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78章 询问,追封(感谢“深圳大屠夫”成为本书的第70位盟主)

第1478章 询问,追封(感谢“深圳大屠夫”成为本书的第70位盟主)

感谢书友:‘mr袏’的万赏!

感谢书友:“南离归墟”的万赏!

......

“畜生!”

“呯!”

茶杯在地上摔的粉碎,朱棣起身,眼中全是杀机,喝道:“拟旨。”

杨荣赶紧出班要了纸笔,然后凝神静听。

朱棣的腮帮子咬的紧紧的,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片刻后说道:“拿了李杰三族,全数……”

“陛下……”

杨士奇躬身……

朱棣想起了当初制定的计划,他气的鼻息咻咻,面色涨红,喝道:“全数流放!哪里最远,哪里最穷,就流放到哪里,永世不许回来!”

已经快失去理智的朱棣胡乱的下了道旨意,杨荣想了想,就写下了缅甸这个地名。

最为未开化地区,而且瘴疠密布,又穷,这个该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飞快的拟好旨意,杨荣拿去给朱棣看了看,然后用印,随即发出。

张辅的手臂上看着有些肿胀,这是受伤后包扎的结果。他拱手道:“陛下,此战兴和伯果断拦截哈烈援军,击溃之,随后回援,合兵击溃哈烈主力,斩获一万八千余,而我军伤亡九千余,这是好消息,臣以为当传出去,以鼓舞士气。”

朱棣默然点头,问道:“方醒呢?”

张辅说道:“兴和伯好像去找那个哈烈王子问话去了。”

……

“……双方已经交手几次了,此次领军的,据俘虏说是叫做阿古达木,你可记得此人?”

朱棣并未召见也思牙,这让他有些惶然,几乎夜夜失眠。

顶着两个黑眼圈,也思牙说道:“阿古达木是父王倚重的大将,在国内威望颇高,此次估摸着能统帅全军。”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醒在喝粥,羊肉粥,感觉味道不大好。不过刚回来的他也顾不得什么了。

也思牙迷茫的道:“在国中时,我不被人瞩目,所以和他们接触不多。阿古达木这个人很冷峻,不大搭理人,但是却掌握着最精锐的军队。他从不搭理我们兄弟,也不和别人多接触……”

“孤臣?”

方醒把碗放下,唏嘘道:“这样的人能得到哈烈王的信任,而且他的意志坚定,果断,敢于断尾求生,是个难缠的对手。”

当时在被孙越部切断尾部时,阿古达木毫不犹豫的率领麾下继续奔逃,没有给明军围堵的机会。

能做出这等决断的将领只有两种性格:一是贪生怕死,二是坚毅果断。

也思牙苦笑道:“此刻我不知道是希望你们胜还是败,你们败了,我会如何?当哈烈的铁骑冲进中原时,我大概会被送回哈烈,找个小地方被监视着了此一生。”

“你们没有丝毫机会!”

方醒说道:“大明将会给你的父王一次教训,能让他从此一蹶不振的教训。”

“哈烈很强大!”

也思牙同样是自信的道:“我见过重骑操练,那是能摧毁山岳的力量,大明的实力……不够!”

方醒摇摇头,不想和也思牙争辩。

大明同样有重骑,而且由朱棣直接指挥。每次战事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朱棣总是喜欢亲自率领重骑去冲阵,一举击溃敌军。

而且大明还有火器!!!

“兴和伯,陛下召见。”

门外有人来找方醒。

“你且安心呆着,死不了。”

方醒准备出去,来找他的侍卫却说道:“兴和伯,陛下也召见了也思牙。”

“哦!那他的运气不错。”

……

等两人见到朱棣时,方醒知道也思牙的运气并不好。

朱棣的脸色阴沉,目光转动间,问道:“哈烈国内的粮食可够吃?”

也思牙的身体在颤抖,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

方醒知道朱棣这话的意思,就干咳道:“也思牙,陛下问你话呢!赶紧说!”

再不说,看朱棣的模样分明就是要动手了啊!

也思牙跪在地上,抬头看到朱棣的手中握着杯子,顿时一个激灵,赶紧说道:“陛下,哈烈国内的粮食够吃。”

朱棣冷哼道:“够吃多久?灾年可有赈济?”

也思牙看看方醒,无奈的道:“陛下,灾年国中也会赈灾,只是……还是有人会没饭吃。”

说完他期盼的看着朱棣,想着这下该是立功了吧。

朱棣明白了,他挥挥手,王福生就过来带走了也思牙。

“伯爷!伯爷!”

也思牙以为是要处死自己,他挣扎着向方醒求助。

方醒掩面侧身,觉得也思牙的软弱会让朱棣轻视哈烈。

“伯爷……”

凄厉的喊声渐渐远去,方醒正在头痛时,朱棣问道:“那个阿古达木如何?”

方醒想了想,说道:“陛下,那是个……厉害的人物,此番若不是英国公应对得当,估摸着要吃大亏。”

“厉害人物?”

朱棣沉声道:“你觉得他是将才还是帅才?”

这个问题很尖锐,很考验方醒的观察、总结能力。

方醒沉吟道:“阿古达木……很冷静,特别是查看局势的能力很强,临阵指挥也很出色……”

朱棣点头道:“张辅以弱对强,指挥毫无瑕疵,甚至是非常之出色,这就映衬着那个阿古达木的能力……是不错。”

“特别是他断尾求生,一路上还组织了几次反击,很出色!”

朱棣虽然没有给出答案,却基本已经认定,这位阿古达木就是个帅才。

“商易……”

朱棣皱眉道:“可惜了!来人!”

杨荣和杨士奇都住在边上,随时等待着朱棣的召唤。

等两人进来,感到房间内的气氛有些凝重,就束手待命。

朱棣说道:“拟旨,指挥使商易英果过人,战殁后,朕心实痛之,追赠宁昌伯,赐予铁劵,通报天下。”

杨荣一怔,然后落笔飞快,少顷旨意写好,递给朱棣看。

宁昌伯,而且还是世袭,这个手笔不小。

可明发天下,难道朱棣没有考虑过民心士气的影响吗?

“把宁昌伯的事迹要好生宣扬一番,孤军奋战,一骑独前,要让大家知道,我大明从不乏虎贲之士!”

杨荣明白了,朱棣这是要打造典型,他当即说道:“陛下,那可否传令各地张贴告示……”

“可以!就这样吧!”

作为统帅,朱棣不会为了一名指挥使的死亡而唏嘘多久,那不称职。

消息随即就传遍了诸军,到处都在谈论着李杰的贪生怕死,以及商易的果敢和勇猛。

战死后君王哀痛,追封、明传天下……

这便是死后哀荣,还能福泽子孙……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