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22章 失望,准备出兵

第1422章 失望,准备出兵

脱欢摇摇头,他觉得自己很憋屈,可却不能不说。

“是方醒。”

“魔神?”

方醒的名字使者也有耳闻,不过却对草原人的畏惧嗤之以鼻,觉得他们是没见过世面,就被一个明人吓破了胆。

脱欢苦笑道:“对,就是他。他利用鞑靼部迁徙作为诱饵,一举覆灭了巴根所部。”

使者倒吸一口凉气,问道:“他们多少兵力?”

脱欢垂眸,握着刀柄摩挲着,难堪的道:“和巴根相当。”

使者的眸色冷厉,说道:“太师,是相当还是差许多,这个关系到我们哈烈以后的部署,不可孟浪啊!”

这一轮交锋很精彩,脱欢宁可自污,把自家军队的战斗力说成是渣渣,也要想把哈烈人卷进来。

可使者却是老奸巨猾,马上就追问具体情况。脱欢如是撒谎,使者总能找到渠道去证实当时的事。

目前的局势让瓦剌人人自危,大家对于哈列国的介入有欢喜有厌恶,可总有人愿意出卖自己的部族,用来换取未来虚无缥缈的富贵许诺。

这便是人性!

脱欢很尴尬,他左顾右盼,最后有人看到是为太师顶锅的绝好时机,就出头了。

“使者,太师方才忘记了鞑靼部的骑兵。不过鞑靼人很弱小,不值一提。”

“是吗?”

使者冷冷的道:“本人想知道明军当时的兵力情况,还有他们的武器,有问题吗?”

脱欢起身,难堪的道:“没有。”

说完他就出去了,有人就给使者说着兴和堡明军的组成情况,还有明军的火器情况。

“火器那么厉害吗?”

听完之后,使者皱眉起身出去。

大帐外,脱欢站在不远处,看着背影竟然有些萧索之意。

“太师,明人的火器……你可有心得?”

脱欢没有回头,说道:“没有,除非是打造厚重的铁甲,否则别无他途。”

“我们有重甲。”

使者一听就忍不住炫耀起哈列国的武力。

脱欢叹息道:“可你们的人在哪?没有重甲,我只能带着那些勇士,如同是飞蛾扑火般的去冲击明军的阵列。使者,哈烈是不想动手了吗?那我已经决定了,马上收拢部族,立刻就走!”

“我知道了,会派人回国禀告,不过太师,我不喜欢你的威胁。”

脱欢转身,使者盯着他说道:“哈烈有很多手段来平息此次争端,毕竟你得知道,明人并不愿意和哈烈作战,他们的王已经老了,年迈的王总是喜欢保守,所以,若是瓦剌消失在这片草原上,那我想和平也会随之来临。”

脱欢勃然大怒,正准备驳斥,使者却轻笑道:“不管明人的王是谁,不管他们有多强大,可哈烈不是瓦剌,不是鞑靼,只有疯子才会主动和我们为敌。明人,他们敢说能击败哈烈吗?反过来,我们的王对击败明人信心十足,我们的勇士也在等待着消息,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明白吗?”

脱欢反唇相讥道:“那你们还在等什么?”

使者笑了笑,理理抚须,慢条斯理的道:“我们渴望安宁,但却无惧威胁,是的,太师,请记住这句话,哈烈从未畏惧过对手,不论对手来自于东方还是西方。”

脱欢先是笑了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然后浑身放松的道:“明人比你们有信誉。”

使者的眸子一缩,旋即冷笑道:“明人守信誉?可你舍得屈膝于明皇的身前吗?太师,你的眼中全是野心,这个眼神告诉我,你不甘心!所以……你不会去投降明人。”

脱欢走进一步,微笑道:“可你别轻估了绰罗斯家族的果敢,谁轻估了这个,谁就会倒霉。”

脱欢已经失去了耐心,他的眼神凌厉,毫不退让。

使者同样微微一笑,向前一步,两人几乎是面对面。

“来之前,我们的王说过,太师应该是最可靠的朋友,因为做过头领的人,很难去臣服别人。别反驳……”

“哈烈不会把朋友置身于险境,我说过了,马上就会派人回国禀告我们的王,明人有火器,可我们也有,你怕什么?”

“我从不畏惧!”脱欢盯着使者眼睛里自己的映像说道:“但却不喜欢被别人当做是傻子!”

“没人会把朋友当做傻子,我说过了,我的人马上会出发,我发誓,马匹不死,他们不会停息,直至哈烈。”

“那我能得到朋友的承诺吗?”

“当然,哈烈从不欺骗朋友,我们的大军正在整装待发,无数热血男儿正在等待着,等待着我们的王,当他走下宝座时,我的朋友,整个世界将会颤栗!”

脱欢退后一步,颔首道:“那我将会等待着好消息,不过在此之前,我将亲自率军前往兴和堡一线,我的朋友,可否提供一些补给呢?你得知道,失去了男丁的羊群很难照顾,女人和孩子们会饿死在帐篷里……”

使者点点头,矜持的道:“没有问题,几万人的粮草对于哈烈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脱欢的眼睛微眯,隐隐有得色:“好,那等你们的粮草到了之后,我马上出兵!”

使者的双手互握放在小腹前,面无表情的道:“可以,我们在也儿的石河的对岸存放了不少粮草,足够瓦剌出兵所用。”

脱欢眼中的得色瞬间变为羞恼和戒备。

也儿的石河距离他这里不过是百多里地,哈烈人居然不知不觉的就囤积了粮草,想必也囤积了不少精锐士兵。

若是他们突袭过来……

瓦剌从未防备过那个方向,一旦被突袭,脱欢觉得自己怕是要重蹈父亲马哈木的覆辙了。

使者矜持的道:“这只是朋友准备的心意,太师准备吧,明日我的人就会去那边,叫人起运粮草。”

脱欢深吸一口气道:“好,我说话算话,粮草到的那一日,就是瓦剌召集部众的时刻。”

使者笑了笑,云淡风轻的去交代人出发,留下了面色冷峻的脱欢。

随后整个瓦剌部就沸腾了,那些大小头领和贵族们纷纷聚拢到脱欢的大帐来。

推荐阅读: 《天道图书馆》 《汉乡》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