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53章 暮

第1453章 暮

朱棣没想过出征的消息能瞒住人,所以也不加掩饰。

就在京城诸卫在积极准备时,消息已经不胫而走。

朱高炽依然不动如山,每日的政事该他做的处置的井井有条,让朱棣能放心去准备北征之事。

朱瞻基在府中想了许久,一直到夜间,他终于忍耐不住了,就进了宫,他还是想去北征。

“皇爷爷,孙儿想着北征之事就觉得浑身发热,能不能……”

“不能!”

朱棣冷冰冰的拒绝了他,看到他有些失落的模样,就皱眉道:“等到你的时候,外敌差不多都没了,文治为上。”

朱瞻基不服气的道:“皇爷爷,海外还有大国!”

“嗯?”

朱棣抚须微笑道:“你倒是野心勃勃,不过那和朕无关。朕啊……”

朱棣坐了许久,起身时有些艰难,朱瞻基急忙过去把他扶起来,侧身的时候看到了那鬓角的白发,心中一阵酸楚。

“大明的国力就在这里了,朕的愿望就是扫灭北方的敌人,之后大明最少能有两百年的太平日子好过。”

朱棣活动着身体,看着外面说道:“朕年轻时被父皇封到了北平,然后时常出塞攻伐蒙元残余,所以深知北方不平,大明不宁的道理。”

朱棣轻轻挣脱了朱瞻基的搀扶,缓缓走向大门,边走边说道:“此战若是能大败哈烈,他们内部就会分化,从此再无抗衡大明的实力。以后啊……北方的敌人大概只能来自于极北之处,据说那边很冷,能养出好马和悍勇之士,到时候可以派人去看看,及早做准备。”

朱棣走到了大门外,负手看着远近的灯火,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看着微微白雾散去,就笑了笑,眼神转为柔和。

“你小时候在冬季最喜欢吐气,然后用手去抓那些呼出的雾气,抓不到就找朕哭,然后朕……”

朱棣皱眉想了想,然后展眉道:“然后朕就让人在殿内烧水,弄的大殿里都是雾气,你就笑着在雾气里闹腾,哈哈哈哈!”

朱棣笑的畅快,却没看到身后的朱瞻基已经是泪流满面。

“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去折腾,南方也就是出海罢了,朕早些时候令郑和等人在金陵监工打造宝船,已经出来了,等明年就出海。你若是愿意也可以跟着去看看……”

……

朱瞻基有些浑浑噩噩的出了大殿,一路在宫中行走,前方的太监提着灯笼,照的四方明暗分明。

朱瞻基总觉得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耳朵里嗡嗡嗡的,头有些晕。

“谁?!”

这时前面的太监低喝了一声,朱瞻基抬头,就看到了一脸谄媚的黄俨。

这条老狗,大晚上居然敢到处乱跑,果然是心术不正。

“殿下,奴婢请见,乃是有机密事禀告……”

黄俨谄媚的笑着,然后面色一整,瞪了那几个陪着朱瞻基出宫的太监一眼,示意他们赶紧避开。

朱瞻基冷冷的道:“私密事?”

黄俨瞬间就换了个谄媚的嘴脸:“是的殿下,很机密。”

但凡年轻人就没有不好奇的,对于未知而又有兴趣的事情总是要去刨根问底,不问清楚那心就像是被猫挠的一样,痒痒的不行。

可朱瞻基却淡淡的道:“机密之事你应当去禀告皇爷爷,而不是拦了我的路……你居心何在?”

黄俨的面色瞬间变成了惶恐,跪在地上道:“殿下,奴婢是一时心急,并无什么居心……”

朱瞻基的眼中利芒一闪,最后却想起了北征在即,不能让朱棣分心,这才收了杀心,然后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黄俨一身的冷汗,赶紧膝行到边上继续跪着,一直等朱瞻基不见后,才敢起来。

灯笼渐渐远去,黄俨眯眼看着,直至灯光消失。

阴暗的环境中,黄俨脸上的肌肉颤动着,眼睛眯成了三角形。

良久,他缓缓原地倒退,突然嗬嗬嗬的笑了起来……

……

北征的各项准备工作有条不紊的开展着,最累的就是户部和兵部。

夏元吉忙的脚不沾地,就把马苏拉出来,跟着自己到处跑,然后有什么数据不知道的,就问着他。

二十五万大军,十八万民夫,这些人马需要浩大的物资来供养,马苏跟着办理了一次,感觉自己以前真的是井底之蛙。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吃了晚饭之后,马苏想了想白天的经过,然后就去求见解缙。

解缙在家,正牵着小孙子在院子里溜达。

看到他弯着腰,将就小孙子的模样,马苏微微一笑,行礼。

“夏元吉要忙疯了吧?”

解缙笑着问道,云淡风轻。

马苏跟在他的身边,冲着悠悠笑了笑,然后说道:“是,陛下下令准备北征,户部最忙,要调集辎重粮草,幸而有了土豆,而且奴儿干都司那边囤积了不少大米,已经陆续调运到了宣府,所以只是忙,却用不着焦头烂额。”

解缙叹道:“这是陛下最后一次北征了,夏元吉心知肚明,朝中的文武们也是心知肚明。我问你,和当今陛下相比,你觉着隋炀帝为何失败?”

马苏一怔,毫不犹豫的说道:“陛下戎马一生,征伐的能力大抵在帝王中罕有,此其一。其二,陛下能压住文武百官,而大明从蒙元手中夺取了江山之后,新的门阀并未出现,这便是上下一心。有此两样优势,陛下肯定能击败哈烈人。”

“嗯!”

解缙唏嘘道:“陛下武能征伐北方异族,文能压住百官不敢造次,此等帝王……让人难言。”

“你且去后宅给她们说说德华的近况,再告知他们陛下即将北征,也好安安她们的心。哎!悔教夫婿觅封侯啊!”

于是马苏就去了后宅。

一进去就看到土豆带着平安在院子里跑,后面的大虫和小虫在追,而张淑慧和小白坐在屋檐下笑看着这一幕。

“师母。”

张淑慧含笑道:“可是有了你老师的消息?”

虽然朱瞻基那边会经常遣人来告知方醒的消息,可马苏这边却更得张淑慧的信任。

小白也静静的听着。

“是的师母,老师击败了瓦剌部,脱欢战殁,北方的异族已经全部俯首帖耳。”

“那哈烈人呢?”

张淑慧和小白最近在研究北方的战局,不懂的就叫人去外院请教黄钟,倒也知道了些事。

马苏垂眸道:“哈烈的小股人马已经出现在草原上,被老师击败,消息传来,陛下准备亲征,大明……这一战之后,大明就要安宁许久了。”

张淑慧点头道:“那就好,哈烈人据说悍勇,当年也曾经对大明虎视眈眈,我们妇道人家不知道怎么帮忙,回头就捐些钱粮给户部,也算是个心意罢了。”

马苏急忙应道:“是,弟子明日就去户部交代一下。”

等马苏走后,张淑慧看着不知忧愁在院子里疯跑的两个孩子,叹息一声问道:“无忧呢?”

方醒走后,土豆和平安照常学习,而张淑慧和小白就以逗弄无忧为乐。

小白在想着方醒,闻言楞了一下,说道:“刚才秦嬷嬷抱着去看大黄了。”

“哦!”

张淑慧随即恢复了寂静。

院子里充斥着孩子们的喧闹声,可张淑慧的眉间却多了忧郁。

铃铛就卧在边上,偶尔睁开眼睛看看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和狗,然后再次闭上眼睛……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