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38章 另一只眼

第1438章 另一只眼

五个千户所,五个大方阵,加上五千骑兵护着两翼。

方醒看着冲来的瓦剌人,冷笑道:“两万人,前后夹击之下,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传令,此战以脱欢和那群哈烈人为目标。”

那群倒霉的哈烈人被脱欢裹挟着一起攻击,前后左右皆是瓦剌人,乱跑就会被撞飞,心中苦不堪言。

“点火!”

炮击开始了,血肉通道再现。

“齐射!”

“嘭嘭嘭嘭!”

扎那紧紧的跟在脱欢的身边,看着前方的阵型被铁弹打的七零八落,心中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而脱欢却紧抿嘴唇,眼中全是冷意,不断在催促着麾下加速。

排枪,霰弹,后面的追兵也上来了,那些明军骑在马背上举枪射击,然后鞑靼人趁机掩杀过来。

当脱欢身前为之一空时,他楞了一下,然后挥刀嘶吼道:“绰罗斯.脱欢在此,方醒,来啊!”

“嘭嘭嘭嘭!”

没有人会在意自己的敌人是谁,只知道机械的随着哨声开枪,然后轮转。

脱欢在马背上摇晃了一下,扎那上去扶着他,看到了他的嘴角挂着一抹苦笑,随即眼睛闭上,再也没有睁开过。

“嘭嘭嘭嘭!”

再一次的排枪之后,扎那中了两弹,他一头栽下马来,躺在草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想起了家中的琪琪格,还有孩子……

“咔嚓!”

一只马蹄结束了他的生命,也结束了他的思念。

“太师死了!太师死了!”

惊惶的喊声让瓦剌人崩溃了,随即开始四散奔逃。

“追击,记住,优先干掉那些哈烈人。”

方醒吩咐道,然后在家丁们的陪同下走到了脱欢的尸体边上。

尸骸的胸腹处都被马蹄踩变形了,因为有盔甲在,所以没有被踩破。

脱欢的脑袋奇迹般的没有损坏,那双眼睛失去了冷峻,呆呆的,茫然无神的看着天空。

“今天是个好天气。”

方醒起身说道:“稍后铸京观,把脱欢的脑袋放在最上面,还有,燕娘的石碑……让她再看一眼。”

马车拉着石碑上来了,远方到处都是溃兵和追兵,方醒摇摇头,负手在战场上漫步。

阿台来了,身后跟着一帮子面色惨白,但却笑的谄媚的贵族。

“兴和伯,大胜啊!”

阿台的欢喜一看就是真的,方醒点点头:“此战鞑靼部出力不少,稍后本伯会报上去,想来按照陛下有功必赏的规矩,鞑靼部以后的日子就错不了。”

没有足够的骑兵,这是方醒最大的软肋,所以他恩威并施,才压住了鞑靼部,才得到了不少鞑靼骑兵。

阿台想谦虚一下,方醒笑道:“既然是一家人,那就不说两家话,此战有功的人,和宁王这里回头就计算一下报上来,本伯会一并送到北平去。”

阿台笑了笑,然后和方醒并肩走在战场上。

“兴和伯,野狐岭那边的瓦剌人怎么处置?”

“宣府想立功,那两千人估摸着已经不存在了。”

“那么脱欢应该算到了,他是在孤注一掷?”

“对,他无路可走,自己种下的因果,不得不咽下,否则天下之大,无他容身之地。”

阿台唏嘘道:“是啊!草原就是这样,无数人曾经风光一时,可一旦落魄,那比狗都不如,寸步难行,生不如死啊!”

“伯爷,京观石做好了。”

方醒过去看了一眼。

还是一只眼睛,狭长的眼睛,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

“好!”

方醒起身,走到马车边上摸着那块斑驳的石碑,低声道:“瓦剌已经不复存在了,剩下的人将是丧家之犬,无人收留,也没有人敢收留。大军马上要去突袭瓦剌的本部,燕娘,你好好看看,看完了就去吧……”

回身,方醒吩咐道:“孙越部,还有……和宁王出一万骑兵,马上去扫荡瓦剌人的本部,全数带来。”

这是个美差,那些鞑靼人都欢呼起来,然后开始争夺名额。

阿台从未这般幸福过,那些贵族围住他,七嘴八舌的要求带上自己的人。

“要快,不然等败兵回去了,什么都捞不到。”

方醒没有大胜后的欢喜,他随口一句话终结了那些贵族的争吵,然后吩咐小刀赶着马车跟着去。

那些贵族都沉默了,这人真的是睚眦必报啊!

这等人若是掌管大明对外事务,估摸着大明的周边国家都会颤栗。

为了跟上骑兵的速度,阿台非常明智的贡献了几匹好马,给小刀沿途更换。

骑兵一阵风走了,京观也好了。

方醒看了一眼顶端的那个人头,满意的道:“手艺不错。”

秋风萧瑟,巨大的京观耸立在草原上,看着就像是一座小山包。

“还想牧羊吗?”

方醒回身问道。

阿台笑道:“小王最想去北平,想来陛下会赐下宅子。以后闲来到处逛逛,偶尔还能进宫去见见世面,这样的日子才是小王所想的。”

阿台很聪明的回避了方醒的问题,那些贵族都目露喜色。

阿台不干了,总得有个人来管着鞑靼部吧。而没有威信又不行,那么人选必然会在这群贵族中间。

方醒看了一眼众生相,说道:“大明不会放弃草原,以后还会继续扩展开来。鞑靼部……不,以后就是大明的鞑靼部,好好的放牧,以后会有商人来收购你们的牛马羊,以后同样会有汉人出塞,大家是一家人,一起把这片草原经营好,一起过上好日子……”

阿台愕然,然后低声道:“兴和伯,小王再留在这里……不大恰当吧?”

方醒摇摇头道:“你恰好是最恰当的。不信你看看那些人,脸上笑眯眯,心中却不知道在转着什么主意。和宁王,大明需要慢慢的融合这片草原,你若是做好了,那便是功德无量,子孙受益无穷。”

阿台做事有些瞻前顾后,这样的人选方醒觉得最适合不过了,而奏章他都写好了,随后会和报捷文书一起往北平送。

“兴和伯……”

阿台有些感动,他本以为自己的后半生将会在北平的某座豪宅中碌碌无为的度过,子孙也将如此,也就是富贵闲人。

方醒鼓励道:“忠于大明的,忠于陛下的,大明不会忘记,陛下不会忘记,好好干,本伯的奏章马上就会送往北平,相信陛下也会赞同本伯的看法。”

阿台沉默的拱拱手,按照草原上的规矩,此时大明已经完成了征伐,他这个鞑靼王自然是要莫名其妙去死了。

既然方醒这般看顾他,那么……

其实误会在许多时候都是由单方面揣度而引发的,比如说阿台,他就单方面揣度方醒的用意,然后觉得应当要回报这位‘盟友’,于是乎回去就告诫了自己的儿子,这个……

捷报和奏章好了,五百余骑兵护送着信使,昂首出发。

推荐阅读: 《大王饶命》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