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23章 他们来了

第1423章 他们来了

也思牙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因为今天他想出城被拒,理由是城外有明军在搜索叛逆。

“哪来的叛逆?阿台现在跟那个魔神好的就像是穿一条裤子,他难道还不信阿台吗?”

也思牙感觉到了危险,而布布却安之若素。

“也思牙,坐下吧,从你射出那一箭开始,咱们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布布有些疲惫,他觉得此行怕是要生出枝节来。

也思牙终究年轻,一跺脚,说道:“我去找他问问,是杀是剐总得有个说法。”

“也思牙……”

布布的召唤没用,他沮丧的把脸埋在手中,用力的搓着。

……

一路上也思牙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可他却不能回头,一旦回头,那就代表着大家撕破脸了。

到了方醒住所的门外,也思牙被拦住了。

“本人也思牙,求见大明兴和伯。”

“你等着。”

小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进去通报。

没多久,小刀出来引着他进去。

走进正屋,也思牙看到方醒正在和一个男子说话,两人表情轻松。

“见过兴和伯。”

方醒斜睨着他道:“你来找本伯何事?”

对面的男子同步翻译过去。

这眼神带着探究以及戏谑,让也思牙把准备好的词都忘记了。

“兴和伯……我想问,为何把我困在堡内?”

方醒笑了笑,对他对面的男子说道:“沈阳,你来说说。”

沈阳咧嘴笑了,也思牙在他的嘴里看到了一个黑洞。

“你就是也思牙?”

“是。”

沈阳笑的更开心了,他说道:“本人大明锦衣卫百户沈阳,也思牙殿下,能在兴和堡见到你,太让人高兴了。”

也思牙下意识的回身,可门口却站着个辛老七,那模样分明就是想弄死他。

“殿下这是来刺探军情吗?”

沈阳阴测测的问道。

“不!”也思牙回身道:“我只是想来见识一番大明的风物,顺便……”

“顺便增进哈烈与大明的友谊?”

方醒笑了笑,起身道:“殿下果然是果敢,居然带着那点人就敢穿过漫长而危险的草原来到这里,本伯怠慢了。”

也思牙艰难的挪动着脚步过来,拱手道:“兴和伯,敢问您想如何处置我?”

方醒垂眸道:“若是本伯让你交代哈列国内的情况,殿下以为如何?”

也思牙面色惨白的道:“杀了吧!我说,你杀了我吧!”

说着他目光梭巡,沈阳就冷笑道:“一头撞死吧,伯爷绝对不会伸手!”

也思牙呆立原地,良久苦笑道:“本人乃是哈烈王子,不该受辱,兴和伯,请赐本人一死吧,至于国中的情况,抱歉,那不可能。”

“好骨头!”

沈阳起身叫好,然后问方醒:“伯爷,可否把此人交给下官?”

方醒眸色微动,说道:“不必了,不过可以拿了他的人,你们和东厂联合审讯。”

也思牙茫然看着沈阳,可沈阳却狞笑着大步出去,然后辛老七过来,小刀翻译道:“你且回去等候,饭食不会少了你的,安心呆着,若是想自杀也没问题,屋子里随便找个地方就是了。”

也思牙面色铁青的问道:“敢问我的随从如何处置?”

小刀呵呵笑道:“那些锦衣卫和东厂的人都百般无聊,正好有事做了。”

也思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到了住所,他看到屋里有打斗的痕迹,甚至还有血迹。而布布等人已经不见了。

他颓然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一时冲动出来的这一路,不禁怅然泪下。

……

方醒不关心审讯,因为他笃定哈列国不会一下就起大军,多半会派出先头部队来试探,然后给主力提供经验。

“是哈烈的王子?”

王贺觉得自己今年一定是没拜佛,所以能相信方醒的话。

“也思牙,沈阳知道这个人,甚至还见到过。”

王贺眨巴着眼睛,一声欢呼后就跑了。

“他多半是去看也思牙去了。”

拿到一个哈烈王子,这个功劳让王贺喜不自禁,而林群安和陈德同样是眉飞色舞。

“伯爷,要不就献俘吧。”

陈德觉得这次出来再正确不过了,不但锻炼了玄武卫,而且居然还弄到了一个王子。

方醒摇摇头道:“一旦送到北平,这就是开战的信号,而目前时机并不恰当,哈烈人还没准备好,若是在这个时候激怒了他们,那就是不死不休,于大明不利。”

被激怒的哈烈人必然会像是一头狂暴的公牛,大明即便是胜利,估计代价也不小。

“瞒着,让哈烈人依然在进退的犹豫中出兵。”

“本伯会写封信回京,密奏给陛下。”

方醒也觉得这个是意外之喜,他吩咐道:“多派些斥候去查探,另外让宣府那边趁着瓦剌大军到来之前,多运些粮草来。”

这是在未雨绸缪。

……

一场大雨打断了方醒调运粮草的计划,却让草原得到了滋润。

站在城头上,方醒极目远眺,看到那些牧民们赶着马群在四处游荡,不时奔跑一阵,悠扬的歌声让人心醉。

身后传来脚步声,方醒没有回头。

“伯爷,那些人的嘴撬不开!”

是沈阳。方醒负手道:“一个王子,他身边的人必然都是亲信,忠诚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慢慢来,我不着急。”

沈阳呐呐的道:“是下官无能。”

半个多月了,依然没能撬开也思牙随从的嘴,沈阳觉得自己真是无能至极。

方醒莫名的想起了安纶,就笑道:“审讯之道也得看天赋,有的人只要一露面,那些人犯就吓尿了,哈哈哈哈!”

笑声中,远处来了十余骑,速度很快。

方醒面色一冷,拿起望远镜环视一周……

斥候回来了,十多队斥候都回来了,速度都不慢。

放下望远镜,方醒回身吩咐道:“令各部戒备,令鞑靼部戒备,所有人,除去斥候之外都回来。”

“敲响大钟……”

张羽高声喊道,旋即钟声响起。

“咚!咚!咚!”

沉闷的钟声中,整个兴和堡都开始沸腾了。

一队队的军士集结,军户们开始收集家中的粮食,并开始蓄水。

唐赛儿抱着孩子出门看了一眼,回头道:“三哥,应该是瓦剌人来了。”

林三正在做木活,闻言满不在乎的道:“伯爷带着大军在这里,瓦剌人难道敢来送死吗?”

“如果他们是全都来了呢?”

“呃……”

林三放下工具,走到门外,看着那些军士成纵队向着城墙方向小跑而去,心中一紧。

“赛儿,这次你可不能去了啊!有我呢!”

唐赛儿把孩子递给林三,说道:“夫君,我去城边看看。”

“赛儿!”

林三抱着孩子,心中郁闷的喊道:“你是女人啊!”

等到了城墙边上,唐赛儿被人拦住了。

“回去!不然按照奸细处置!”

唐赛儿看到了城头上的方醒,他正在和林群安他们交代事情,神色……竟然是有些期待。

她缓缓后退,突然喊道:“伯爷。”

方醒愕然侧身,看到是她,就笑了笑:“回家呆着去,瓦剌人打不进来!”

“好!”

唐赛儿从未觉得这般安全过,她喊道:“伯爷,记得撑不住了叫我,我来杀敌!”

林群安在边上失笑道:“这位倒是个女中豪杰,不比咱们差。”

陈德纳闷的道:“女人如何能杀敌?”

方醒笑道:“她能打你三五个。”

呃……

陈德郁闷了,就在这郁闷中,远方出现了黑压压的敌军。

瓦剌大军,来了……

推荐阅读: 《汉乡》 《大王饶命》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