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31章 兴和伯高义

第1431章 兴和伯高义

感谢书友:“淼淼孩子”的万赏!

……

十里,脱欢把营地设在了距离兴和堡十里的正面。

这是个自信的决定,也能缩减反应时间。

“损失不大。”

一次倾力进攻的结果就是丢下了两千多人,不过对于脱欢来说,用这点伤亡来换取对明军火器的了解,脱欢认为不吃亏。

回到营地之后,气氛有些沉闷,那个哈烈人也来了,满脸笑意。

“太师,今日一战让我看到了瓦剌的勇气和悍勇,恭喜你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作为朋友,哈烈对此乐见其成,并希望能在后续一起并肩作战。”

脱欢点点头,说道:“目前野狐岭一线已经被封锁,我知道你们在等什么,那么便用兴和堡的明军为代价,我等着,等着你们出兵。”

这位哈烈人笑了笑,也不尴尬,说道:“太师,今日一见瓦剌的强大,可攻城如何?能拿下兴和堡吗?还是说得继续围困,直至堡内断粮。”

这话有些扎心,脱欢却笑了笑,只是笑的有些冷,眼神冷漠。

“方醒想的不过是坚守,若是有机会他会趁势反击,而所谓的机会就是鞑靼部。”

鞑靼部的营寨……不是坚城,防御能力有限。

而在进攻的同时必须要防备兴和堡内的反击,所以难度不小。

那哈烈人笑眯眯的道:“太师果然厉害,只是粮草却不是很多了,不攻破兴和堡,最多一个月就得退军,否则大军只能一路吃着青草回师。”

“不用你提醒这个。”

脱欢面色严肃,甚至是有些残酷的味道,他说道:“我既然出来了,那就不准备灰溜溜的回去,这一点担当我有,而你们没有。所以,尽快让后面把粮草调运过来,剩下的事与你们无关。”

哈烈人呵呵的笑道:“那自然如此,我会继续等待着太师的好消息,希望不会太迟。”

脱欢目前的表现是越来越强势了,他不愿意被人指手画脚,更不愿意自己的作战意图被人干涉。

而哈烈人却不断在催促着他,甚至刚才还想对战法指手画脚,这个是脱欢所不能忍的。

“瓦剌不是你们的奴隶,所以,你最好老实些,不然……”

“不然什么?”

“干掉你!”

脱欢的面色突然变得有些白,是那种惨白。眼珠子定定的看着这个哈烈人,冷冰冰的。

“不要激怒我,否则我会让你死的无声无息,没人会发现。”

这个哈烈人明显的被脱欢吓坏了,他退后一步,再退时却有些踉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狼狈不堪。

不远处在看着这边的瓦剌人发出了嗤笑,脱欢看了一眼也不驱赶,然后转身离去。

稍后,脱欢的亲信都被召集到了大帐中议事。

“方醒把鞑靼部放在兴和堡两侧,这是让鞑靼人替明军抵御我们,而他的准备就是趁机偷袭,可见明军是怕了咱们,所以此战必胜!”

脱欢的一番话成功的鼓舞了士气,他冷漠的脸上挤出些微笑来,说道:“本太师决定,先打鞑靼部,攻下之后,收获肯定不小,再趁着士气高涨的时机攻击兴和堡。”

草原人出战必须要看到好处,没有好处的仗没人愿意出力。

以利诱之,脱欢虽然不知道这个词,但他却轻松的找到了另一种激发士气的途径,异曲同工。

“哈烈人不可信,所以打下兴和堡之后,咱们马上撤回去,一刻也不停留。”

脱欢讥讽道:“他们想让咱们一直消耗下去,最好和明军同归于尽,可本太师却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手段。到时候咱们远遁,而被激怒的明皇会让哈烈人付出代价。”

方醒的身份特殊,他若是在兴和堡全军覆没,朱棣不出兵也得出兵。

一个万夫长沉声道:“太师,明军火器凶猛,攻城怕是不易啊!伤亡太大的话,咱们需要歇息很长的时间。”

“那又有什么?”

脱欢微笑道:“我们远遁,休养生息,静观明人和哈烈人大战,不管谁胜,在这片草原上他们都待不住,到时候还是咱们的。”

……

今日大胜,给了瓦剌人一记闷棍,消息传出,兴和堡内欢声一片。

方醒不顾王贺等人的力劝,放开了酒禁,顿时军中都沸腾了。

“伯爷,大敌当前啊!”

林群安觉得方醒治军还是松散了些,就劝道:“斥候回报,瓦剌人离此十里扎营,以他们的速度,顷刻即至,防不胜防啊!”

“两卫交替开禁。”

方醒的解决方案就是这个。他认为以脱欢的尿性,就算是自己大开堡门也不会来冒险。

于是今夜首先开禁的就是聚宝山卫,对此玄武卫上下没有怨言。

因为陈德已经拿下了一个千户官,三个副千户。

玄武卫上下有些沉寂,打了胜仗却被处置,这个有些无法理解,让人不禁联想起排除异己这个词。

陈德召集了百户官以上的人议事,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今日大战我部不错,堪称是中流砥柱,挡住了瓦剌人的冲击。”

夸赞让人受用,看到下面的将官们都面露得色,陈德把脸一板,说道:“今日开始时我部混乱慌张,那时候你们在干什么?若不是伯爷亲身冒险压阵,挡得住瓦剌人吗?”

下面的人都垂眸听着,这是还有些抵触情绪。

陈德心中有些后悔,当初为了防止方醒扩大对玄武卫的影响力,所以没有让他介入进来,而且有些暗地里的话也不大好听。

——咱们要忠于陛下,对于那些手伸的太长的人,要坚决的抵制!

结果时间一长,玄武卫上下对方醒和聚宝山卫就生出了抵触情绪。再加上上次北征玄武卫被敌人突入阵列,差点酿成惨败,和聚宝山卫的出色战绩一比,真的是名落孙山啊!

两者相加,这种情绪很难清除。

缓了一下后,陈德严肃的道:“今日伯爷压阵在前,亲自护着咱们回堡在后,这是在一路护持啊!他这是想让咱们玄武卫得到磨砺,而又不会大败亏输,这是何等的心胸!咱们比之如何?”

下面鸦雀无声,转换观念需要时间,陈德也不急,他笑道:“今日先让聚宝山卫喝酒,那是因为伯爷有些布置,这是军机,自然不能多说,大家安心就是了。”

……

于是在聚宝山卫喝酒吃肉的时候,玄武卫在警戒。

黑暗中,堡门悄然打开,一队队军士和大车驶出兴和堡,往左边的鞑靼营寨去了。

黑暗中,阿台和方醒匆匆的喝了两杯酒就告辞回去,然后亲自在营门处迎接这两个卫所。

陈德亲自带人过来,他对阿台拱手道:“和宁王,伯爷说了,不会丢弃自己人不顾,那不是大明的作风。”

两个千户所的将士悄无声息的进了营门,边上看到的贵族们终于放心了。

阿台笑道:“伯爷高义,脱欢若是以为这里好打,到时候可得给他一个教训。”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