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51章 骄狂的哈烈游骑(感谢书友“NTSB”的盟主打赏)

第1451章 骄狂的哈烈游骑(感谢书友“NTSB”的盟主打赏)

“伯爷,哈烈人来了!”

方醒正在视察着鞑靼部的营寨加固情况。

这次不只是栅栏,而是栅栏立起来后,加了泥巴堆积成简单的围墙。

虽然简单,可防护能力却不弱。

“来了多少?”

方醒拍拍手问道,然后回身看着营寨里的土屋,觉得以后这里发展成为一座城市也不错。

林群安的身后就是常二。

此时的常二看着有些悲伤,他禀告道:“伯爷,小的们在二十余里开外遇到了哈烈斥候,追击时发现是个圈套,他们出动了一千余人来追杀咱们……”

方醒看了他一眼,皱眉道:“可有伤亡?”

常二摸摸怀里的纱巾,垂首道:“小的上官……小旗官姜兴断后,用手雷和哈烈人同归于尽。”

方醒点点头,说道:“全体戒备,令孙越率军查探。”

兴和堡的钟声敲响了,散在四处的牧民和将士们急匆匆的开始回归。

常二掏出怀里的两块纱巾,喃喃的道:“你让我如何有脸去见你的家人……”

……

小人物的生死就如同水波晃动了一下,没人会去在意。

孙越带着大队骑兵冲出兴和堡,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撤回来的斥候。

“大人,有一千余人。”

“大人,有两千余人。”

“……”

各个方向的斥候见到的人数都不一样,孙越汇总了一下,判断敌军应当是在五千人上下,然后分散开来,呈扇面向着兴和堡方向推进,清理斥候。

“迎击!”

孙越觉得有必要教训一下这些哈烈游骑,所以催促麾下加快速度。

前行五里地不到,前方的斥候遇敌,传回来说是有一千余敌军。

“杀过去!”

孙越摧动战马,率领大队人马杀了过去。

战马奔驰,前方处,双方的斥候纠缠在一起,在看到大队人马来后,哈烈人果断的撤退了。

有主力跟随着,明军斥候当然会乘胜追击,于是双方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

一路疾驰三里多,明军斥候就看到了一队正在歇息的哈烈骑兵,人数正好是一千余人。

于是明军斥候勒马不前,看着那些哈烈人急匆匆的上马应敌。

等孙越率军出现时,哈烈人却没有撤退,而是率先发动了攻击。

五千对一千余人,战斗持续了一刻钟多一些,以哈烈人的撤离而告终。

“别追了,我们回去!”

孙越面色凝重的叫住了麾下,然后收拢己方的尸骸,收集了对方丢下的战马,马上又赶回去。

回到兴和堡,孙越马上去求见方醒。

“伯爷,哈烈人的骑兵很厉害,并不比瓦剌人差,下官率军以多打少,伤亡还是咱们这边高。”

“哦!”

方醒正在写奏章,闻言就问道:“那你感觉是个人武勇落后,还是什么?”

孙越有些窘迫的道:“下官这五千人是临时组合而来,最后有些松懈了。”

方醒点点头,说道:“那就以战代练吧,继续清剿哈烈游骑,在他们出动大军之前,我部的斥候和粮道就要靠你们来保护了。”

孙越拱手道:“下官知道了,这就去。”

方醒没抬头,等把奏章写好后,就交给了一直在等着的方五。

“派出最出色的信使,在敌军袭扰到兴和堡附近之前,马上把奏章送走。叮嘱信使,在路过宣府时记得报信。”

方五接过奏章,然后把它放到一个竹筒里封口。

“马上就是冬季来了,哈烈人这是试探还是发疯?”

三千余人的游骑,对于兴和堡来说只是一盘菜而已,而且对方还敢追杀明军斥候,这是要上天啊!

林群安懊恼的道:“当时没想到哈烈人居然不派斥候就开始突袭,所以斥候损失有些多。”

方醒说道:“哈烈人这是骄横,罢了,让玄武卫骑马出征,扫荡这支游骑!”

……

陈德连续获得方醒的看重,这让玄武卫上下对方醒的顾虑都消散了。

骑兵必须要会战术,可玄武卫无需操练,他们骑马只是为了代步而已。

临出发前陈德去请见方醒,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伯爷,若这是个圈套呢?”

这不是胆小,而是考虑周全。

方醒正在看地图,闻言说道:“大国相争,小计谋无济于事,堂堂正正的才是王道,哈烈人沉醉于当年老王的威风之中,怎会弄这些于战局影响不大的计谋?若是兵力足够,直接扑向兴和堡才是正经。”

陈德拱手道:“是下官想差了,倾国之战,无需计谋,要的只是将士用命。”

方醒笑道:“也不是说无需计谋,只是几十万人的大战,斥候必然密布于战场之外,想弄什么阴谋诡计,那得先成功的避过对方的耳目再说,风险太多,不小心就成了败笔。”

……

三千余人,不但清扫了明军的斥候,而且还以少打多,全身而退,这个骄人的战绩让那些哈烈人大意了。

于是他们自持己方的机动性强,继续展开遮蔽战场的行动,一时之间,兴和堡二十里范围内,到处都是哈烈游骑呼叫同伴的号角声。

这是拉网式的清剿!

当孙越带领麾下杀进这片区域时,哈烈人不慌不忙的迅速后退,然后集结起来,开始和明军绕圈子。

“看来瓦剌有人到了哈烈,所以他们才知道咱们就五千骑兵!该死的歪思!”

孙越看着前方游走的哈烈人,心中盘算着以后怎么才能收拾亦力把里,至于后续战事,他觉得自己的作用只是封锁而已。

“逼着他们走北面!”

于是明军马上一个圈子绕过去,然后逼着哈烈游骑朝着北方逃去。

当逃出两里多地,哈烈人准备再次转向时,前方出现了两千余骑兵。

尼玛!两千多人居然也敢来拦截我们吗?

“杀过去!”

于是哈烈人狂吼着冲杀过去,而对面的明军却施施然下马开始列阵。

这是什么意思?

有马不骑,反而要变身为步卒来阻拦我们?

正在纳闷着,等双方距离拉近后,一个哈烈人突然喊道:“是明军的火器军队!”

“我们不是重骑!转向!转向!”

带队的将领想起了出发前的告诫,不禁亡魂大冒,急忙喝令转向。

可急速冲阵的骑兵哪是说转向就能转向的,于是哈烈人只能看着前方的阵列两边多了十多门火炮,然后那些炮手狞笑着点燃了引线。

“轰轰轰轰轰!”

缺德的炮组让火炮依次点火,于是那些霰弹就像是魔爪,轮番扫荡着刚开始转向的哈烈人。

“齐射……”

火炮刚停歇,侧面几乎被打掉一半的哈烈人亡命奔逃,火枪马上就来了一次齐射。

“跑!”

这是哈烈人在正式交战中和火器部队的第一次碰撞,结局是头破血流。

“杀啊!”

孙越不失时机的率队追杀而来,哈烈人大败……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