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36章 被突破了

第1436章 被突破了

看到明军堡门大开,那些瓦剌斥候第一反应就是后撤,这也给了明军接应来人的机会。

堡内出去的明军一阵弩箭逼退了追兵,然后裹挟着那个人一路冲进了堡内,而此时退后的瓦剌斥候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犯了大错。

赶到的脱欢听到了此事,他只是令人斩了斥候头领的脑袋,然后说道:“那是宣府的明军斥候,多番拦截,终于有人冲过来了。不过不必在意,战事也就是在这几天罢了。”

……

那个明军斥候在被搜身之后,被带到了城头。

“伯爷,瓦剌两千余人在野狐岭一线拦截,宣府已经出兵五千前来牵制。”

这名斥候浑身汗湿,可见这一路的艰辛,方醒无需验证真伪,说道:“好,你且去歇息。”

宣府出兵牵制算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让战事复杂化。

“伯爷,瓦剌发起攻击!”

……

“点火!”

一门门火炮次第开火,看着那些血肉通道被迅速填满,陈德冷冷的道:“敌军要拼命了,令鞑靼部准备接应,一旦敌军靠近营寨,马上放箭。”

一排排的鞑靼箭手走到火枪兵的阵列后面,在敌军迫近栅栏时,他们要抛射箭矢,作为火力补充。

敌军在火炮的打击下逼近一百步,陈德喝令开火。

“嘭嘭嘭嘭!”

火枪齐射,前方连人带马倒下不少,可悍勇的瓦剌人依然在踩着自己同袍的尸骸继续往前冲。

这是要一战而决!

“嘭嘭嘭嘭!”

排枪继续轮转,硝烟遮住了栅栏,对面的敌情越发的模糊了。

瓦剌人奋不顾身的冲进铅弹组成的大网中,在其中呐喊,绝望的嘶吼,惨嚎,落马,变成尸体。

“轰轰轰轰轰!”

霰弹继续横扫过去,惨叫声汇聚起来,就像是来自于地狱的恶鬼在嚎叫。

……

而右侧的吴跃那里一样形势严峻,瓦剌骑兵悍不畏死的冲击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敌军迫近了!”

硝烟中飞出几个绳套,准确的套在了栅栏上。

“弓箭手……”

后面的鞑靼人张弓搭箭,箭矢穿过硝烟,和一轮齐射一起降临到瓦剌人的身上,顿时硝烟外面一阵惨叫。

可那几根绳套却还在,吴跃正准备让人去砍断,那几根绳套却陡然被拉紧,接着那里在颤动。

哪怕是隔着硝烟,吴跃也知道一根绳套上最少套有五匹马。

“火炮!”

“嘭嘭嘭嘭!”

此时一轮排枪打出去,依然没能阻止那几根绳套在绷紧。

“大人,装填完毕!”

吴跃喝道:“赶紧点火!”

“点火!”

“轰轰轰轰轰!”

火炮轰鸣的同时,一排栅栏猛地被拔倒,然后对面的惨叫声中多了些欢呼。

……

“太师,打开缺口了!”

喜讯传到脱欢那里,他冷冷的道:“压上,右边牵制,顺便看住兴和堡,压上去,把左边的营寨给打下来!”

牛角号声中,左边的呼喊声骤然变大,而明军的排枪也越来越密集。

那个哈烈人过来了,皱眉道:“太师,宣府出兵了。”

“那又如何?”

脱欢的眼神陡然一变,杀机就笼罩住了这个哈烈人。

看到这个哈烈人身体后仰,眼中多了些惧色,脱欢冷冷的道:“别对我指手画脚,再有下一次,本太师会用马拖死你!”

脱欢的神色是这般的冷酷,这个哈烈人惊惶的策马退后,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后面跑。

“羔羊般的性子,若是哈烈人都是这样,那就是肥羊!”

回过头,脱欢的脸上带着讥诮吩咐道:“盯着他,若是敢跑,那就干掉他。”

“轰轰轰轰轰!”

前面传来了隆隆炮声,脱欢皱眉道:“明军的火器很讨厌,等攻破之后,记得叫人去收集了来,咱们也弄弄。”

“太师,可是咱们没工匠啊!用坏就没了。”

一个万夫长有些满不在乎的道。

“照猫画虎总会吧?”

脱欢的眼中多了些渴望,说道:“打破营寨,一是火器,二是工匠,记住了,特别是工匠,一个都不能伤。”

若是方醒听到脱欢这话,一定会把他的威胁程度再提高一个等级。

但凡开国之君,就没有不重视工匠的。

等那万夫长冲向前方时,脱欢看着野狐岭方向,喃喃的道:“你们快来啊!赶紧来!”

……

“脱欢巴不得宣府大举来援,他会趁机逃跑,然后哈烈人那边无话可说,要么出兵,要么就只能认了这个委屈。”

方醒笃定的道:“这是个枭雄,为了达成目标,无所不用其极。”

王贺警惕的道:“那这人就该死了!”

“是,他是该死了。”

方醒举起望远镜看向了吴跃那边。

……

“轰!”

此刻瓦剌人已经突入到栅栏边缘,箭矢雨点般的飞了进来,火枪兵们因为手脚受伤已经被拖走了一百余人。

火炮已经不再齐射,而是谁准备完毕谁就点火。

这一炮直接清空了栅栏的缺口,而后鞑靼箭手们抛射出一片箭矢,再次覆盖了这一片区域。

“大人,右边栅栏被拉开了!”

吴跃闻声看去,就看到一队瓦剌骑兵正从硝烟中杀出来,而在他们的前方,一个大大的缺口出现了。

“手雷!”

一个百户官带着麾下扑了过去,半路上手雷就在缺口那里炸成了一片。

张风度冷静的命令道:“排枪封锁,令鞑靼部多余的箭手全部增援,不得保留。令鞑靼骑兵准备,必要时发起反冲击。”

“嘭嘭嘭嘭!”

排枪齐鸣,火炮也加入战团,顿时缺口处血肉横飞。

瓦剌人依然在突击着,由于缺口太大,零星的瓦剌骑兵已经冲了进来,而这也鼓舞了后续的骑兵,他们呐喊着,疯狂的趁着火力间隙在冲击着。

手雷雨点般的飞了过去,炸的人仰马翻,而冲进来的那几个瓦剌人不用明军出手,那些鞑靼人乱箭齐发,无一幸存。

半个时辰之中,这个缺口成为了瓦剌人的重点突破地段。

“敌军突入!”

……

“伯爷,瓦剌人集中了大约有一万余人在冲击吴跃那边,不断有小股敌军突入进去,岌岌可危了!”

方醒没有理睬,他一直在盯着脱欢的本阵,那里还有一万骑兵。

“孙越出城去牵制一下。”

方醒不为所动,孙越拱手下去,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只是牵制而已,绝不能去碰撞。

“兴和伯,危险了呀!”

王贺放下望远镜,刚才他看到右边的那个缺口被几百名瓦剌人突进去,然后火枪兵们从侧面,鞑靼骑兵们从正面,这才把这些瓦剌人收拾干净,可后面的又来了。

方醒摇摇头,继续看着脱欢本阵。

右边的枪炮声和呐喊声传过来,连林群安都在仔细观察,不时握紧拳头,恨不能率军救援。

“瓦剌人突进去了一千余人,伯爷,右侧营寨被突破,挡不住了!”

推荐阅读: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