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39章 俘获副使,捷报飞传

第1439章 俘获副使,捷报飞传

感谢书友:“所罗门第七柱”的万赏!

感谢书友:“aeon sea”的两次万赏!

……

溃兵漫山遍野都是,李嘉跟随着同袍们小跑着追击。

前方有不少丢失了战马的溃兵,他们茫然的随着大队奔逃,最后只能看着那些骑兵消失在视线中。

“弃刀跪地不杀!”

明军同样是铺天盖地的追来,那些骑兵们根本就不管失去战马的瓦剌人,只顾着去追那些瓦剌骑兵。

“跪下!”

李嘉端着装上刺刀的火枪喝令着,前方是一群甲衣和瓦剌人不同的军士,他们把一个神色惊惶的男子围在中间,长刀对外,面色冷漠。

“这是精兵!”

百户官仇简警告道:“不得懈怠,举枪!”

李嘉举枪瞄准了一个敌人,呼吸绵长,他有把握一枪干掉这个家伙。

“放下刀!放下刀!”

呼儿根伸出双手叫喊着,在目睹了这场大战之后,他对明军的火器已经生出了畏惧之心,只恨不能前方的人全部被干掉,然后他好请降。

可他周围的人却无动于衷。

此次跟随出使的军士全是精兵,而且对哈烈忠心耿耿。

“我愿降!”

呼儿根高举双手走出来,走到前方时,一个哈烈军士挥刀。

“嘭!嘭!”

两声枪响后,那人轰然倒地,呼儿根被吓得连滚带爬的冲过来,高喊着:“我是哈烈使者,我是哈烈使者……”

“他不是使者。”

同袍的倒下并未让那些哈烈人胆怯,四周被赶来的明军围住他们也并未胆怯。一个大抵是百夫长昂首道:“他不是使者,只是个卑劣的家伙。明人,可敢与哈烈的勇士们决一死战吗?”

仇简摇摇头,“伯爷经常说,能用铅弹去终结敌人是最好的方式,千万别卖弄个人的武勇,所以……齐射!”

“嘭嘭嘭嘭!”

四面开火,硝烟笼罩了那些哈烈人。

……

“大丰收了。”

大京观看着有些可怖,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些战利品都是肥羊。

“让堡内的军户都出来,和鞑靼人一起分了。”

堆积如山的衣服和帐篷,还有各种零碎,方醒自然是不要的,所以干脆就做做好人,让那些军户和鞑靼人一起来分。

于是欢呼声比先前作战时的呐喊更为高昂,明军开始计算人数分东西。

“兴和伯,是不是给咱们的人多分些?”

趁着阿台去收集威望的时机,王贺有些不满的问道。

方醒已经看到了李嘉他们,还有那个俘虏,他随口说道:“要有气魄,这些东西值钱吗?草原上少了威胁,这些军户以后都可以放牧增加收入,加上朝中给的补贴,他们的日子很好了,鞑靼人没法比。”

“伯爷,拿住了一个哈烈人,他自称是哈烈使者。”

仇简有些激动,因为这个算是一个大功。

呼儿根被绑着双手推出来,谄媚的道:“小人就是哈烈使者呼儿根,哦不,是副使,是副使,见过尊贵的大明兴和伯,陛下万岁!大明万岁!”

“正使呢?”

方醒问道。

呼儿根堆笑道:“正使已经回去了,就在瓦剌部留下了些军士,准备……呃!准备传递消息。”

“是准备传递脱欢大胜的消息吧?”

方醒微微一笑,呼儿根赶紧跪地道:“尊贵的伯爷,小人不敢隐瞒,不过脱欢已经死了,瓦剌部从此不复存在,小人为大明贺,为伯爷贺……”

这人太谄媚,方醒皱眉道:“让贾全他们接手,仔细讯问。”

呼儿根听不懂大明话,在被带走时还千恩万谢。在哈烈,如果在战场上俘获对手,多半是赶进俘虏堆里当奴隶,而他却得到了单独‘优待’。

方醒笑了笑,他知道,就算是呼儿根老实交代,也会被用刑。

“陛下万岁!”

在领取战利品的人群中爆发出了阵阵喊声,这就是人心。

一个国家,只有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才能聚拢民心。

方醒微微的笑着,此时的大明如日中天,而哈烈人即将成为大明走向中央之国的奠基石……

……

“侯爷,我军已然击溃了瓦剌人,斥候已经派出,下一步是否向兴和堡增援,请侯爷示下。”

斥候送来了让郭义犹豫不决的消息,他找来了金玉,唏嘘道:“兴和堡究竟是什么情况,现在谁都不知道,本侯想去增援,可陛下那边却没有旨意下来,愁死个人啊!”

金玉算算时间道:“差不多了,陛下处置事情果断,说不增援必然就不会变化,只是苦了兴和伯,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郭义苦笑道:“陛下不愿意打破僵持的局面,不想大明过早介入,这个本侯深知,只是……陛下……哎!”

朱棣的性子暴烈,而且骄傲。

“侯爷,城外有信使到了!”

郭义霍然起身,振眉道:“走,去看看。”

金玉笑道:“侯爷倒是沉不住气了啊!有负儒将之名。”

郭义笑道:“什么狗屁的儒将,沙场上还得要看刀枪!走!”

……

“捷报!兴和伯一战覆灭脱欢,瓦剌不复存在了!”

五百余军士护送着信使冲进了宣府治所,然后突然停住,为首的吴跃喝道:“本官聚宝山卫千户官吴跃,准备前往北平,换马!”

五百余人,一人双马,这一换就是一千余匹战马。

换做是别处自然不可能,可这里是宣府,面对草原第一线的宣府,区区一千多匹马,那还真不是事。

“大人,脱欢死了?”

迎来的一个百户官忘却了吴跃的要求,只是眼巴巴的问道。

吴跃下马,微微颔首道:“就在三天前。”

这时对面来了一群骑兵,及近,大家都拱手叫侯爷,吴跃也拱手道:“见过侯爷,见过伯爷。”

郭义下马,迫不及待的问道:“战况如何?瓦剌部如何?”

吴跃昂首道:“侯爷,兴和伯指挥我部,于三日前击溃瓦剌人,脱欢当场战死,能逃脱的不过是五千余人,这世上已经没有了瓦剌部!”

郭义愕然,金玉追问道:“你且说说此战的经过。”

吴跃说道:“伯爷命下官马不停蹄,要用最快的时间把战报送到北平,请侯爷恕罪,下官会留两名军士在这里。”

郭义点头,随即吩咐道:“快给他们换马!”

换马、补充食物和饮水,吴跃拱拱手,带着大队人马轰隆而去。

“来,给本侯说说战况。”

郭义心痒难耐,吴跃才走,就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当时的情况。

等两个军士详细说了整个战局之后,郭义和金玉都沉默了。

“侯爷,兴和伯此战光芒万丈啊!”

……

几天后的中午,秋高气爽的北平城被一阵马蹄声惊醒。

“大人,五百余人!”

守门的军士赶紧把正在进出的人群驱赶到边上,然后紧张的把拒马摆上,同时有人去报信。

虽然小旗官笃信来的是明军,可这事儿总是要把姿态做出来才好。

远处人影幢幢,那些被赶到城外的百姓都纷纷往两边散去,然后好奇的等待着。

五百余骑冲到拒马前,小旗官喝道:“来人可有兵部的勘合?”

吴跃没有下马,沉声道:“聚宝山卫千户官吴跃,奉命送战报。”

身份验证之后,小旗官让人拉开拒马,说道:“大人可以进去,其他人却要在外面等着。”

吴跃点点头,然后纵马进去。

小旗官终究按捺不住好奇心,追问道:“大人,可是胜了吗?”

吴跃没有回答,冲进城门后喊道:“捷报,脱欢身死,瓦剌败亡…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