把里能吃的都搜刮一空。”

“好!”

朱棣面露微喜之色,说道:“这样最好,歪思要么只能一条心并入哈烈,要么就是心怀不满,就等着时机爆发出来,好!”

……

“大汗,咱们走了之后,哈烈人后续的大军……搜刮走了咱们的食物,如今那些妇孺已经在节衣缩食了。”

眼前的贵族嘴巴张合着,可歪思却好像听不见他的声音。

他张开嘴,就像是一条缺氧的金鱼在努力的呼吸着。

那贵族看到歪思的模样急忙上前帮他顺气。

“大汗,咱们怎么办?若是被下面的勇士们知道了,咱们……”

歪思扯风箱般的喘息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帐篷外面。

喘息声渐渐的微弱下来,歪思推开这个贵族,起身道:“封锁消息,若有人问,就说这是谎言,明军的奸细在散播谣言……”

这贵族是歪思的心腹,他低声道:“大汗,咱们现在不能和哈烈人翻脸,所以……要不抓几个人,然后当做明军的奸细处置了可好?”

歪思揉着眉心,疲惫的道:“好,此事你去处置了,要传出去,不但要让咱们的人知道,还得要让……”

“是,让哈烈人也知道。”

等这人走后,歪思看着缓缓落下的帘布,突然蹲在地上,用手捂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而那个贵族回去就点了一百余人跟着去办事。

稍后,三名被堵住嘴的亦力把里人被带到了营地中间,顿时周围全是人。

那贵族愤怒的指着这三人说道:“他们是奸细,明人的奸细!”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哈烈人也来了。

“他们在营中散播消息,挑拨离间,大汗有令,杀一儆百!杀!”

刀光闪过,人头落地,周围的人噤若寒蝉。

消息随后就传到了国主那里,他正在和阿古达木商议战事,闻言就淡淡的道:“歪思是个聪明人。”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