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35章 决战开始

第1435章 决战开始

瓦剌人开始填壕,这次他们学聪明了,一队队的来,一队不过是一百余人。

“这是想消耗咱们的炮弹,有趣!”

陈德回首吩咐道:“本官记得壕沟是在射程之内,让枪法好的上前,打!”

于是栅栏后面集中了军中最出色的射手,一一点名。

“嘭!”

硝烟不大,看着壕沟前那个瓦剌人捂胸倒下,被战马拖着往回跑,这个开枪的明军得意的喊道:“老子打中了!”

“嘭!”

“嘭!”

身边的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对面的瓦剌人显然对此准备不足,看到自己的同袍被远距离干掉,顿时就有些怯了。

于是这一队损失了三分之一的瓦剌人回去之后,全被当众砍了脑袋。

“奋勇向前,后退者杀!”

于是一队队的瓦剌人顶着被狙杀的威胁加速冲来,到了壕沟边上急匆匆的把麻袋丢进去,然后剩下的人一溜烟就跑了。

……

“这般操作法,今日都填不满壕沟,脱欢果然是谨慎了。”

城头的方醒觉得这样也不错,瓦剌人如果愿意用尸体堆满壕沟,那么正和他的本意。

而脱欢已经下马了,令人就地扎营。

在试探过之后,脱欢已经打消了一鼓作气攻下鞑靼人营寨的计划,他要稳。

那些贵族们目光闪烁,觉得这样消耗下去,怕是……

而那个哈烈人带着自己的百人队在前方到处乱转,不时勒马观察一下明军。

脱欢对此乐见其成,这说明哈烈人很谨慎。

谨慎而挑剔的人,才是买货的人。

这是一位商人说过的话,那时候的脱欢还小,却一直都记得。

前方的枪声断断续续的,偶尔会突然爆发一阵,然后回来的小队多半是伤亡惨重。

就这样,当太阳偏西时,壕沟被填了大半。

瓦剌人收兵,壕沟边上全是尸骸。

此时是秋季,若是任由尸骸暴晒腐烂……

可瓦剌人却在那些尸骸的不远处留了一队三千余人的骑兵看守。

“伯爷,他们多半会利用天黑的机会,把那些尸骸都丢入壕沟里,这样他们明日就可以直接进攻了。”

林群安一看就知道了瓦剌人的打算,他笑了笑,说道:“伯爷,若是此刻咱们出兵,谁敢阻拦?”

方醒摇摇头,说道:“夜间不宜大战,明日会有更多的尸骸,到时候一并处置了。”

回过身,方醒看着堡内升起炊烟,笑道:“这是瓦剌人最后一顿安稳饭,希望脱欢能有一个好胃口。”

……

脱欢的胃口不错,他抓着一条烤羊腿撕扯着,大口的吞咽着,然后用一口奶酒吞了下去。

吃完羊腿,脱欢拿起毛巾随意的擦擦手,然后起身走出大帐。

炊烟渺渺,笼罩在大营的上空。

夕阳下,整个大营被映照的血红,两个瓦剌人抬着一具尸骸从右侧走过,恰好挡住了照向脱欢的夕阳。

脱欢瞬间觉得阴暗降临,而那两个军士却笼罩在血红之中。

这就是我的麾下吗?

那冷漠的神色,正好是阴暗面处于脱欢的眼中,看着就像是地狱之中的行尸走肉。

脱欢张开嘴,想喝骂,却没有由头,只能目视着两个瓦剌人沐浴在血红之中远去,他们将会把尸骸抬到营外掩埋。

夕阳下,两个背影看着分外萧瑟……

一阵秋风吹过,脱欢突然摇摇头,然后吩咐道:“令人准备酒,明日出战的都喝酒,喝!别怕,明军绝对想不到咱们今夜会这样,去吧。”

脱欢吩咐完之后就负手在营中孤独行走,他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的父亲马哈木。

那就是个时运不济的英雄啊!瓦剌人的英雄!

而他的母亲……

脱欢迷茫的看着远方,那里的夕阳把云彩晕染成了血红色。

……

大自然就是最出色的画师,此刻方醒同样在城头上看着夕阳美景,至于那些偷偷摸摸想继续填壕的瓦剌人,他并未放在心上。

残阳如血,方醒皱眉看了一会儿,然后回身,吩咐道:“晚上盯着他们就够了,兴和堡他们不敢攻,令吴跃和陈德夜间加强戒备,枕戈待旦。”

马上有斥候出堡去传令,方醒在城头盯着,看到那三千瓦剌人犹豫了一下没去拦截,方醒笑了笑。

“敌军已然丧胆,走,咱们回去!”

回到住所,方醒饶有兴致的亲自动手,做了一大盆汤饭。

里面的配菜颇多,有虾仁、菜干、咸肉、梅干菜、蒜苗……煮好后加点猪油和辣椒面酱油搅合,就是一顿美味。

生活不幸福的人,最好吃的口重些,弥补些缺憾。

方醒觉得自己很幸福,但依然吃的酣畅淋漓。

饭后他也没召集众将议事,因为无需多此一举,那只会让人紧张。

……

一夜好睡,凌晨,天麻麻亮时,方醒出现在了城头。

壕沟已经被填满了,而壕沟边的尸骸都不见了,不消说,都被瓦剌人顺手当做麻袋给丢进了壕沟之中。

所有人都到位了,火头军挑着担子,把大桶大桶的早饭抬上来。

早饭是面条,每人还有两个大土豆。

“吃,使劲吃,仓库里多的是粮食,吃不完呢!”

城头上只有火头军的吆喝声,他们不会上战场,但大战之前,却也想让这些将士们放松一些。

所以早饭有肉,还不少。

沉默的吃完早饭之后,天边开始亮了。

“敌军斥候!”

晨曦下,远方出现了一百余骑。

渐渐的,霞光出现了,大队的瓦剌人沐浴着霞光出现。

方醒喝着温水,随口说道:“今日就是决战,告诉弟兄们,养精蓄锐,等待命令一下,要如猛虎下山般的给我冲杀出去,记住了,脱欢,那个狼崽子,抓到他的重赏!”

“分批休息!”

于是城头上少了一半人,全都在城下坐着,闭目养神。

等瓦剌人全部出现后,方醒大致估算了一下人数,说道:“令陈德和吴跃今日无需留手,本伯要一战溃敌!”

不必留手,也就是说,那些弹药无需节省,打就是了,战后自然有补给。

有人开始摇动旗帜,通过旗语向左右营寨传令。

这时候一骑从左边远处狂奔而来,身后几十骑在紧追不舍。

方醒看了看,命令道:“打开堡门,接应他入堡!”

王贺说道:“兴和伯,这会引起大战。”

方醒看了他一眼,微笑道:“难道我怕了他脱欢吗?他若是敢来,我奉陪!”

堡门大开,一百余骑兵冲了出去。

推荐阅读: 《牧神记》 《天道图书馆》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