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书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419章 投诚(最后两天,求月票。)

第1419章 投诚(最后两天,求月票。)

感谢书城的书友:“小雨点”的万赏!

……

阿台在大帐里谁都不见,连月鲁都不见。

外面的杆子上挂着几十颗人头,鲜血还在往下滴。鹰隼和乌鸦鸣叫着,一次次的俯冲下来,然后叼吃着人肉。

木杆下站着月鲁,一动不动。

两只鹰隼在争夺着一只眼珠子,却被一只乌鸦给偷走了,顿时木杆上空一阵大乱。

月鲁抬头,正好一根管子掉下来。他木然的伸手接住,然后扔在了地上。

乌鸦们不敢来人类的边上抢食,可鹰隼却不怕,一个俯冲,叼起那截管子再次起飞,得意洋洋。

弱肉强食,月鲁觉得这和草原上的族群之间的争斗一个样,实力强大的,胆子大的总能吃饱,而弱小的部族总是被剥削,然后饥寒交迫。

鞑靼部迁徙到兴和堡边上,这就是屈服,而月鲁知道,内部有许多人都是不服气的,不愿意的。

只是这个不服气和不愿意在瓦剌和哈列国的现实威胁之下暂时被压住了,包括阿台都是如此。

可今天沙黑谋逆之后,鞑靼内部已经出现了分裂,各种想法的人都有,但中心思想就一个。

——是阿台好,还是大明好?

——是自己抱团好,还是躲在大明的羽翼下更好?

月鲁自己也没有答案,因为目前的鞑靼部就像是一个幼儿,瓦剌和明人随时都能轻易的灭了他们。

“还是明人好,咱们内部那些贵族就想着自己,今天沙黑自作主张,你看他那些部众可不就倒霉了吗?哎!”

“对,明人给咱们吃那个什么粉条子,煮来吃味道真好,家里的孩子都爱吃。”

“明人太有钱了,咱们才几万人,怎么吃都吃不垮他们,所以只要从了他们,以后都是好日子啊!”

“对呀!咱们……”

若是在以前,刚才说话这两人一定是死定了,月鲁私下都会干掉他们。

可现在月鲁却只能无奈的看着他们离去,因为那个魔神说话了:不许随意处置牧民,不许未经审讯就处置牧民!

天可怜见,草原上什么时候处置牧民需要审讯了?

对于那些贵族来说,牧民就是自己的财产,怎么处置都是随心所欲。

所以对这条禁令抵触者不少,可敢去尝试的人却一个都没有,这让月鲁看穿了那些贵族虚弱的本质。

可……大汗……不,是王爷以后怎么办?

月鲁看向大帐,正好阿台走出来,似乎不大适应外面的光线,眯着眼在看着木杆上的人头。

“王爷,您还没吃午饭!”

“不吃了,我去见兴和伯。”

阿台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却带着如释重负的轻松。

月鲁诧异的看着他,一路跟随着。

“别惊讶,我们单独无法存活。”

进了兴和堡后,阿台给他解释了自己的心思。

“明人越发的强盛了,就算是阿鲁台和马哈木复活,就算是他们联手,依然不是明人的对手,所以……早投诚早好,晚了的话,按照本王对那位魔神的揣测,以后许多人怕是活不成了。”

月鲁默然。

求见方醒很顺利,不过进去闻到一股异香后,阿台看了一眼那个盖着锅盖的大碗,吸吸鼻子道:“兴和伯,一个人吃无趣无味,给小王也来一碗?”

方醒看了他一眼,眼中多了些和煦,然后喊道:“老七,给和宁王来一碗面条,记得把料包都放完。”

方醒吃东西的口味颇重,而且有时候会偷懒,于是就把面饼和料包取出来,让辛老七去泡面。

别人他都不敢如此,唯有辛老七,这个方醒就算是开着跑车到他的面前时,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谁若是在边上看到了,马上就会被他灭口的辛老七,才能得到方醒的完全信任。

阿台笑呵呵的自己坐下,等辛老七端着个加了盖子的大碗从临时厨房进来时,他起身接过,然后低头嗅了嗅,满足的道:“还没吃就已经是口舌生津了,兴和伯果然是无所不能啊!”

方醒笑了笑,揭开锅盖,然后用筷子搅动面条,大口的吃了起来。

阿台也有些迫不及待,就揭开看了一眼,却看到圆圆的面饼依然没有变形。

“一炷香的时间。”

方醒喝了一口加了辣椒面的汤,爽的叹息道:“世上美食千万种,我独爱辣椒,辣椒御寒,喜欢吃辣椒的人,性情多半爽直,我就喜欢和性情爽直的人打交道,不用费脑子。”

阿台重新盖上盖子,说道:“是,爽直可以让交情加深,小王以前过于自矜,如今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方醒微笑着,继续开吃。

没等一炷香的时间,就在方醒快喝完汤的时候,阿台迫不及待的就开始享用这顿美食。

吃完面条,阿台毫不掩饰的打了个饱嗝,满足的道:“小王想现在就去北平觐见陛下。”

方醒振眉道:“只要心中有大明,心中有陛下,何时去觐见都没有问题。鞑靼以后会慢慢的融入大明,而你的子孙将会拥有和宁王的尊荣,相信我,以后封王将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比击败哈列国还难。”

阿台点头道:“是,小王心满意足了,此后就想安享富贵,若是需要,也可暂时统领鞑靼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尽一份力。”

“很好!”

方醒起身,走到阿台的身前。

阿台心中一动,也起身,然后就被方醒拥抱了。

方醒用力的拍打着阿台的后背道:“好好的,大明不会亏待自己人,记住本分二字即可!”

阿台的后背被拍打的生疼,也不甘示弱的用力回击着,于是室内全是拍打背部的声音,让边上的辛老七的眼中多了些恼怒。

松开后,方醒笑道:“你只要一直不变,子孙不变,那么阿台,你这一系将会成为史册中的正面人物,流芳千古。”

阿台爽朗的笑道:“那你呢?你作为更大的成功者,你在史册中会是什么位置?”

方醒皱眉想了想,他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这让阿台浑身放松,笑意盈盈。

想了想后,方醒说道:“我想成为大明的传奇,这一点永远不会变,不过我更希望能得到一个正面的评价。当然,若是负面的,那我也无所谓,因为那代表着我失败了,大明如何,史书如何,都与我无关。”

王贺和林群安,还有陈德在门外听到这话,都默默无语。

气氛有些凝重,方醒却莞尔道:“这些只是我的臆测罢了,和宁王今日来做客,监军,今日开禁如何?”

王贺正在心中唏嘘着,闻言就说道:“好,咱家马上安排,晚上酒肉不禁。”

消息传出去后,阿台也不失时机的宣布,鞑靼部今晚也加入狂欢的行列。

于是兴和堡内外欢呼一片,不管是明人还是牧民,都为紧张许久之后的放松欢呼雀跃。

而方醒随后又改变了主意,下令今晚的狂欢放在城外,明人和鞑靼人一起,大家一起享受这美好的时光和美食。

推荐阅读: 《三寸人间