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52章 前兆(感谢“醉里掌灯”的盟主打赏)

第1452章 前兆(感谢“醉里掌灯”的盟主打赏)

初冬的北平感觉灰扑扑的,让人看了昏昏欲睡。

可当一队骑兵飞驰而来时,城门处正在打瞌睡的军士们马上站直了身体,目视来人。

“紧急军情,阻拦者杀!”

一马当先的骑兵看着风尘仆仆,为首一人扔了个腰牌过去,然后马鞭一挥,就率先冲进的城门。

小旗官接过腰牌,然后在后续骑兵冲进来时递回去,赶紧退后靠边站。

“大人,是谁?”

“别问,不然小心掉脑袋!”

小旗官看着北方,喃喃的道:“这天气啊!有些人怕是发疯了。”

那队骑兵一路冲到了皇城,领头的跳下马来,踉踉跄跄的喊道:“下官奉兴和伯之令送来北边的紧急军情。”

守门的军士验过腰牌,小旗官挥手道:“快去禀告陛下。再来几个人,架着他进去。”

信使还在发蒙,小旗官和一个军士架住他的两边手臂,边往里跑边说道:“陛下有令,北边的急报必须马上送进去。”

那些送急报的信使还得在宫外等候传召的情节,不是昏君时代,就是胡编乱造。

军情如火,容不得一刻延误!

信使被一路接力架到了乾清宫外,不必禀告,站在台阶上的大太监说道:“赶紧进来,陛下一直在等着呢!”

信使冲进大殿内,行礼后,上面的朱棣就喝问道:“可是哈烈出兵了?”

信使解开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绳子,然后从怀里拖出来一个竹筒递给大太监,说道:“陛下,臣出来前,哈烈游骑已经出现在兴和堡外围二十里范围内,他们在清扫咱们的斥候。”

趁着大太监在查验封印的时候,朱棣问道:“多少人,实力如何?”

信使的脸上有多个小口子,他强忍着刺疼说道:“陛下,目前查明是三千余人,而且很厉害,咱们五千打三千,依然奈何不了他们。”

朱棣点点头,接过大太监递来的奏章仔细看着。

张辅趁机问道:“鞑靼部可铸墙了吗?”

使者这一路想过许多,所以此刻毫不迟疑的答道:“铸了,用泥巴包裹栅栏铸的墙,没火炮肯定无法摧毁。”

张辅满意的点点头,没有围墙,鞑靼部肯定无法抵御哈烈人的进攻。

“而且伯爷还令鞑靼部扩大了营寨,好大,两边怕是能住几十万人。”

金忠赞道:“兴和伯倒是想到了本官的前面。本官开始还想着大军出动,扎营就是个麻烦事,有了现成的,那省事啊!夏大人,你说是不是?”

夏元吉已经没有心思和他逗趣了,他觉得这场大战即将开启,作为户部尚书,他必须要全力以赴,方能保证大军的粮草不断。

上面的朱棣看完了,他把奏章递给大太监,然后传递下来。

等群臣看完后,朱棣也考虑了个通透,他的眉心处在跳动,如果王贵妃在这里的话,肯定知道朱棣这是开始亢奋了。

“小股实力不弱的骑兵,那肯定是前哨,专为查探兴和堡而来……”

朱棣久经战阵,论经验在场的无人能比。

“方醒说哈列王的性格高傲,既然性格高傲,那必然不肯退让,这场大战必然即将到来,户部如何?”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夏元吉刚才已经把那些物资的数据在脑子里过了一道,闻言就问道:“陛下,敢问出兵多少?”

朱棣放在御案下的右手在微微颤抖着,面色微红,眼中厉色闪过,说道:“哈烈号称可以搜罗五十万大军,可这是竭泽而渔,风险极大,朕判定他们必然不敢。”

看了群臣一眼,朱棣感到右手停止了颤抖,就拿上来拍了一下御案,起身道:“三十万,或是四十万之间,不会再多了。”

“所以朕准备出兵二十五万。”

朱棣的决定让夏元吉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陛下放心,加上民夫大概就是四十来万的人马,臣已经有了准备,陛下请放心。”

“棉衣可有准备?”

朱棣一辈子都在北征,从年轻时到现在,对北边草原的气候很有体会,他的风湿病就是来自于草原。

夏元吉自信的道:“棉衣早有准备,就算是不北征,臣也准备了今年的棉衣。”

这便是有一个好管家的好处!

朱棣满意的道:“回去就准备发放。”

孟瑛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出班道:“陛下,兴和堡那边势单力孤,臣请为前锋去增援。”

朱棣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哈烈人的大军若是出动,那必然动静颇大,一个兴和堡还无法让哈烈人动心,来得及!”

孟瑛神色黯然的回班,他知道朱棣终究是想压住自己,大概是要留给太子以后来加恩。

朱棣转了一圈,站定后说道:“诸军马上准备,此次北征,张辅、柳升为中军。”

张辅和柳升出班大声应诺,杀气渐渐的升腾起来。

朱棣很满意这股子杀气,他熬着这些武勋,就是想把他们的狠劲熬出来,把那些安逸享受的念头熬走。

“陈英,孟瑛为左哨。”

两人出班,孟瑛心中喟叹,然后发狠,发誓一定要把保定候府的荣光用战功捞回来。

“薛禄和谭忠为右哨。”

“朱勇和郭义为左掖,王通和徐亨为右掖……”

“前锋……”

朱棣的目光扫过,说道:“陈懋为前锋。”

陈懋是宿将,而且不群不党,深受朱棣的信赖。

从这个安排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朱棣决心。

“杨荣和杨士奇准备一下,到时候跟着朕去。好了,都散了吧,各自回去准备,等下一步消息到了之后,马上出兵。”

朱棣转身先走了,群臣各自离去。

一出大殿,朱勇马上就恭贺着张辅:“文弼兄,你此次可是跟在陛下的身边统率中军,可喜可贺啊!”

柳升是朱棣的爱将,也是他最为信任的人,所以在中军很正常,而张辅被闲置了那么久,一启用就在中军,这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张辅微笑道:“我本悠闲,静极思动,陛下深知啊!”

朱勇无奈的道:“你还是这般的无趣,晚上一起饮酒?”

张辅摇摇头,拒绝道:“这段时间咱们最好少出门应酬。”

说完他拱拱手走了,朱勇才苦笑道:“谨慎到这个地步,哎!”

回过身,朱勇看到那些文官们都在窃窃私语,不禁熄灭了凑过去的念头。

和文官的关系再好,可在他们的眼中,勋戚就是勋戚,永远都不会是自己人。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