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28章 开战

第1428章 开战

孙越带着骑兵以兴和堡为基准,在五里范围内开始了扫荡。

姜兴带着自己的小旗部在最外围哨探,作为小旗官,他知道这里的危险,兴许下一刻视线内就会出现密密麻麻的瓦剌骑兵,然后把他们砍成肉酱。

所以他很谨慎,亲自在最前面开路。

“大人,没敌军!”

常二和秦都作为小旗部里最有经验的斥候,所以承担了左右两翼的观察任务。

姜兴放下望远镜,纳闷的道:“咱们都扫荡了他们六队斥候了,脱欢难道真能忍下去?”

秦都看看日头的位置,说道:“大人,差不多了,咱们不能再往前了。”

常二笑道:“怕啥?咱们一人二马,难道还会……”

“敌军……”

就在这时,一个斥候站在马镫上,手遮着眉头大声的喊道。

姜兴身体一抖,赶紧拿起望远镜看去。

视线内全是骑兵,姜兴镇定的看了一下人数,喊道:“吹号,撤!咱们撤!”

常二第一个调转马头喊道:“快跑!”

牛角号吹的让人烦恼,姜兴在逃跑的过程之中回头看了一眼,被吓得亡魂大冒。

“苟日的!他们的斥候追上来了,快跑啊!”

在他们的身后方向,三百多名瓦剌骑兵,同样是一人二马,气势汹汹的追了过来。

这一路上到处都是牛角号声,各处斥候都在撤离,但姜兴知道,肯定有的小队回不来了。

“大人,他们追近了!”

姜兴回头一看,追近的十多名敌军已经迫近到了一百多步的距离。

“准备弩箭!”

弩箭有个好处,那就是只需要练习准头即可。

等对方迫近到五十步左右时,姜兴喊道:“放!”

机簧响处,弩箭向后方飞去。

三人坠马,这就是一波弩箭的效果。

“跑!”

尼玛!姜兴看到剩下的敌人居然没被吓住,反而怒吼着继续追击,就知道自己今日怕是遇到劲敌了。

“啊!”

听到身后这个声音,姜兴骂道:“跑快些,把马跑死了也行!”

“大人,老子没事!”

“护着常二!”

姜兴减缓了一下马速,等常二冲过去后,这才发现他的肩上插着一支长箭。

“手雷!”

既然距离拉近了,姜兴怎么会忘记这个神器。

冒着烟的手雷被扔向身后,那些瓦剌斥候马速很快,于是……

“轰轰轰轰轰!”

“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姜兴带着麾下消失在追兵的视线中。

……

警讯早就传到了兴和堡内,方醒带着麾下将领上了城头,看着各处斥候朝着这边奔逃而来,就说道:“让玄武卫给他们来一下,然后马上撤回来。”

孙越的骑兵也回来了,看到玄武卫在堡外列阵,就知道了方醒的意思,于是不敢耽误,赶紧撤了进来。

进了堡门后,看到聚宝山卫的炮组正把火炮往外推,孙越笑道:“伯爷这是要给瓦剌人一个教训啊!”。

上了城头后,孙越上前禀告道:“伯爷,瓦剌主力出现了。”

方醒问道:“可有接触?”

“没有,下官怕被缠住,所以就撤了回来。”

方醒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不错,审时度势才是为将之道。”

“伯爷,来了!”

方醒回身,看着远方的草地被那些骑兵淹没,就吩咐道:“令陈德稳住,击退敌军就撤回来。”

……

陈德觉得自己稳得住,所以看到敌军席卷而来,他只是冷笑。

“大人,伯爷这是要拿咱们去送死吗?”

身边有人不忿的说道。

“闭嘴!”

陈德冷冰冰的说道:“伯爷这是要在防御之前鼓舞士气,若是危险,在鞑靼部那边的吴跃才危险,咱们头上还有支援,危险什么?”

身边那人讪讪的退后,陈德告诫道:“伯爷不会用这等手段,都给本官收心!”

……

脱欢知道自己此次不能再后退了,再退……瓦剌内部肯定会有人联合,加上一直对他不满的哈烈人,他必将会重蹈马哈木的覆辙。

“太师,明人在堡前列阵,冲不冲?”

“太师,打吧!”

麾下不耐烦了,在哈烈人的逼迫之下,再不打,他们将会颓废,斗志全无。

脱欢看了一眼那个哈烈人,冷冷的道:“那方醒以为本太师会犹豫一番,试探一番,那便给他一个惊喜,进攻!倾力进攻!”

十多个号手用力的吹响牛角号,苍茫的草原之上,无数骑兵疯狂的冲向了玄武卫。

阿台在高台上松了一口气,刚从鞑靼部避过一次攻击的惊喜中冷静下来,却发现玄武卫在庞大的敌军面前就像是一只小鸟。

惊恐的小鸟。

“不要慌!稳住!”

这是重编后的玄武卫第一次面对强大敌人的冲击,上上下下都面无人色。

“稳住……”

陈德拔出长刀,厉声道:“敢临阵退缩者,杀!不听号令者,杀!”

“慌什么?!”

一个声音传来,陈德回身,羞愧的道:“伯爷,下官约束不力!”

方醒摇摇头,眯眼看着飞速逼近的敌军,说道:“开始准备吧,我在这里看着,在没有命令之前,谁想退,那便要踩着我的尸体,去吧!指挥他们。”

这是在用自己的安危来助玄武卫成军啊!

瞬间陈德重新变得冷静起来,他拱拱手,然后大步走到前面。

“五百步!”

“四百步……”

“点火!”

“轰轰轰轰轰!”

三十六枚铁弹被推出炮膛,在能见度好的今天,都能看到那些铁弹的轨迹。

宽阔的攻击阵型上瞬间出现了三十多道血肉胡同,战马轰然倒塌,马背上的瓦剌人在高速惯性下被摔了出去,大多被撞断了脖子。少数活命的,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身后的马蹄踩成肉泥。

“果然厉害!”

那个哈烈人找到了一个小土坡,带着那个百人队在上面观察着双方的交战情况。

“大人,明人的大铳厉害,不过却不能快速发射,这便是可乘之机啊!”

说话间,瓦剌人已经悍不畏死的冲到了两百步以内,顿时所有的目光就聚焦在那处,就等着看明军的反应。

……

玄武卫经验不足,未曾经历大战的洗礼,这是方醒比较头痛的事。

面对瓦剌人,方醒有信心,可当对手换成了哈烈人之后呢?

哈烈人的重骑天下闻名,连奥斯曼都不是对手。

没有经历过大战洗礼的玄武卫到时候掉链子了怎么办?

大战之中,一旦有一个环节出错,整个战局都会随之崩溃。

方醒不能冒险,所以他盯着双方中间的空地,默默的计算着炮组的再次装填时间。

清理炮膛,放进药包和霰弹,捅一下,然后从火门处捅破药包,插入药线……

忙碌的炮组心无旁骛,而测距的军士已经要发狂了,他从未见过距离那么近的冲击,而且是无穷无尽的冲击。

“大人,一百步……”

尖利的声音说明测距的军士已经要崩溃了,陈德摇摇头,长刀挥斩。

“第一排……”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