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71章 坏大事的关系户

第1471章 坏大事的关系户

感谢书友:“末日审判天玄”的万赏!

感谢书友:“深圳大屠夫”的万赏!

……

第二天无事,朱棣在出去巡视了一番之后,就独自回去处理政事。

……

陈懋只觉得臀部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趴在床上,郎中正在给他换药。

“侯爷,上药之后并无大碍,十日后多半能上马。”

朱棣虽然要杀鸡儆猴,可却不能让陈懋失去战斗力,所以那些行刑的军士收到了暗示,下手时自然有分寸。

这是陈懋第一次挨军棍,他趴在床上咬牙切齿的道:“小人!”

“谁小人?”

门外传来个声音,陈懋一愣,说道:“兴和伯可是来看我出丑的吗?”

方醒走进来,问了郎中陈懋的伤势,得知不影响大战后,就暗示郎中出去。

陈懋不是笨蛋,他趴着问道:“兴和伯可是有话要说?”

“宁阳候,那李杰如何?”

陈懋的神色微动,看向方醒。

方醒微笑道:“大战当前,必须要携手共进。”

“是啊!”陈懋恼火的道:“可有人却不知道这个理。”

“怎么说?”

陈懋忍痛说道:“当日我已经嘱咐过他了,要谨慎,不要一股脑的扑上去,可他何曾听过?一上去就全军压上,这就是想立功!”

方醒眸色微动,却没打断陈懋的话。

陈懋捶打着床铺恨道:“今日陛下罪责,他说未曾料到哈烈人这般悍勇,结果来不及变化了!”

“这人是个做文官的料子。”

方醒唏嘘道:“什么变化?那就是说他是按照你的布置去打的,失败了当然是你的错。”

陈懋苦笑道:“陛下刚到,我怎敢当众撕扯起来!那样的话士气会受到影响,所以陈某就忍了,回头再收拾那个畜生!”

方醒面色一变,问道:“你不知道李杰单独领军去哨探了吗?”

陈懋面色发白,目光呆滞。方醒一看就问道:“他是谁的人?”

“不……不知道,好像和……原先的徐国公家里有些关系。”

所谓的徐国公,指的就是魏国公家。

“徐钦已经被陛下软禁在金陵府中,那么李杰就是以前的关系?”

方醒觉得从这事就能看到大明勋戚的影响力,他们就像是蜘蛛般的到处结网,等这张网笼罩住大明时,那便是……

那么土木堡之变对大明究竟是好还是坏?

方醒有些茫然了!

“是,据说是前一位魏国公留下了些遗泽。毕竟是陛下的至亲,所以李杰这厮倒是在军中混的风生水起,现在都是都督了。”

方醒听到这话,皱眉道:“李杰可有真本事?”

陈懋突然挣扎着下床,方醒还来不及搀扶,他就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方醒追出去扶住他,不用问就知道,这事儿大抵是闹大了。

一路到了朱棣的地方外面,方醒阻止了陈懋的激动,说道:“就说方某有急事求见,请陛下恩准。”

陈懋的嘴唇蠕动着,颤声道:“是,不能声张,不能声张。”

少顷有人出来领了两人进去。

到了朱棣的房间,他看到陈懋的模样就说道:“何事不能叫人传话?”

这句暖心的话并未让陈懋安心,他噗通跪地道:“陛下,那李杰领军无能啊!”

朱棣的面色瞬间就变了,喝问道:“此话可真?”

陈懋抬头道:“陛下,臣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拿这等事来欺君啊!”

朱棣顿时就霍然起身,喝道:“叫他们来,马上来!”

在等待的时间里,朱棣追问着陈懋关于李杰的事。

“……那李杰平日里多半是管管辎重,监督操练……”

“那他往年的功劳是谁的?为何你敢让他独自领军去战哈烈人?说!”

朱棣的目光锐利,陈懋相信,自己要是敢说谎,下一刻就会人首分离。

“陛下,臣……”陈懋痛苦的道:“臣看着哈烈人少,以为是必胜的,臣轻敌了呀!罪该万死!”

朱棣的头微微后仰看着陈懋,冷冷的道:“他是谁的人?”

作为帝王,朱棣对这等事情太敏感了,不过是几句话,就察觉到了其中的猫腻。

陈懋垂首道:“李杰和……和魏国公家有些关系。”

朱棣的眼中闪过杀机,问道:“于是你就想去奉迎徐家吗?”

陈懋浑身颤抖着,抬头道:“陛下,臣万万不敢,只是想着……结一份善缘。”

“善缘?!”

朱棣大怒,走过来一脚踢翻了陈懋,正好张辅等人进来,他喝道:“张辅你去,马上去!”

张辅纳闷,躬身道:“陛下,臣去何处?”

“去追李杰!”

朱棣压住火气道:“若是追到,马上拿了他,然后那一万骑归你统御。若是遇到了哈烈人,你自行决断!”

张辅心中一惊,再看看陈懋的模样,心中瞬间有底,就问道:“陛下,臣带多少人马?”

“哈烈人轻骑突进,而主力还远,三万。”

朱棣眯着眼睛,最后闭上眼睛说道:“不能为了李杰破坏朕定下的谋划,去吧!”

张辅明白了,急匆匆的去召集人马。

大家都明白了,如果李杰部被哈烈人围困的话,张辅应当要做出取舍。

这就是局部和全局的抉择,非战略大家不能取舍,而朱棣瞬间就下了决定…...

“你继续统管前锋。”

朱棣给出了对陈懋的处罚。

敢死队!

陈懋谢恩,然后被人提溜了出去。

朱棣随即陷入了沉思之中,众人不敢惊扰,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良久,朱棣挥挥手,众人退去。

“德华,出了何事?”

一出去柳升就问了方醒。

方醒看看左右,低声道:“那李杰是个花架子。”

柳升随即骂了一句,然后说道:“这不是拿军国大事来当儿戏吗?若是再次失利,军心就要动荡了!”

方醒点头,若是再败,哈烈一方必然会士气大振。

战争打的就是民心士气,打的就是后勤保障。

士气没了,那还打个屁啊!

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一点,面色都不大好看。

杨荣低声对杨士奇说道:“陛下的打算是以逸待劳,可这一下子却危险了,若是全军迎击,就算是胜了,肯定也损失不小,划不来啊!”

杨士奇面色凝重的道:“本官只希望英国公莫要再被卷进去,那可是……灾难啊!”

一个平时活在陈懋羽翼下的关系户,在陈懋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朱棣委以前锋的重任,这个错误直接就给了本是信心十足的大家一棒。

方醒在思索着,他在担心张辅。

说是让张辅自行决断,可若是危急时刻,怕是张辅也难以脱身啊!

刚回到住所不久,王福生就出现了。

王福生把一份手书交给了方醒,说道:“陛下让你马上出发。”

方醒看了一眼手书,只有一行字。

——此去当以旁观为主,若可救则救,不可救,马上回来。

在王福生愕然的眼神中,方醒点火,把手书给烧成了灰烬。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