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41章 宫里宫外的反应

第1441章 宫里宫外的反应

感谢书友‘来7’的万赏!

感谢书友‘我爱敬’的万赏!

感谢书友‘141209054829102’的万赏!

......

“端端,端端。”

朱瞻基抱着女儿在花园里溜达,只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以前的殿下可不是这样的儿女情长啊!”

跟在后面的俞佳低声对雀尾抱怨道。

雀尾精致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让俞佳不禁有些失神,然后他说道:“兴和伯夫人经常来,咱家也听说了不少事。”

“什么事?”

俞佳清醒过来,脑海中闪过史上那些有断袖之癖的帝王,不禁有些忧心忡忡。

雀尾皱眉,看着让人心中不忍,“兴和伯在家中就宠溺孩子,从不打骂,经常带着孩子玩耍,所以父子之间很亲热,孩子们也上进。”

“可那是……”

俞佳本想说端端是个女孩,可方醒宠爱无忧,甚至超过了两个儿子的事,早就满京城传遍了。

哎!

俞佳愁容满面的模样让雀尾有些奇怪,他觉得这样挺好的,起码太孙和太孙妃之间的关系就亲近了不少。

“俞公公,外面有人求见太孙。”

“谁?”

俞佳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

来人说道:“是杜大人。”

杜谦算是朱瞻基的智囊之一,所以俞佳不敢怠慢,赶紧上去通知了朱瞻基。

……

前厅中,朱瞻基进来时带入了一股子奶香味,杜谦垂首皱眉,然后说道:“殿下,战报来了。”

“如何?”

不用问是哪的战报,因为此时大明就只在塞外用兵。

杜谦抬头,眉间已经舒展开来,说道:“兴和伯在兴和堡一战溃敌,击杀脱欢,瓦剌人仅有五千人逃脱。”

“好!”

朱瞻基的眼中闪过惊喜,说道:“德华兄果然厉害,此战如何,你给我说说。”

“兴和伯把鞑靼部利用到了极致……”

杜谦唏嘘着,觉得方醒真的是越来越有兵家的风范了。

“先用鞑靼部的迁徙围杀了巴根,然后逼着脱欢不得不全力出击……”

“……鞑靼部迁徙到兴和堡周围之后,脱欢领兵前来,然后在兴和堡下碰的头破血流……”

杜谦越说越钦佩,朱瞻基却神采飞扬的摆手道:“下面的我来猜猜。”

朱瞻基起身转了一圈,说道:“脱欢不是傻子,兴和堡攻不下,他必然要提振士气,那只能去攻打鞑靼部的营寨……”

杜谦有些恍惚,在他的眼中,此时的朱瞻基眉间全是自信,举手投足间颇有朱棣的风采。

这便是大明的储君啊!

“……而德华兄最喜欢给对手挖坑,所以刚开始时脱欢肯定还算是顺利,于是倾力一击,最后就被坑了。”

朱瞻基笑了起来,“……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让脱欢绝望,然后兴和堡主力出击,两面夹击之下,脱欢哪里逃?”

杜谦拱手,心悦诚服的道:“殿下英明。”

朱瞻基含笑道:“不是英明,而是兴和伯此行带的两个卫所足够和脱欢对峙,而他却缩进了堡内,这肯定是要诱敌深入,去攻打鞑靼部。”

杜谦垂眸道:“殿下和兴和伯心意相通,战况确实是如此。”

朱瞻基笑道:“我当初跟着德华兄学了不少东西,后来又跟着出征,对他的手法并不陌生,和他做对手,要……”

剩下的话朱瞻基没说,他觉得不该把方醒的某些习惯告诉别人。

可杜谦却隐隐约约的知道些,方醒喜欢给人挖坑,让你觉得占了便宜,然后他再突然翻盘,这种得而复失的打击能让人发疯。

脱欢就是在即将胜利的时候被翻盘的吧?然后发狂……

……

朱高炽那里很平静,只是令人去方家庄送了几车礼物,

“婉婉呢?”

朱高炽越发的沉稳了,目光转动间,梁中就觉得是在面对帝王。

“殿下,郡主在给狗洗澡。”

作为朱高炽的心头肉,婉婉的动向梁中时刻在掌握着,以备咨询。

“小方?”

朱高炽的面上浮起微笑,说道:“兴和伯一战把瓦剌给打没了,偏生婉婉的脾气倔,不然就该把那名字改一改。”

梁中笑道:“殿下,兴和伯自己也没当回事,就给郡主玩耍吧,大家看着也高兴。”

……

走在宫中的婉婉身后紧紧跟着小方,其后才是那些宫女太监嬷嬷,非常的拉风。

一路快到了乾清宫时,婉婉看到了黄俨,就皱眉,然后转个弯,从侧面过去。

黄俨也看到了婉婉,他堆笑道:“郡主万安,陛下正在处理国事。”

婉婉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道:“皇爷爷该吃午饭了。”

黄俨默然,只能维持着微笑,目送着婉婉进了大殿。

“皇爷爷!”

一进去婉婉就嚷着,而小方熟门熟路的溜到边上,然后到处嗅。

幸好小方走到哪都要撒尿‘留念’的习惯被改了不少,不然朱棣这里大概要多几泡臭烘烘的狗尿。

朱棣放下奏章,揉揉眉心道:“婉婉可吃了吗?”

“没有呢皇爷爷!”

婉婉说完就噼里啪啦的交代大太监要上的菜,大太监也含笑配合着,出去安排。

朱棣笑道:“你倒是会安排,好吧,吃饭。”

等王贵妃过来寻朱棣吃饭,看到婉婉在就笑道:“臣妾倒是白等了陛下。”

朱棣眉间柔和,说道:“来,和朕一起用饭。”

于是三人一起用饭,气氛温馨。

吃完饭,婉婉告退,带着自己的人马回去。

秋风吹拂,让人胸怀大畅,漫步在零星落叶间,心情会不由的恬静下来。

婉婉俏皮的蹦跳着去踩落叶,一步步。

“兴和伯又打胜仗了?”

“是,而且又铸了京观,听说还有什么京观石上的眼睛,好吓人啊!”

婉婉身边的嬷嬷闻声就喝道:“谁?出来!”

两个小太监从侧面的口子里磨蹭着走出来,看到是婉婉在,顿时吓得跪地求饶。

“在宫中乱嚼舌根子,这是哪门子的规矩?你们是谁的人?说!”

两个太监一听就怕了,就胡乱的磕头求饶。

听着额头和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婉婉皱眉道:“好了,下次留神,不然会被责罚,去吧。”

两个小太监如蒙大赦,急匆匆的爬起来,带着额头上的乌青,转身就跑。

“郡主,这不合规矩!”

嬷嬷嗔道。宫中的规矩就是这样,你这次绕了他们,但他们不一定会感恩,很可能会认为你心软可欺。

婉婉摇摇头,带着小方走在前面,好像有些不乐。

一路到了朱高炽那里,看到婉婉嘟嘴不高兴,朱高炽就问道:“可是被人气着了?”

婉婉摇摇头,然后坐在案几边上,侧脸趴着,问道:“父亲,他们说方醒会吓人,还说什么京观和眼睛。”

朱高炽的笑容一滞,然后看了梁中一眼,梁中心领神会的出去找婉婉的身边人问话。

再看看婉婉皱着眉头的模样,朱高炽摸着她的头发,叹道:“那是国事,你小女孩家不要去过问。”

婉婉把脸侧过来,看着朱高炽问道:“父亲,那您说方醒会吓人吗?就是……吃人心的那种吓人法。”

朱高炽放在婉婉头顶的手一停,然后说道:“那是胡说的,以讹传讹,两军对垒的时候,方醒也就是在后面指挥罢了。”

“哦!”

朱高炽看到婉婉乖巧的不再问了,就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奇的,不过京观你就别问了,那不是你该知道的事。”

“是,父亲。”

婉婉招手叫来小方,然后搂着它发呆。

朱高炽的眉间少了些和气,无声的叹了叹。

推荐阅读: 《带着仓库到大明》 《修真聊天群》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