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82章 大战的开端

第1482章 大战的开端

感谢书友:“lovedogs”的万赏!

感谢书友:‘tigers growl’的万赏!

……

由于昨晚对即将到来的大战有些紧张,李嘉早上起的有些晚。等他急匆匆的出去时,却发现今天没有操练。

营寨里,大多数人都在沉默着,那些千户官们都没在。

暮春凌晨的空气还是那么冷,没有闻到夏季的气息。

李嘉感到呼吸有些紧,他活动着身体,去找到了百户官仇简。

仇简正在秦大学闲聊,看到李嘉过来就问道:“慌不慌?”

秦大学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嘉,这位算是传奇人物了,聚宝山卫无人不知。

莫名其妙的从知行书院退学,莫名其妙的加入了聚宝山卫。

李嘉向两人行礼,然后说道:“有些慌,不过等上了战阵自然就好了。”

秦大学点头道:“是这个理,当年打交趾时,我第一次上阵……说来可笑啊!手都是抖的,瞄不了,第一枪就冲着对面胡乱打出去了。不过好在没忘记取通条,这才没在战后被责罚。”

仇简笑道:“都差不多,当年的聚宝山千户所里,被抽打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那可是大棍子啊!伯爷的家丁就拎着使劲往人的身上抽打,本官也被抽打过几次……”

这是在为李嘉排解压力。

“今早伯爷教人传令,全军歇息……大战要开始了。”

秦大学有些按捺不住的兴奋:“哈烈人刚吃了一次大亏,不扳回来士气可好不了!”

仇简侧耳听了听外面,说道:“有快马。”

……

十余骑飞快的冲进了兴和堡,一路没有减速,直接到了朱棣的院子外才停下。

为首的千户官在门外验证过身份之后,被王福生领了进去。

朱棣和诸将正在商议着各部的位置分配,见到来人就问道:“可是有消息了?”

千户官拱手道:“陛下,哈烈人出营了,主力尽出,数不清,二三十万肯定有,还有辎重队的人数也不少,数万人。”

朱棣目光一转,冷冷的道:“诸将!”

“陛下!”

诸将沉声应道,肃杀之气在慢慢升腾着。杨荣和杨士奇悄然退到了边上,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一幕。

朱棣起身,左手扶着刀柄,沉声道:“从哈烈老王始,他们一直在东窥,鞑靼和瓦剌的存在,让大明与哈烈远离了纷扰,可朕却不能把祸患留给子孙!”

朱棣向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击败哈烈,让子孙永享太平!”

……

庞大的军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国主在中军,而离他最近的却是阿古达木。

国主的腰挺的笔直,目光转动间威严自生。

“明人会是谁指挥?”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阿古达木想了想,然后说道:“据以往的战事看来,应当是明皇。只要是亲征,他必然会亲自指挥。”

“是吗?”

大白马非常的温顺,国主左手随意的捏着缰绳,右手摩挲着短剑的手柄,轻笑道:“据闻明皇从年轻时就在草原上征战,后来篡了自己侄子的皇位,就把都城迁到了北平,然后一次次的亲征……”

“让人羡慕啊!奥斯曼还在沉沦,鞑靼和瓦剌征战不休,明人不时出塞征伐,这就是最好的时光,能让哈烈安然发展的好时光……”

国主的声音突然转冷:“明皇剿灭了鞑靼和瓦剌,他破坏了均势,哈烈若是不出击,亦力把里就是明皇的下一个目标,然后哈烈何去何从?”

“两头狼在瞪眼咆哮,却不动手……其实是好事。明皇太老了,他的时间不多了。听说他们的皇储喜欢学问,这是个好消息。可明皇太过咄咄逼人,本王若是不出兵,大势就去了……”

阿古达木恭谨的道:“是的王,明皇还有余力亲征,可见再活几年不是问题,亦力把里不堪明人一击,咱们必须要出兵。”

国主微微一笑,欣慰的道:“他人皆不懂本王,唯有你,处处与本王契合。阿古达木,击败明人之后,你的路还很长。明人的地方不小,咱们一点点的吃进去……”

阿古达木有些赧然,这个在他的身上从未出现过的情绪让国主不禁笑了。

笑声轻松,带着些许揶揄,周围的人不禁看向国主。看到他面色轻松,于是这轻松的情绪就慢慢的扩散开来。

斥候不断地送来消息,前哨站已经开始了。

“王,前锋遭遇拦截。”

……

兴和堡外二十里处,明军和哈烈人的前锋在拼死厮杀。

前锋就要先声夺人,为大战开一个好头!

陈懋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身先士卒,手中的长刀劈砍着,嘶吼着。

“为了故宁昌伯!”

“为了故宁昌伯!”

明军嘶吼着,士气爆棚,以三万人对三万人,竟然渐渐的压住了对方。

商易的事迹在军中引发的反响颇大,他的果敢和无畏,他的勇于牺牲,无不在激发着明军的斗志。

哈烈人惊骇的发现,前几战落于下风的明军居然变了个模样,于是士气进一步被削弱。

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为了故宁昌伯!”

明军高呼着这个口号,从一步步击退,再到势不可挡的驱赶着敌军向远方奔逃……

陈懋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当初的妥协,他知道,若是自己当初把李杰这个关系户报上去,朱棣绝对会收拾李杰和魏国公。

可他却被那种‘留情面,套近乎’的想法诱惑了,于是李杰就在军中一路升官,直至成为自己的副将。

而商易的死对陈懋来说就是一根耻辱柱!

麾下有这等果毅之士却不知推荐重用,反而去捧徐家的臭脚,这样的将领如何能担重任?

所以陈懋发狂了,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长刀不断撕裂着敌军的身体……

前方的哈烈人几次想回身反击,却被疯狂的陈懋率军再次打下去。

“疯子!疯子!这是疯子的军队!”

哈烈人第一次遇到这种疯狂的对手,不可抑制的就开始了崩溃。

这一路直接追杀到……

“侯爷,敌人大军!”

已经杀红了眼的陈懋抬头一看,顿时亡魂大冒,喊道:“撤退!撤退!”

就在前方的天际处,乌压压一片骑兵正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大地在颤抖!

陈懋调转马头,带领麾下一溜烟就跑了,看都不敢多看几眼。

身后的大地一直在颤抖着,地平线上涌出无数的人马来,源源不断,仿佛没有尽头…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