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48章 威压亦力把里

第1448章 威压亦力把里

感谢书友:“刘爸爸有个小金库”的万赏!

……

当五百颗人头被大车拉来时,沈阳有些不虞,他知道歪思依然在想着左右逢源。

“本官记得当时被追击进来的瓦剌人有一千余人,而这里只有五百,其他人呢?”

送人头来的千夫长皱眉道:“剩下的人都逃了。”

沈阳笑了笑:“那便是说你们连瓦剌人败兵都拦不住了?”

千夫长的眼神凌厉,说道:“我可以和你比试一番,敢吗?”

沈阳振眉道:“可以,没问题。”

面对挑衅,沈阳觉得平静许久的心中多了些躁动,他反击道:“拳脚还是刀,随便你!”

千夫长拔出刀来,冷笑道:“来吧明人,这可是比试,我不会杀死你,只会让你躺着回到兴和堡。”

沈阳笑呵呵的拔刀,“好,那就试试谁的刀更快。”

两边剑拔弩张,早有人去报信,于是比试被阻拦下来。

“大汗说了,那些瓦剌人遁入草原深处不好寻摸,后续还会寻找。”

“要多久?”

沈阳始终牢记着方醒的交代:大明是上国!

上国质问小国,自然是天经地义的。

来人是歪思的侍卫长,他板着脸道:“后续会继续寻找,至于何时,那得看天意。”

沈阳笑了笑,然后叫人来收拢大车。

把大车收拢,沈阳去找歪思辞行。

“贵使,剩下的瓦剌人已经被找到了,正在围杀之中。”

歪思的笑容很盛,沈阳愕然,然后说了一番两国世代友好的话,回去等着那边继续送人头。

“歪思为何会前倨后恭呢?”

沈阳大为不解。

随后亦力把里人的动作很快,不过是第二天,剩下的人头就被送到了他的面前。

心满意足的沈阳告辞而去,歪思甚至还派出了一队骑兵护送车队。

……

回到兴和堡时,天气已经转冷了,早晚温差大的让人煎熬。

沈阳就是在傍晚赶到的兴和堡,顾不上洗漱,就去找方醒禀告此行的情况。

方醒已经提前得知了消息,等沈阳到时,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正在等着他。

“边吃边说。”

方醒招招手,然后指指自己的对面。

沈阳的心中发热,坐下后先弄了一碗汤慢慢喝了,这才缓过来。

方醒下了羊肉片下去,问道:“歪思是个怎样的人?”

沈阳举杯敬酒,喝了之后说道:“歪思有些蛇鼠两端,感觉有些怕哈烈人,但又不想得罪大明,伯爷派了陈大人领军前去,一下子他就软了。”

方醒夹了一片羊肉吃了,说道:“亦力把里身处大明和哈烈的中间,以前有瓦剌作为缓冲还好些,现在瓦剌没了,他们必须要表态,明白吗,不然不是哈烈灭了他们,就是大明把他们赶走。”

沈阳诧异道:“伯爷,难道大明必定要和哈烈人动手吗?”

赶走亦力把里,那就是去除掉和哈烈的缓冲地带,这是……

“穷兵黩武吗?”

方醒笑了笑,说道:“哈烈离大明太近了,若是大明不想控制草原,那么两国之间估摸着不会发生冲突,可现在鞑靼和瓦剌都没了,你说大明能放弃这片草原吗?”

沈阳摇摇头,换谁都不会放弃草原,不然用不了多久,这片草原上将会再次聚集起一个强大的部族,然后大明又多了一个强敌。

“亦力把里注定会做墙头草,所以这场大战不必指望他们了,若是他们加入哈列国,那就是自取灭亡。”

方醒很满意目前的态势,至少大明不必担心被夹击。

沈阳最后问道:“伯爷,您派了陈大人去,这是……”

“不只是为你。”

方醒不卖这个人情:“你走后我就改变了主意,亦力把里虽然实力不彰,可在这种时候,多一个中间派,好过多一个敌人,所以我就派了陈德去,一方面是操练玄武卫,另一方面就是震慑歪思,让他们想投靠哈烈人时多想想后果。”

沈阳懂了,不过最后还是感激的道:“伯爷,您没看到歪思开始时的敷衍,等陈大人率军踏入亦力把里后,他马上就变了,甚至是有些害怕。”

“说实话,这是下官第一次见到一国之君的害怕,下官当时就想到了陛下,一对比……”

方醒断然道:“没有可比性,陛下乃是雄烈之君。普天之下,古往今来的帝王,能和陛下相媲美的,十根手指头都能数完。”

这时外面来了杨竹,进来后看到沈阳就拱手道:“恭喜沈大人立下大功,平安归来。”

沈阳起身道:“侥幸罢了。”

杨竹这才对方醒禀告道:“兴和伯,那个也思牙绝食了。”

“他想干什么?若是想死,那就随便找个地方一头撞死好了。”

在也思牙交代之后,方醒就让人把他关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好歹也算是待遇不错了。

杨竹说道:“他想求见您,说若是您不见他,他就绝食而死。”

沈阳笑道:“伯爷,那人目前却死不得,他若是死了,以后外面就会说你擅杀一国王子,那可不得了。”

方醒点头道:“读书人的嘴和笔,这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利器,我并不在乎,不过我感觉哈烈那边应当是坐不住了,去看看也好。”

于是三人就一起去了软禁也思牙的地方。

所谓的堡,实际上就是军事要塞,而里面基本上都是全民皆兵。

“也思牙跑过了几次,没成功,其中一次是被军户家的孩子给看到了。”

对于也思牙的看守并不紧密,两个军士而已,而且很松散。

可周围住着的都是军户,大家知道这里关押着敌国的重要俘虏,那责任心是杠杠的,时常都在盯着。

方醒到时,看到隔壁一家的门槛上坐着个七八岁的孩子,孩子的身边有条狗,一人一狗正呆呆的看着关押也思牙的地方。

“不错的小子!”

方醒从后面摸摸这孩子的头顶,等他不悦的回头时,方醒说道:“回头给这孩子一斤糖果,甜甜嘴。”

身后的小刀应了,这孩子才借着屋里散出来的微光和辛老七手中的灯笼认出了方醒,一激灵就准备下跪。

方醒提溜着他道:“好好的,别乱跪,回头把糖给弟弟妹妹们分一分。”

这时那狗冲过来狂吠,把里面的一家子都引了出来。见到是方醒,又是一番折腾。

等进了关押也思牙的屋子时,他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起身相迎。

苍白的面孔看着很可怜,可方醒却发现这人居然长胖了。

“听说你想见我,于是我来了。说吧。”

方醒站在中间,辛老七提着灯笼在后面,于是光线从后面投射出来,被方醒的身体遮挡后,里面的也思牙就被笼罩在阴暗之中。

“我知道要开战了……”

也思牙强笑道:“以我看来,你们已经触怒了哈烈,离倒霉不远了。”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