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24章 阵前见面

第1424章 阵前见面

如果说羊群给人以美感,草原给人以辽阔,那么铺天盖地的骑兵冲击,只能让人心脏加速跳动,脑袋发蒙,脚发软。

阿台的腿就有些软,幸亏今天穿的是长衫,所以掩盖住了他的双腿在颤抖的事实。

栅栏前围拢了一圈人,其中就有刚被调过来的吴跃,他带着两个千户所,将会协助鞑靼部防御。

“吴大人,至少三万。”

月鲁沉声说道,对于方醒调集两个千户所来协助很是满意。

吴跃放下望远镜,顿时周围一圈好奇的目光都遗憾的收了回去。

“不,四万人以上。”

哦……

周围一阵惊呼,阿台强笑道:“吴大人莫不是说笑?”

尼玛!四五万人,那还打个屁啊!

吴跃点头道:“侦查是聚宝山卫的基本功,没有这个功夫,下官也不敢统率两个千户所来此。”

张风度沉声道:“王爷放心,这里和兴和堡呈守望相助之势,脱欢想打?那就得用尸骸来填平壕沟。”

阿台回身看着已经集结起来的鞑靼士兵,叹道:“大战一起,多少人会再也看不到明年的嫩草了呀!”

那些贵族都在面面相觑,却无人敢于生出异心来。

阿台点点头道:“吴大人,这一切就拜托给你了,小王只管调集人手和粮草。”

这是完全放手的意思。

“好!”

吴跃慎重的点头道:“下官必不负王爷的厚望。”

阿台微微一笑,对那些贵族说道:“我们将与大明同进退,奋力一战,不死不休!若是有谁怯弱背叛,想保存实力,本王必杀他全家!”

气氛陡然一紧,吴跃喊道:“调集人手上来,分配防守地段”

牛角号长鸣,那些牧民腰间仗着长刀,背上背着弓箭走来。

而聚宝山卫的两个千户所却不慌不忙的,甚至都没准备披甲。

“火炮推上来!”

吴跃红光满面的吆喝着,仿佛来的不是敌人,而是一群金闪闪的金人。

……

脱欢来了,他端坐马背上,身体随着马身起伏着,行云流水般的,骑术当真了得。

身后的大军气势浩荡,马蹄声充斥在天地间,就像是神灵的鼓声,沉闷而慑人心魄。

前方的兴和堡在大军的面前就像是一个玩具,相反,兴和堡左右的两个大营寨看着规模还大些。

脱欢回身看了一眼,视线之内全是骑兵。他的眼中闪烁着野火,问道:“这便是鞑靼人的营寨?”

那个侥幸逃生的百户官赶紧说道:“太师,这就是鞑靼人的营寨,他们的牛羊不少。”

一句话就暴露了目前的瓦剌部还是个松散的利益集团,抢掠依然是他们的本职。

脱欢回身,喃喃的道:“那个魔神可在看着我吗?”

手一挥,身后的骑兵轰然冲了出去,而中间的脱欢就像是神灵,屹立不动。

这便是武力威慑!

漫山遍野的骑兵吆喝着扑向兴和堡。

“哟嚯……”

马蹄声震动着大地,呼喝声就像是马蜂在耳边嗡嗡叫唤。

方醒放下望远镜,微微一笑道:“脱欢来了。”

他看到了那双在盯着城头的眼睛,冷厉而疯狂。

城头上的人都在看着敌军,两侧有人在观察着鞑靼部大营,不时通报情况。

气氛有些紧张,但却没有慌乱。

“打开堡门,我去会会脱欢!”

所有人都用钦佩的目光看着方醒,却无人阻拦。

这就是自信和底气。

方醒笑了笑,然后在辛老七和小刀的护卫下走下城墙。

“咱家是监军,得去见证一番。”

王贺嘀咕着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然后也跟了下去。

“来两门火炮!”

林群安大声的命令道。

在方醒进驻兴和堡之后,就在城头和地面之间修建了斜坡,火炮能自如的上下。

一群民夫用绳子拉着火炮,后面有人在推,缓缓把两门火炮拉上了城头。

“对准了,势头不对就打两炮。”

孙越看到城头准备完毕,就说道:“本官这就去护卫伯爷,诸位放心,瓦剌人还上不了天!”

……

“打开堡门!”

方醒站在门后,吩咐道。

“是,伯爷!”

堡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些狂奔而来的瓦剌骑兵。

方醒微微一笑,说道:“走,咱们去看看那位独狼。”

马蹄声碎,方醒就带着两个家丁出了堡门,旋即身后涌出了大队骑兵,孙越打头。

……

兴和堡居然开门了?

疾驰而来的骑兵们犹豫了一下,阵型顿时大乱。

脱欢也看到了,他一夹马腹,喝道:“跟着本太师去看看。”

前方的骑兵闪开一条通道,脱欢带着侍卫们冲了出来。

双方距离一百多步时,方醒和脱欢同时勒马停下,双方身后的骑兵也默契的停住,静静的。

“太远了。”

方醒身穿板甲,轻笑一声,驱马向前。

一人突前,两人跟随。

万军阵前似闲庭漫步,这等气度的将领……

脱欢也不甘示弱,带着两名侍卫出前。

双方缓缓靠近,在十步时不约而同的停住。

脱欢有些黑,皮肤粗糙,双眼冷冰冰的,眉间自然冷峻。

鹰视狼顾之辈,这是一个枭雄!

而在脱欢的眼中,前方的方醒气质随和,眉心微微皱起,看向自己的眼神好像是在探究着什么。

但是……他好像有些高高在上?

是的。

脱欢确定,方醒的神色中带着一些高高在上,就像是一个贵族轻蔑的在看着一个乞丐。

“为什么?”

两人几乎是同时问出来,然后相对一笑,方醒说道:“你先说吧。”

“你为何高高在上?”

脱欢信奉的是武力,在长刀和弓箭下的绝对控制权,所以方醒的轻蔑让他很愤怒。

方醒愕然道:“这只是……在回忆而已,对,我在回忆马哈木在时的嚣张气焰。”

马哈木是脱欢永远的痛,鼎盛时期被朱棣一击而溃,从此瓦剌部就开始了蛰伏,直至脱欢崛起。

“你们以前很强大,若是能蛰伏十年,那么可以试试一统草原,可惜却急于求成,急于想夺取中原的花花世界,所以你们就倒霉了。”

方醒停了停,给小刀翻译完毕后,继续说道:“至于说高高在上,那是因为我对你们的未来表示悲观,绰罗斯.脱欢,你既然选择了与大明为敌,那么你的未来可期。”

脱欢的面色阴冷,淡淡的道:“明人的嘴皮子就是厉害,看看我身后的五万将士,他们将会淹没你们,杀光男丁,抢走你们所有的女人!”

方醒笑了笑,问道:“我只想问一下,瓦剌经年征战,你从哪弄来的五万骑兵?唔……我看到了有胡子花白的,有比马还矮小的,还有……甲衣参差不齐的……你这是收拢了所有的男丁吗?”

脱欢点头道:“我为覆灭你而来,为此不惜抽空了部族的所有男丁,此战……胜算在我,你且回去准备棺木吧,我必会让你入土为安。”

推荐阅读: 《圣墟》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