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85章 战争之神

第1485章 战争之神

感谢书友:‘皇族灬葒葉’的万赏!

......

“还有多远进入射程?”

火炮的移动速度慢的让阿古达木也着急了。

“大人,没多远了……”

身边负责火炮生产的‘专家’擦去头上的汗说道。

阿古达木微微点头,正准备命令骑兵开始从两翼突击……

“轰轰轰轰轰……”

明军那边突然爆发出了一阵轰鸣,那轰鸣声接连不断,同时喷射出硝烟,笼罩在明军阵前。

“明军火炮开火了!”

阿古达木心中大惊,急忙回头看去,就只看到了……

一百多枚铁弹在空中呼啸而过,然后哈烈炮队那些炮手们纷纷奔跑尖叫着。

“嘭!”

一发铁弹直接击中了一门青铜炮的炮身上,冲击力直接把这门劣质火炮撞翻。

另一发铁弹击中了边上一门火炮的炮架,炮架顿时四分五裂,沉重的青铜炮翻倒在草地上,碎片四处飞溅,周围没有跑远的哈烈炮手纷纷惨叫着倒在地上。

一百多枚铁弹的覆盖之下,击中目标的不过是十枚不到,超低的命中率令郑度暴跳如雷,喝骂着再次装弹。

而阿古达木已经失去了稳重,喝问那位‘专家’道:“为何明军的火炮能打那么远?!”

‘专家’已经被惊呆了,闻言呐呐的道:“不知道……”

阿古达木心中冰冷,知道自己一方的秘密武器算是白费了。

“大人,撤回来吧。”

阿古达木摇摇头道:“太慢了,回不来了。”

为了能让这些火炮追上骑兵,哈烈人动用了许多民夫和车马,甚至是人歇炮不歇,没日没夜的追赶,这才赶上了大战。

可才上战场,还没打出一发炮弹,居然就成了明军口中的美食,让阿古达木失望之极。

主将失望,下面的人会是什么心态?

阿古达木沉声道:“突击!”

既然炮战打不过,那么就让从不畏惧的哈烈骑兵来告诉明军,什么是大战!

正在慢跑的哈烈骑兵听到了号角声,顿时一声发喊,开始加速。

“敌军冲阵……”

尖利的声音让朱棣皱皱眉,然后举起望远镜,看着遮蔽视线的哈烈骑兵冲锋。

“点火!”

敌骑已经把剩下的那几门火炮抛在了身后,郑度不用提醒,就喝令点火。

“点火!”

“点火!”

“……”

各炮组的嘶吼此起彼伏,旋即连环爆响,硝烟弥漫。

“轰轰轰轰轰……”

这大抵是此时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的炮队,两百多枚铁弹出膛后,肉眼都能看到弹道,然后一头扎进了刚起速的哈烈骑兵中间。

哈烈人自信满满、杀心满满的冲击瞬间就遭到了打击。

“噗!”

铁弹毫不费力的从一名哈烈骑兵的肩头穿过,带着血雨再次向前,一路势如破竹的打穿了七人,最后在落地的过程中击断了一匹马的前腿后再次反弹。

春天的泥土松软了,铁弹落地,反弹力度大减,但依然打断了三匹马的马腿,这才消耗完能量。

铁弹在地上滚动了一下,沾染的鲜血被热量加温。渺渺雾气间,一匹战马踩在了上面,顿时向前扑倒,马上的骑士随即被后面的战马踩成肉泥。

一百余个血肉通道中人马嘶叫,旋即湮灭。

带队的万夫长们大声的呼喊着,不断的在催促着加速。

“加速!只有到了阵前,才能砍杀明军!”

于是马蹄声急促,那些被打穿的通道被填补。

“大人,明人的火炮……很厉害,不过若是能击败他们,缴获些火炮,那咱们也能……”

“滚!”

喋喋不休的‘专家’被带走了,阿古达木铁青着脸说道:“明军的两翼展开极为宽阔,而他们的火炮在,咱们别无他法,冲!冲杀进去!”

中军的国主已经接到了刚才的战报,他摩挲着短剑的手柄,淡淡的道:“一切都交给阿古达木处置,本王相信他,相信哈烈的勇士们能打垮明人。”

只要不是自负到疯狂的君主,就不会在决定国运的一场大战中轻易下决断。

“本王相信他!”

国主斩钉截铁的道。

临阵换将的后果就是混乱,而朱棣这等马背上的帝王一旦发现了异常,肯定会趁机发起攻击。

“不能乱!”

……

“不要慌乱,稳住!”

嘴里说着不要慌乱,可此生仅见的大规模骑兵冲阵,却让方醒的额头见汗了。

“稳住……”

火枪阵列已经出现了骚动,特别是玄武卫,陈德疯狂的嘶吼着,踢打着那些千户官,把他们赶到第一线去压阵。

相比较之下,神机营的那些老兵们就显得游刃有余。

他们经历过几次北征,在面对鞑靼和瓦剌人时,他们就是顶在第一线开火,在撤退的军令未到之前,他们从未退后半步。

“霰弹装好!”

“霰弹装好!”

各炮组的声音在马蹄的震动下仿佛在发抖,方醒却已经恢复了平静。

那么宽的冲击正面,此时除非来几十挺机枪,否则明军只能靠着火枪兵和火炮阻击敌人。

“三百步!”

马背上的哈烈人已经弓箭在手,只要接近射程,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让明军知道什么是箭如雨下。

“两百步!”

朱棣静静的看着,身边的王福生都要急哭了,可他却无动于衷。

“一百步!”

哈烈人的速度提到了最快,万马奔腾间,那些骑士们已经张弓搭箭,下一刻箭矢就会覆盖明军的阵列前方。

“点火!”

“点火!”

“……”

“轰轰轰轰轰!”

两百余门火炮齐齐轰鸣,硝烟遮住了炮口,旋即扩散。

可再怎么扩散,也挡不住朱棣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霰弹扑向敌军。

血箭漫天飞溅,人马的惨嚎声盖住了尖利的哨声。

无数哈烈骑兵连人带马飞扑出去,顿时后面的骑兵就像是遇到了绊马索,纷纷跟着跌倒。

骨折的声音在草原上传播着,让人分不清节奏的齐射声同时笼罩了战场。

“嘭嘭嘭嘭……”

李嘉的耳朵已经听不到别的声音了,他一边向前轮换,一边默默的念着诗词。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

“嘭嘭嘭嘭!”

“好!”

朱棣透过硝烟,看到前方的哈烈人在排枪的打击下不得寸进,说道:“令两翼要警惕……不,已经开始了。”

……

两翼的哈烈人经受的打击较小,所以得以成功的撞上了明军骑兵。

“放箭!”

双方几乎是同时放箭,箭矢密密麻麻的在空中交错而过,然后扑向对方。

双方各有死伤,就在哈烈人以为能短兵相接,好从侧翼打穿,突袭火枪阵列的腰部时,一排黑点从后面飞了出来。

这些黑点落在哈烈人中间轰然爆炸,战马被惊,顿时发生了一场混乱。

而明军骑兵显然不会错过这等机会,于是果断冲出来,杀了进去。

两翼顿时陷入胶着,而中间的火炮陆续发威,把稍有寸进的哈烈人打的连连后退。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