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89章 战后

第1489章 战后

感谢书友:‘梦幻残天’的万赏!

......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那通译的声音再大,可明军这边却听不到。但大家却看到了朱棣居高临下的姿态,然后果断回来的不屑,顿时就欢呼起来。

朱棣就在这狂热的欢呼声中从通道中冲进了中军,而方醒紧随在后。

至于哈烈国主,他觉得自己是缺乏经验,被朱棣这个阴险的老家伙给坑了。

想着朱棣方才的不屑,国主回到本阵就喝道:“今日勇士们震撼了明皇,他心虚了,想求和,本王断然拒绝,你们可有信心扫灭明人?打进那个花花世界?!”

“俘获明皇,打进花花世界!”

有人带头喊了起来,顿时万众高呼,士气陡然升到了最高点。

通译闻言面色发白,他看了一眼那个还在懵懂的扛旗勇士,就转身想往明军那边跑。

“想要家人活命,就闭嘴!”

阿古达木却在听到国主的话之后就开始行动了,通译和那个扛旗勇士的身边都多了两人。

几十万人马的大营,少两个人就像是大海里少了两粒沙,根本没有任何波澜。

可惜了!

阿古达木没有关注那两个小人物的命运,他只是在惋惜着:若是今日开战前国主能这般鼓舞一番士气,那今日他就敢决战!

可对面的明军却开始回头了,若是进攻……

腹中空空的阿古达木遗憾的摇摇头,然后准备建议马上回去吃饭。

……

“哈烈王看似孤傲,实则色厉内荏,朕当寻机破之!”

回到兴和堡,朱棣吃过午饭就召集人议事。

方醒相信朱棣的眼力,看看左右,无不是信赖的神色。

朱棣的目光扫过众人,说道:“今日一战,你等来说说利弊。”

气氛陡然一紧,宋建然第一个出来请罪。

“陛下,今日朱雀卫应变慢了,被敌军冲垮阵列,臣有罪。”

朱棣不置可否的问道:“为何慢了?”

宋建然脸上见汗了,他不安的道:“陛下,前面哈烈人的冲击太过平稳,朱雀卫懈怠了,等对方突然发力之后,应变不急,差点被打穿。而后臣的应对也慢了,若不是武学千户所来援,今日臣万死莫赎。”

朱棣默然,宋建然有些忐忑,张辅给了他一个眼色,然后才退回去。

其后各部出来总结本部的得失,大多没敢自夸,只是找毛病。

“……陛下,臣部今日又出现了把通条打出去的军士,可见操练不够,臣回头就处置一番。”

陈德不敢自夸,就列举了些问题出来。

“陈大人。”

陈德看去,原来是方醒,就拱手道:“兴和伯请指点。”

方醒是有指点的资格,所以他说道:“这是临战太过紧张,责罚没用,只会损了士气,当宽慰。”

那军士估摸着已经在懊恼不已了,这个时候去责罚,接下来的战斗中他的表现必然不会正常。

“紧张的毛病,这个因人而异,不可一味责打。”

方醒麾下也责罚军士,可那多是在操练时,而战时却不会。

“多谢兴和伯。”

陈德拱手谢过,准备议事结束后再去请教方醒关于这方面的经验。

朱棣对这种气氛很满意,正准备让他们散去时,孟瑛却出来说道:“陛下,今日臣部士气高昂,先是挡住了左翼的敌骑冲击,随后反击时悍勇无匹,反复冲杀,最后得以击溃敌军。”

这是第一个出来表功的,方醒垂眸,知道孟瑛终究是有些魔怔了,过于追求朱棣的肯定。

朱棣却一反常态,赞许道:“将是兵的魂,今日你奋勇争先,率先击溃左翼敌军,没有丢老保定侯的脸!”

孟瑛的眼睛有些红,他想起了自己继承保定侯之后的艰难。

朱棣起身道:“当年老保定侯率军守保定城,以一敌十,守住了保定,朕至今仍时时思之……”

“陛下……”

孟瑛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偌大的人,堂堂保定侯,居然像是个孩子般的嚎啕大哭起来。

朱棣走过来,看了诸将一眼,说道:“保定侯淳朴,朕实爱之,虽有过错,朕亦不肯责罚。今日一战,保定侯身先士卒,可见是悔过了,此后好生做事,朕当既往不咎。”

散了之后,方醒和张辅走在一起,两人低声交谈着。

“保定侯不够坚定,陛下几次压着他,加上他大哥的莫名失踪和赵王之间的关系,大家都以为他此生大概再难领军,可此次陛下还是给了他机会,这便是忠心啊!”

张辅有些唏嘘,他自己何尝不是被朱棣给压着,然后此次北征才给了机会。

这就是帝王心术,先压着你,等你惶惶不安时,机会突然降临,然后既往不咎,不感恩的能有几个?

回到自己的地方,方醒招来了几个千户官。

今日一战聚宝山卫表现的中规中矩,看不到特别出彩的地方,可却没有出错。

“今日大家的表现不错,很稳!”

稳就是一支军队成熟的表现。

林群安说道:“伯爷,今日哈烈人的重骑没上,算不得大阵仗。”

“心气蛮高的嘛!”

方醒笑道:“重骑靠的是冲击力以及防护,可这些在咱们的火炮面前就成了笑话,至于火枪对重骑的效果,我记得以前试过,五十步吧,这是一个危险的距离。”

林群安说道:“伯爷,他们的重甲今日下官也看了,其实还没有咱们的板甲厚实,估摸着也就是比铁皮厚一些罢了。”

“是。”方醒今天冲到阵前挑衅哈列王时,也特别关注了他们的重甲骑兵。

“他们的冶炼不行。”方醒自信的道:“他们的那几门火炮,我路过时仔细看了看,管壁太厚了。所以无需太过担心,只是要注意火力的密度,低了……”

……

阿古达木回到大营后,连午饭都不吃,就去找到了匠人。

哈烈的大军中什么人都有,工匠的数量也不少。

阿古达木问道:“用火药能不能弄出爆炸的东西?”

工匠们平时哪里见过这等高官,一个头发斑白的工匠堆笑道:“大人,当然可以,以前有人无意中点燃了装在木桶里的火药,轰的一下就炸了,整个屋子全被炸飞,无一人存活。”

阿古达木的眼睛一亮,问道:“若是做的小一些呢?”

工匠试探道:“大人,多小?”

阿古达木想起了那些被击退的轻骑的形容,就说道:“比拳头大些。”

工匠沉吟道:“大人,那……威力估摸着不大呀!”

阿古达木迫不及待的道:“现在就试试。”

工匠倒是无所谓,于是就找来了些容器来试验。

纸包不行,只能燃烧,除非弄大一些。

陶罐可以,却太大。

一一试过之后,工匠说道:“大人,最好的就是陶罐,只是咱们却没有小的。”

阿古达木满意的看着木靶子上的炸点,说道:“会有的。”

于是哈烈大营中就出现了个奇观——到处搜寻陶瓷容器!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